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赋谌

编辑 锁定 讨论
本词条缺少概述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袁赋谌(1633—1689)字仲方,号信庵,明河南睢州(今睢县)人。书画鉴赏家袁枢次子,兵部尚书袁可立孙,国子监生,收藏家。袁赋谌尤蕴籍,为诗彻夜不眠,与同里田兰芳、孙坊谈诗论画相唱和。康熙三十二年(1684年),其祖宅袁尚书府第借为洛学书院,名儒田兰芳讲学于内。他的长篇墓志铭是生前好友著名学者田兰芳所作,对其为人、贡献、高风亮节一一铭述。
本    名
袁赋谌
字    号
字仲方,号信庵
出生地
河南睢州(今睢县)
出生时间
1633
去世时间
1689

袁赋谌袁赋谌简介

编辑
《睢州志·袁枢传》称“袁氏自司马至赋诚、赋谌三世矣,诗学尽其家传云”。著有《理齐诗》数卷。由于长兄袁赋诚长期为官在外,赋谌实际上留守了司马家的传世文物。“性高简,罕与人接。垂帘一室,杂陈鼎彝、书画。……余为仲方友,盖二十余年矣。每一见之,则浮鄙为之俱尽,谓可想见先辈风流焉”(田兰芳《袁太学传》)。其富有的家藏,吸引着南北各地的收藏大家,商丘宋荦得之者多。至今尚藏于安徽省博物馆的16幅董其昌纪游册》,为董其昌早年作品,世所罕见,每幅都钤有“袁赋谌印”、“袁赋谌鉴赏印”,足可见睢阳尚书袁氏家藏旧品之精良。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松桂堂帖》,明末清初经袁枢和袁赋谌父子精心收藏,后传入清代宰相翁同和之手,得以流传至今。(田兰芳《袁赋谌墓志铭》、《睢州志》)

