金傅

(新罗敬顺王)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金傅(?—978年),新罗国末代(第56代)君主(927年—935年在位),中国史书记录为“金溥”。他是伊飡金孝宗之子,文圣王五世孙,宪康王外孙,景哀王表弟。927年被后百济君主甄萱拥立为新罗国王,935年主动纳土归降于高丽高丽太祖王建封金傅为乐浪王、政丞,位在太子之上,改新罗王京为庆州,仍由金傅治理,并与金傅互相联姻。高丽景宗即位后,加封金傅为尚父、都省令。978年去世,谥号敬顺
本    名
金傅
别    称
金溥、金傅大王、敬顺大王
所处时代
后三国高丽
民族族群
新罗人
去世时间
太平兴国三年(978年)四月四日
主要成就
935年归顺高丽
在位年限
927年~935年

金傅人物生平

编辑
金傅是新罗文圣王后裔,据立于19世纪初的新罗敬顺王殿碑记载为文圣王五世孙 [1]  ,也是宪康王金晸的外孙、景哀王朴魏膺的表弟。 [2]  在当时朝鲜半岛后三国的格局下,最弱小的新罗与新兴的高丽国联手对付后百济,导致后百济君主甄萱于天成二年(927年)出兵报复新罗,十一月攻破金城(今韩国庆州),景哀王自杀,随后甄萱又在公山(今韩国大邱八公山)打败了高丽太祖王建所率的援军,王建仅以身免。 [3]  在占领金城之后,金傅被甄萱拥立为新罗王,并被迫称甄萱为父,新罗实际上沦为后百济的附庸。 [4] 
天成五年(930年),王建在古昌(今韩国安东)大破甄萱,形势逆转。王建遣使至新罗报捷,金傅亦积极遣使回报,并邀请王建来金城会晤,同时新罗东海岸州郡部落几乎全部归顺高丽。 [5]  长兴二年(931年)二月,金傅派太守谦用再次邀请王建来金城。 [6]  王建接受邀请,率50余骑赶赴金城,金傅命其堂弟国相金裕廉率百官郊迎,自己则亲出应门外迎接王建,以宾主之礼相见。金傅于临海殿宴请王建,席间流涕道:“吾以不天,寖致祸乱,甄萱恣行不义,丧我国家,何痛如之!”左右无不呜咽,王建亦流泪慰藉,数旬后返回。此次会晤标志着新罗又重新依附起高丽。 [7-8] 
长兴三年(932年),金傅派执事侍郎金昢、副使司宾卿李儒赴后唐朝贡,这是新罗最后一次向中原王朝朝贡。 [9]  同年,王建也向后唐朝贡,并正式提出了册封请求。长兴四年(933年),后唐明宗册封王建为高丽国王,标志着王建成为了中原王朝所认定的朝鲜半岛合法君主。在此情况下,新罗仅有的合法性优势丧失殆尽,而实际管辖的领土也只剩下金城周围一小块地区。到了清泰二年(935年)六月,连甄萱都投降了王建,高丽一统三韩已成定局。同年秋,金傅鉴于“四方土地尽为他有,国弱势孤,不能自安”,便决定纳土归顺高丽,群臣莫衷一是,王子力谏道:“国之存亡,必有天命,只合与忠臣、义士收合民心自固,力尽而后已,岂宜以一千年社㮨一旦轻以与人?” 金傅说: “孤危若此,势不能全,既不能强,又不能弱,至使无辜之民肝脑涂地,吾所不能忍也。”于是派侍郎金封休赴高丽表达归顺之意。王子听说后痛哭流涕,辞别父王,麻衣草食,穴居于皆骨山,以终其身。 [10] 
王建听说金傅主动归顺,喜出望外,派侍中王铁、侍郎韩宪邕赴新罗,宣金傅入朝。清泰二年(935年)十一月三日,金傅率百官士庶离开金城,前往高丽都城开州(今朝鲜开城)。据说一行“香车宝马连亘三十余里,道路填咽,观者如堵”。 [11]  十一月十二日,金傅抵达开州,王建备好仪仗,出郊迎劳。十一月二十八日,金傅上书称:“本国祸乱将构,历数已穷,幸观天子之光,愿作庭臣之礼。” [12]  王建反复推辞后,于十二月十二日接受了金傅以臣子身份的庭见之礼,然后封金傅为观光顺化卫国功臣、上柱国、乐浪王、政丞,位在太子之上,岁给俸禄1000石,号其居所为神鸾宫。太祖还宣布除新罗国为庆州,以金傅为庆州事审官,作为他的食邑(另有记载显示新罗国号直到940年才被废除,改称庆州)。 [13]  在金傅归顺高丽的同时,也与王建互相联姻。王建将长女乐浪公主下嫁于金傅,金傅也推荐自己伯父金亿廉之女嫁给王建,是为神成王后,生王子郁(追尊高丽安宗),高丽显宗以后的君主均为其后裔。 [14] 
清泰四年(937年),金傅向王建献上新罗国宝“圣帝带”,这意味着高丽对新罗王统的继承。 [15]  后来高丽朝廷又下嫁王建一女于金傅,而金傅的女儿也嫁给了王建之孙王伷(高丽景宗)。开宝八年(975年)十月,景宗封金傅为尚父、都省令,加赐忠顺义崇德守节功臣号,将食邑从8000户上升到10000户。 [16]  太平兴国三年(978年)四月四日,金傅去世,谥号敬顺(又作孝哀),葬于今韩国京畿道涟川郡百鹤面。其神道碑残片于朝鲜战争期间被美军发现,可惜只能判读出六个字。 [17] 

