绰罗斯·也先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绰罗斯·也先(?—1455年? [1]  ),蒙古族,绰罗斯·脱欢之子。简称也先清朝时期译作额森,第二十八代蒙古大汗,也是相当于明朝中叶时蒙古瓦剌部的领袖,向明朝朝贡被封为敬顺王,同时被脱脱不花封为太师,在他统治期间,瓦剌达到极盛。
也先的父亲脱欢统一了蒙古东部地区,也先在明正统四年(1439年)继承成为瓦剌的首领,他向东发展,征服了女真,势力到达朝鲜北境,并以明朝拒绝贸易之名进攻明朝。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在土木堡之战中,打败明军,俘虏了明英宗并包围北京,明朝形势危急,后围攻不成,退回蒙古,并释回明英宗。
他统治时,致力于加强大汗的统治力,控制各部酋长,明景泰四年(1453年),也先在击败岱总汗脱脱不花后僭称“大元田盛大可汗”,建年号”添元“,但也引起一些不满和反抗,后被其部下阿剌知院暗杀,去世后瓦剌逐渐衰微。后分为其长子博罗纳哈勒统领的杜尔伯特部和次子阿失帖木儿统领的准噶尔部两部分。
本    名
绰罗斯·也先
别    称
额森
所处时代
明朝(瓦剌
民族族群
蒙古族
出生地
漠北
出生时间
不详
去世时间
1455年?
主要成就
征服女真、降伏朝鲜,瓦剌达到全盛,俘虏明英宗
地    位
蒙古大汗、瓦剌首领
汗    号
大元田盛大可汗
年    号
添元

绰罗斯·也先人物生平

编辑

绰罗斯·也先继任首领

宣德八年(1433年),当时作为瓦剌首领的也先的父亲脱欢迎立鞑靼的君主脱脱不花为大汗。脱欢在明宣德九年(1434年)攻杀东蒙古阿鲁台,东蒙古的阿台汗东逃科尔沁。明正统三年(1438年),阿台汗被脱欢俘杀,蒙古高原重新统一于瓦剌人手中。
明正统四年(1439年),脱欢逝世,他的儿子也先继承了他
明朝蒙古形势 明朝蒙古形势
的地位,自称太师淮王。于是瓦剌诸部都服属于也先,脱欢为也先的霸业奠定了基础。脱脱不花空有大汗之名,不能节制也先势力的发展。 [2]  每当去明朝入贡的时候,脱脱不花和也先主臣二人都派使者前去,明朝朝廷也下发两份答谢的敕令;赏赐的东西十分厚重。按照先前的成例,瓦剌部也先的使臣不得超过五十人。因为也先想得到明朝朝廷更多的赏赐,一年之内瓦剌使臣增至两千余人。明朝屡次下发敕令约束这种行为,也先都不拒不奉旨。而且瓦剌的使臣往来路上横行不法,屡次烧杀劫掠,又挟制其他部落的和他一起劫掠,勒索中原地区的贵重难得的物件。稍微不满足,就制造事端,明朝所赐的财物也是逐年增加。 [3] 
就在此时,也先率军攻破了哈密,捉拿了哈密的国王和太后,然后回到了瓦剌。自此,瓦剌开始称雄西北,与明朝冲突加剧。除此之外,也先又和沙州赤斤蒙古诸卫联姻以加强实力。接着,他攻破兀良哈,威胁明朝的属国朝鲜王朝。明朝的边将知也先势力迅速增加必然造成大祸,屡次向明英宗上书,明英宗仅仅是让边将仔细防御而已,没有了其他的举措。 [4] 