袁赋谌皇清太学生信菴袁公墓志铭

编辑
(清)田兰芳
同里眷弟田兰芳顿首拜撰文
赐同进士出身候选知县年家姻眷晚生危?明顿首拜篆盖。
赐同进士出身候补内阁中书舍人外侄孙王式谷顿首拜书丹
康熙己已十一月壬寅,袁君信庵卒,州之知与不知者莫不涕泣,友人田兰芳哭之为尤哀。匪交君之故,盖其人实有可尚,既不能挽之,使留求之,於近今罕见其伦比,故悲也。
君幼修子弟之行,年十二父殁金陵,丧归,君以头触柩,哭闷绝而后苏,间有母所慰解之,多方恐恐然,惟虑其不胜哀而致疾也。生平事母尽礼,晨起盥漱毕,必揖於堂问安否,而后出。饔餮必亲上察其嗜否,以为增损节。即宴会晚归,必问榻间如初,乃寝。母病则傍徨不宁累日夜必复旧乃已。家常蓄珍药,即至贵而难致者,医不时需,常可得。年即艾,犹时时作婴儿嬉戏,以娱亲亲,一解头 ,不啻百朋之锡也,毋亡三年不与外事。
兄赋诚与君异母,君致爱敬尤诚笃,严逾於父,而亲母田卢粟缗弗之较也。兄宦游南北,君倾资佐其廉。兄慨然曰:“奈何久宦损仲之产”?而君则勿以为恤。时人交贵之,吾睢推家法者常首袁氏,谓其庶几古闺门遗风焉。君既少孤,兄为延里中孝廉陈一中先生授之业。先生有高节,善说经,君从之游,颇得其学。人以为君之终身实实基诸此。君温克蕴藉,而有超然绝於世俗之操。家素贵,无一切纨恗狗马声色饮酒六博及鐕核持筹之习,亦无狎朋昵友优伶娼交之往来。一用志于诗书而不分。喜吟咏,工临池,为之终弗厌。冬夏手一编,常至夜分。邻院梦觉时,犹闻其诵读呜呜未休也。君无他嗜好,长日惟花一瓶,香一炉,啜茗玩古书画,如与良朋相晤语,数者有一不备,则意愁然有所弗适。以故深居简出,人或疑君为倨,盖非知君者也。
君始祖荣,明初有军功,为睢阳卫百户。五传至锦,以岁荐授陕西韩城县教谕始以儒显。锦生永康,是为君之高祖,永康生淮,淮生可立,万历已丑进士,历官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赠永康、淮皆如其官。父枢以荫至户部郎中,选才命分守大梁道为河南布政司右参政。君初娶淑人任氏,是为赋诚之母,继淑人刘氏实生君。
讳赋谌,字仲方,信庵号也。生而仪观甚美,量宽而有容,口无择言。虽造次颠沛未尝见有据色疾言于人。亦不闻有胜负之争。久与处者,莫不饮醇焉。十二为诸生,试辄高等。人读其文,咸谓科甲可骤致,而竟弗酬。以增广生入太学。己已病卒。距所生甲戌年仅五十六;初聘田氏,因乱大参公迎侗其母至金陵,逾年卒,卒葬皆于袁氏。今其孤僩卜辛未十一月庚申穵君,州闻,人方议所以为礼。今则鲁孺人是生僩、伟、任者,任嗣叔父諴。女三亦鲁出,一适汤浚,一适孟弘。嗣一许李 。孙四:景周、景朱、景薛、景鲁。孙女二,聘许皆名族。景朱出后大宗。
余自甲辰交君,每过访则必倒履欢迎,见其貌肃而气和。终日与居,复情洽而意远,可否之论无自而设,可谓雅道自待者矣。迄今每一念之,恍如整襟出屏间揖入西舍。时而马鬣将就封矣,忍不为之铭耶!谨系之铭,使藏诸祖茔西之新迁,以传于来世。铭曰:
世重阿堵而君亲不急,世贱诗书而君拾泼汁。世皆暴慢而君敬克缉,世易内行而君才是集。人所嗤君为不能者,正君之所深 。君所笃嗜而不忍须臾舍者,乃举世所莫及。君既超然与世以相远,又何庸口麈阖之显晦。顾为君而啜泣,埋玉人於土中。苟无文以揭其生平。将千百世后,安望夫鄙宽薄,敦顽廉而懦立。
康熙三十年岁次辛未十一月初十日 不孝男 泣血纳石
(清 田兰芳《逸德轩文集》)

袁赋谌袁太学传

编辑
袁太学传
清 田兰芳(1628—1702) 
  袁太学仲方(1633—1689),赋谌其名也!信菴号也。明世睢阳卫百户,祖可立,万历已丑进士,历官兵部尚书。父枢,以荫为户部正郎。明末,中原莽为盗区,廷推其才,特命为本省布政司右参政,分守大梁道,治睢州。即其宅开府,乡党以为荣。迨高许之变将作,从巡抚越其杰渡江去,至金陵,遂卒。是时,仲方甫十二,从其兄赋诚扶丧归,兄为延孝廉(举人)陈一中先生,授仲方经。
  先生自鼎革后,自去其籍,被服故衣冠,踽行而危言,说经绝有师法,仲方得之为最深。及其兄宦游四方,仲方搘拄门户,静而不扰。虽造次间,应事各有条理,且每试必列上等。人皆曰:先生力也。性高简,罕与人接。垂帘一室,杂陈鼎彝、书画。四时花一觚。夏晞发,冬拥炉,手常一卷,虽足迹不出户庭,然名士文酒之会,未尝不与。对人落寞,无多款曲,争目为傲。仲方实冲恬无上人意。
晚交余与孙啸史,而礼啸史为尤至。每闻报客声,问知其来,不及纳履,踉跄出迎。至则相与上下古今,商确诗文,或间以小酌,终座无一猥谈鄙语。即有时尽欢极醉,举袂侧冠,而仪观愈美。啸史常曰:“惜哉,仲方不遇时,若生江左,如其人地,久已作令仆矣。”
仲方,清赢善病,不任攻苦,然晨起即如小斋,据案翻书,正夜始还内,风雨寒暑无间也。或宴会晚归,犹就座索茗,连啜朗读,尽一卷然后寝。绮疏丛篁间,灯火荧荧以为常。尤喜为诗,时有清英之句,矜珍异常。将属纩,仍谆谆语所亲属,余序而传之。
  仲方每痛父不逮养,奉母备尽诚礼。居丧三年,不与外事。兄弟怡怡,闺门肃雍,士大夫间无如其家法焉。
  雅量过人,畛域机巧,不设于胸中,终身未尝言人过失。其死也,里人多追而惜之。呜呼!岂易得哉。
  田兰芳曰:“余为仲方友,盖二十余年矣,每一见之,则浮鄙为之俱尽,谓可想见先辈风流焉。人乃以倨且惰为仲方病,然夷考其生平,实于二者无有也。呜呼,即如所谪,仲方不得为古民之疾与。 [1]  (清田兰芳《逸德轩文稿》)