金傅家族成员

编辑
  • 五世祖:金庆膺(新罗文圣王
  • 高祖父:金世安
  • 曾祖父:金敏恭
  • 祖父:金实虹(金傅即位后追尊懿兴大王)
  • 父亲:金孝宗(金傅即位后追尊神兴大王)
  • 母亲:桂娥太后(新罗宪康王之女)
  • 妻子:竹房夫人朴氏(王妃)、乐浪公主王氏(高丽太祖王建之女,又号神鸾宫夫人)、王氏(王建之女)
  • 儿子:太子金镒(竹房夫人所生,劝谏纳土不成,隐居皆骨山,号麻衣太子,为扶安金氏始祖)、金湟(竹房夫人所生,金傅逊国后出家海印寺,法名梵空)、金鸣钟(竹房夫人所生,又称永芬公子)、金殷说、金锡、金键、金鐥、金锤(以上皆乐浪公主所生)
  • 女儿:献肃王后金氏(竹房夫人所生,嫁高丽景宗,又号宪承皇后)、金氏(乐浪公主所生,嫁李金书)、金氏(乐浪公主所生,嫁黄琼) [1] 

金傅历史评价

编辑
  • 三国史记》:若敬顺之归命太祖,虽非获已,亦可嘉矣。向若力战守死,以抗王师,至于力屈势穷,则必覆其宗族,害及于无辜之民。而乃不待告命,封府库,籍郡县以归之。其有功于朝廷、有德于生民甚大。昔钱氏以吴越入宋,苏子瞻谓之忠臣,今新罗功德过于彼远矣。我太祖妃嫔众多,其子孙亦繁衍,而显宗自新罗外孙,即宝位,此后继统者皆其子孙,岂非阴德之报者欤? [18] 
  • 东国通鉴》:金富轼以金傅比之钱氏,而谓功德远过,有何所见而然耶?吴越之于宋,奉藩述职,君臣之分定矣;新罗之于高丽,与此不同。盖泰封者,新罗之叛贼。丽祖,泰封之臣也,虽泰封既毙,丽运日昌,然新罗之于高丽,未尝屈膝称藩。一朝弃宗社、献土地,北面而朝,可乎?钱氏则自镠因黄巢之乱始据吴越,子孙相承,历五季,至宋太宗,献十三州,仍留宿卫,以累代藩臣一朝效敬纳土,非以大邦屈己辱身之比也。金傅虽贼萱所立,衰微不振,新罗三姓相传,几一千年,其深仁厚泽,足以固结人心。若臣若民,岂无自靖自献如三仁者、思先王之泽而不忘如殷民者乎?况王子论天命人心,反覆切谏,奈何敬顺拒孝子之谏,乃以一千年祖宗之重器、数千里之提封,稽颡拱手,与之他人乎?敬顺之于高丽,弱不可强,危不自存,自强为善,以待天时可也;如不获已,合余烬,背城借一,死于社稷可也。顾不首悟,身为降虞,北面称臣,匍匐进退于丽之阙庭,其异于晋愍、吴皓者几希矣。后虽富贵薰炙,外孙繁衍,安能雪亡国失身之大耻乎?如敬顺者,大节已亡,余不足取,富轼比而等之钱氏,复何所见而然耶! [19-20] 

金傅影视形象

编辑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古代史 历史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