绰罗斯·也先南下征明

明正统十一年(1446年)冬天,也先攻打兀良哈,派遣使臣抵达明朝边镇大同乞粮,并且请求会见守备太监郭敬朱祁镇敕令郭敬不要接见也先,也不要给他粮食。明正统十二年(1447年),也先再次致书明朝宣府守将杨洪。杨洪奏报朝廷之后,朱祁镇要他礼遇瓦剌使臣。过了不久,也先的部众有前来归降的,说也先想要进攻中原脱脱不花制止他,但是也先不听,很快他就要和其他部落结盟共同进攻明朝。当时明朝的使臣到瓦剌,也先等人的要求,使臣没有不允许的。瓦剌的使臣来到明朝,居然增加到了三千人,又谎报人数以领取更多的赏赐。礼部按照实际人数发给赏赐,也先使臣的请求仅仅得到五分之一,也先感到十分懊恼。 [5] 
明正统十四年
明朝长城防线 明朝长城防线
(1449年)七月,也先果然恩威利诱蒙古诸部,分几路大举入侵明朝。脱脱不花率领兀良哈的兵马进攻辽东阿剌知院进攻宣府,围攻赤城,又派遣其他兵马进攻甘州,也先亲自领兵进攻明朝边防重镇大同。明朝参将吴浩战死于猫儿庄,战报飞至北京。然而明长城于此时尚未完成,并且御驾亲征蒙古在明宣宗朱瞻基前几乎成为明朝的惯例,而且明英宗朱祁镇平日里对宦官王振言听计从,王振不顾王直等朝臣反对 ,鼓励明英宗朱祁镇御驾亲征,七月,明英宗朱祁镇命皇弟郕王朱祁钰留守,朱祁镇率军50万(一说约20万)亲征。 [6]  明英宗把一切军政大权都交给王振一人独断。 [7] 
明英宗此次出征,明朝由于仅准备了几天,十分仓促,而且途中军粮不继,军心已经不稳。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八月,也先击败了前线应战的明军,王振听说后开始惊慌撤退,撤出了大同。然而王振想从紫荆关(今河北易县西北)退兵,让明英宗朱祁镇到他的家乡蔚州(今河北蔚县),不顾大同总兵郭登和大学士曹鼐等反对,匆忙改变行军路线。行四十里后,又怕大军过境损坏家乡庄稼,又急令军队转道宣府(今河北宣化),此时也先的瓦剌大军追了上来,恭顺伯吴克忠、都督吴克勤率兵战死沙场。成国公朱勇、永顺伯薛绶率骑五万前去阻击也先,到了鹞儿岭,中了也先的埋伏,五万骑全部覆没。明英宗在八月十四日到达土木堡(河北怀来县东南),离怀来城仅20里,王振以为1000余辆辎重武刚车没能到达,下令就地宿营。 [7] 

绰罗斯·也先俘虏明帝

面对也先大军的追杀,明朝兵部尚书邝野一再要求驰入居庸关,以保证安全,但王振不准。也先率军等待不攻,土木堡地势高,无泉缺水,也先待明军口渴难耐,军心涣散再进攻。
然而当地仅有土木堡之南十五里处有河,也被也先率领的瓦剌大军占据,明朝将士饥渴难耐,挖井二丈仍无水。隔日也先派军包围土木堡。也先遣使诈和,并主动撤离,
土木之变 土木之变
以麻痹明军。朱祁镇不疑有他,遣曹鼐起草诏书。王振下令移营就水,当明军大军移动时,饥渴难忍的军士一哄而起,奔向河边,人马失序,也先趁机发动攻势。明军只得仓促应战,英国公张辅,泰宁侯陈瀛,驸马都尉井源,平乡伯陈怀,襄城伯李珍,遂安伯陈埙,修武伯沈荣,都督梁成、王贵,尚书王佐邝野,内阁大学士曹鼐张益,侍郎丁铉王永和,副都御史邓棨等全部战死,只有大理寺右寺丞萧维桢、礼部左侍郎杨善、文选郎中李贤等数人侥幸逃出。 [8] 
明英宗下马盘膝面南坐,不久被也先俘虏。护卫将军樊忠从明英宗旁以所持棰捶死王振,说:“我要为天下诛杀这个贼人!”突围杀死数十个瓦剌兵,最后也战死。此役明军死亡过半,骡马二十余万,并衣甲器械辎重尽为也先掠夺。明朝太监喜宁投降,把明朝京城的虚实告诉了也先。 [9]  也先听说明英宗朱祁镇的车驾到来,非常惊愕不敢相信,见了朱祁镇之后,非常恭敬,让明英宗朱祁镇住在他弟弟伯颜帖木儿的大营。也先想要对明英宗行悖逆之事的时候,正好有大雷劈死了也先所乘的马,又看到明英宗的大帐有异样,于是不敢轻举妄动。 [10] 