袁赋谌纪念诗文

编辑
访袁信菴即次其见投韵
(清) 田兰芳
幽筑闻来久,枯藤始一枝。 经心随所置,人目总成奇。
泛剡寻安道,临濠得惠施。 梧桐秋叶响,枕畔订佳期。
(清)田兰芳《逸德轩诗》
答仲方用元韵
(清) 田兰芳
多病复愁侵,支离渐成叟。 据案暂展书,顾左旋遗右。
嗟哉五十年,俯仰媿高厚。  西邻袁奉高,罗列多众有。
孙孟昔登堂,啜茗坐必久。 论到每开颐,兴尽即挥手。
周旋惯童仆,姓名彻主妇。  犹忆平生颜,其人骨将朽。
填壑既俊士,雷鸣任瓦缶。 生死理难违,立身须不苟。
言念寒毡翁,沉吟搔白首。
(清)田兰芳《逸德轩诗集下卷》七页
昔 游
(清)田兰芳
石仙堂畔柏髯苍,今是园中竹迳凉。 欢喜西阾容载酒,忸怩北鄙许升堂。
盘霜一隼争新击,恋帽双花固晚香。 回首昔游如梦里,乡思飞絮两茫茫。
(清)田兰芳《逸德轩诗集》
哀袁信菴
(清) 田兰芳
屈指甲辰才几日,为欢历历记当时。 长春洞外苔痕遍,红远楼前月影移。
七尺桐棺停啸史,一抔黄土瘗昂之。 理齐空返游仙梦,蛛网牙签剩所思。
田兰芳《逸德轩遗诗》
可 怜
(清) 田兰芳
(痛仲方也)
蓬壶当日集群仙,未被长风引去船。 翠瓮流香分玉液,罗帏安梦醒水弦。
庭中棺下仍埋玉,池上车旋忍着鞭。 凤舞鸾歌身到处,可怜万古隔荒烟。
克家岂望光前烈,无改门庭即象贤。 咫尺朱雀航畔路,重经此地思绵绵。
(清)田兰芳《逸德轩遗诗·卷上》
田氏葬议辩
袁君仲方初聘田氏,未及筓而田氏父母卒,遭明季乱无所依。时仲方父母在江南,遂迎田氏而同居焉。待以妇礼,家人亦以妇礼事之。未合婚而田氏卒。迨仲方父母旋里,畀?田氏柩,葬于其祖茔后。
仲方娶鲁氏,贤而多子。仲方卒,其子将葬,方议所以葬田氏者,吾州议礼。君子曰:“未合婚女也不得夫仲方,宜仍原葬,不与仲方袱。”余窃谓不然,田氏而女也,宜葬田氏殇地,葬袁氏祖茔。(民国十二年癸亥重刊《东村遗集》)
参考资料
  • 1.    田兰芳.《逸德轩文稿》.河南睢州:河南睢州,清康熙
词条标签: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