绰罗斯·也先进攻北京

土木之变的消息传回京城,明朝举国震动,吏部尚书王直等拥立朱祁钰即位为帝,遥尊朱祁镇为太上皇 [11]  也先挟持着朱祁镇继续进攻,由大同、阳和抵达紫荆关,从紫荆关攻入明长城,直逼京师。明朝兵部尚书于谦率领武清伯石亨、都督孙镗等人抵御瓦剌的进犯。也先请明朝大臣出迎明英宗祁镇,没有动静。石亨等人与也先的大军激战,多次打败也先。也先见难以攻破北京就在夜里撤走了,从良乡撤到了紫荆关,大肆劫掠之后出了长城。明朝都督杨洪又在居庸关大败也先的军队,也先仍旧挟持着明英宗北行。也先夜里看到明英宗的大帐之上有异样,大老远看见红光像龙蟠一样,非常的惊异。也先想要把他的妹妹进献给明英宗,却被明英宗推辞了,于是对明英宗更加敬佩,时常杀羊、马,并为明英宗祝酒,对明英宗稽首行君臣之礼。 [12] 
景泰元年(1450年),也先再次挟持明英宗到达
土木之变形势 土木之变形势
大同,郭登拒不接纳,但是仍然想要夺回明英宗,也先察觉之后退军。此时,明朝已经诛杀了向也先报信的喜宁,而且脱脱不花、阿剌知院又遣使与明朝求和,把他们的兵马全都撤回了,也先也想罢兵。 [13] 
同年秋,景泰帝派遣侍郎李实、少卿罗绮、指挥马政等带着诏书前去见脱脱不花和也先。而脱脱不花、也先所派遣的使臣皮儿马黑麻等人已经到了明朝,于是景泰帝又派遣都御史杨善、侍郎赵荣等人率指挥、千户等前去迎接。也先将实情说出,两国应该速速罢兵,明朝应派遣大臣前来迎接朱祁镇。明朝使臣也说明了迎接明英宗的来意。也先说:“太上皇回去之后,仍然能做天子吗?”杨善说:“大位已定,不会再更改了。”也先带着杨善去见明英宗,并设宴为明英宗送行。明英宗临行前,他们还献上器用、饮食等物。明英宗将要出行,也先与部众都送出了半天的路程,也先、伯颜帖木儿下马跪在地上痛哭说:“太上皇如今要走了,我们何时再能见到您!”哭了很久才离开,仍然派遣使臣七十人护送到京城。 [14] 

绰罗斯·也先内修政理

北京之战后,也先见朱祁镇无战略价值,就放回了他。朱祁镇回到京城之后,瓦剌每年都来上贡,朱祁镇对他们也有赏赐。于是景泰帝朱祁钰想要和瓦剌断交,不再派遣使臣前去。也先坚决请求互通使臣,尚书王直、金濂胡濙等相继进言景泰帝,说断绝来往会导致瓦剌前来寻衅。 [15] 
回到瓦剌之后,也先与脱脱不花向不相睦。脱脱不花名义上虽然是汗,但实际权力却操在也先手里。也先自恃势强,垂涎汗位,脱脱不花的妻子是也先的姐姐,也先想要立自己姐姐的儿子为太子,但是脱脱不花拒绝了,双方发生激烈战争。也先也怀疑脱脱不花和明朝相通,想要谋杀自己,所以进攻脱脱不花。脱脱不花战败逃走,也先派兵追杀他,捉拿了脱脱不花的妻子和孩子,把他的仆人和牲畜分发给诸部属;而且乘胜迫胁周围的各个部落,东到建州兀良哈,西到赤斤蒙古、哈密,都成了瓦剌的藩属瓦剌的势力由此达到最盛 [16] 
脱脱不花初与弟阿噶多尔济联兵,彼此实力大致相当,难分胜负。后因兄弟内讧,阿噶多尔济叛投也先。脱脱不花势孤被败,遁入兀良哈唐努乌梁海)。脱脱不花死后,也先于明景泰四年(1453年)自称“天圣大可汗”,建号“添元”,以次子阿失帖木儿为太师,但也引起一些不满和反抗。 [17] 

绰罗斯·也先惨遭暗杀

明景泰六年(1455年),阿剌知院攻打也先,也先被暗杀身亡。鞑靼部的孛来又杀了阿剌知院,夺去了也先的母亲和妻子,以及他的玉玺。也先去世后瓦剌逐渐衰微。后分为其长子博罗纳哈勒统领的杜尔伯特部和次子阿失帖木儿统领的准噶尔部两部分。 [18] 

绰罗斯·也先为政举措

编辑
瓦剌控制东部蒙古各部,一面又利用军事征讨、封官设治、联姻结盟等手段,把乞儿吉思哈密沙州罕东赤斤兀良哈三卫等,分别置于自己统治之下。又结好女真各部,使之为其效力。极盛时势力东抵朝鲜,西达中亚楚河塔拉斯河,北括南西伯利亚,南临长城 [19] 

绰罗斯·也先人物评价

编辑
  • 崔瑞德《剑桥中国明代史》:也先不是成吉思汗,瓦剌在任何方面都不能构成相当于13世纪初期蒙古人的那种威胁。在也先的时期,蒙古人的真正利益不是领土征服,而是维持与中华帝国的紧密和有利的经济关系,他们的领袖也很清楚这一事实。也先未能扩大他的战果,他在释放原来的皇帝之后又与明朝廷保持一般的友好关系,部分地是出于这种考虑,部分地则是由于他自己的虚弱和在蒙古人中的不稳定的地位。当1453年他最后自立为汗时,内部冲突立刻爆发,并导致了他在1455年的死亡。 [20] 
  • 当年明月:也先是脱欢的儿子,他比他的父亲更加强悍,也更加聪明,短短几年之内,他向西攻击哈密,控制了西域通道,威逼明朝西北边境,他向东攻击兀良哈,正统十年,瓦剌彻底击败了兀良哈三卫,并控制了当时尚很弱小的女真族,甚至威胁到了朝鲜。 [21] 

绰罗斯·也先轶事典故

编辑

绰罗斯·也先欲攻南京

也先攻打北京失败后,退回大漠,一天他着
明朝、瓦剌形势 明朝、瓦剌形势
人传话给明英宗,说准备再次出征,先绕道宁夏,征集些马匹,然后攻抵南京。明英宗有些茫然,明英宗身边的袁彬哈铭明白,这又是也先的一个阴谋。南京是明朝开国后的首都,第一代皇帝朱元璋和第三个皇帝朱棣,都在南京留下浓墨重彩的历史;永乐迁都北京后,南京依然保持故都的重要地位。也先征南京,必是还要以皇帝为质,若克之,就以皇帝为傀儡,号令天下,至少可号令一半的天下,进而,与北京相抗。适当的时候,也先就会处死明英宗,自己登基。 [22] 
袁彬对明英宗说,南下不妥,必要力辞。其实,也先对远征南京的困难,也有所顾虑。所以,第二天,他特意来见明英宗朱祁镇。也先做出恳切的样子,命人切鲜肉与明英宗。然后,假意说:”此次出征,都是为了皇上。我就是看不惯新皇帝的小家子气,刚一登基,就把边关守得那么死!防谁呢?不就是防着皇上回京去吗!所以我决定护送皇上去南京登基。“明英宗朱祁镇因为与袁彬、哈铭事先商量过,所以,坚决谢绝。也先自己也不坚定,琢磨几遭后,也就作罢。 [22] 

绰罗斯·也先嫁妹英宗

也先俘虏了明英宗之后,派出礼官,想要把自己的亲妹子嫁给明英宗。明英宗不知如何回应,打发礼官回去,与袁彬细细计议。袁彬说:”历来只听说有皇上嫁女儿的,从没听说有皇上把自己送去倒插门的。这样皇上也会由坚毅顽强的流亡之君,变成不思回京的享乐之君,声誉将不复存在。等到瓦剌礼官再来询问时,皇帝就按照袁彬教他的说辞婉言拒绝:朕尚流亡,岂可玷辱公主?日后回京,当婚聘之。“ [22] 
也先得到回信,一筹莫展,对喜宁说,皇帝是不是不近女色啊?喜宁当即排除这种可能,估计是瓦剌公主的长相过于粗犷,吓着皇帝了。喜宁告诉也先,由他亲自挑选瓦剌美女,送到皇上帐内,窃听情报,做间谍工作。经过秘密选拔,喜宁最终挑出六名才貌双全的瓦剌美人,一起送去。明英宗朱祁镇着实吓一跳,更加推却。他坚持回京娶得公主后,再纳六美。也先恼羞成怒。喜宁也大出意料,再转念一想,对也先说,必是袁彬拿的主意。也先当即命人将袁彬绑来。袁彬被绑去的消息被明英宗知道了,立马飞奔去,倒在袁彬身上,哭着喊着叫道:”若杀袁彬,朕也不活了!朕求共死!“也先无法,只得放过袁彬。 [22] 

绰罗斯·也先屠戮黄金家族

鞑靼与明朝和好之后,内部矛盾开始激化。脱脱不花汗试图摆脱傀儡地位,他不立与也先姐所生的儿子为太子,另立他子。脱脱不花汗与也先之间的矛盾激化。也先拉拢和利用脱脱不花汗弟阿噶巴尔津济农,向他许诺打败脱脱不花汗后让其即位,邀其共击脱脱不花汗。景泰二年底,脱脱不花汗率先出兵征讨也先,中途而返,也先和阿噶巴尔津济农追击,打败脱脱不花汗,脱脱不花汗率数十人逃走,也先尽收其妻妾、太子及部属。脱脱不花汗逃至兀良哈地方,被其已休前妻之父沙不丹(清代译为彻卜登)擒杀。也先随后诱杀阿噶巴尔津济农,“凡故元头目苗裔无不见杀。”
也先父子兼并瓦剌各部,加强了对西部蒙古的管理,并得到明朝的支持,从而打败阿鲁台,统一了东蒙古,实现了整个蒙古地区的短暂统一。其势力所及,西起中亚,东接朝鲜,北连西伯利亚南端,南临明边,致使"漠北东西万里,无敢与之抗者",形成了空前庞大的游牧帝国。土木堡之变一度威胁到明朝的安危,由于也先发动战争只是为互市贸易,一旦恢复与明朝的通贡互市,双方很快就相安无事了。

绰罗斯·也先登基称帝

蒙古文史籍中称作也先汗,全称“大元田盛(天圣)大可汗”,建年号“添元”。景泰四年十月,也先遣使向明廷告知自己即位,并致书明朝廷说:“往者元受天命,今已得其位。尽有其国土、人民、传国玉宝。宜顺天道,遣使臣和好,庶两家共享太平。”也先以此说明他已重建元朝,希望得到明朝的承认。也先在准备即帝位前夕时还欲以良马、貂鼠皮、玉石等,向明廷换取“黄紫大红织金九龙缎匹、黄红彩缎衣服、金壶、金碗”等元朝皇帝御用之物⑥,作为称帝时之用。传国玉玺是明朝的死穴朱元璋时为了追杀掌管玉玺的故元太子有时连大军到手的土地都可以不要,这时也先竟然堂而皇之的写信告诉明朝皇帝他掌握了传国玉玺要登基成为元朝皇帝,明廷当然是拒不承认其为元朝可汗,回书中称作瓦刺可汗。经济学上古代蒙古高原经济基础撑起不一个庞大帝国特别是人口暴涨后的时期,政权建立后无不是往南发展,历史上也证明了岭北诸王叛乱时中书省只要切断岭北与内地的联系诸王就被迫投降。失去明朝支持的也先在内忧外患下被杀。

绰罗斯·也先亲属成员

编辑
  • 儿子:长子博罗纳哈勒、次子阿失帖木儿
  • 女儿:齐齐克,巴图孟克祖母,被尊为萨穆尔太后。
  • 外曾孙:孛儿只斤·巴图孟克(达延汗),明史称之为小王子。也先死后诸部分裂直到孛儿只斤·巴图孟克当时的草原才重新出现霸主。自达延汗以后,蒙古遂成今日的形势了,所以达延汗亦可称为中兴蒙古的伟人。 [23] 

绰罗斯·也先艺术形象

编辑
年份影视类型剧名饰演者
1985电视剧萍踪侠影录凌文海
2003电视剧大明王朝惊变录张山
2016电视剧女医·明妃传袁文康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
参考资料
  • 1.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5-07-16]
  • 2.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四年,脱懽死,子也先嗣,称太师淮王。于是北部皆服属也先,脱脱不花具空名,不复相制。
  • 3.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每入贡,主臣并使,朝廷亦两敕答之;赐赉甚厚,并及其妻子、部长。故事,瓦使不过五十人。利朝廷爵赏,岁增至二千余人。屡敕,不奉约。使往来多行杀掠,又挟他部与俱,邀索中国贵重难得之物。稍不餍,辄造衅端,所赐财物亦岁增。
  • 4.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也先攻破哈密,执王及王母,既而归之。又结婚沙州、赤斤蒙古诸卫,破兀良哈,胁朝鲜。边将知必大为寇,屡疏闻,止敕戒防御而已。
  • 5.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十一年冬,也先攻兀良哈,遣使抵大同乞粮,并请见守备太监郭敬。帝敕敬毋见,毋予粮。明年,复致书宣府守将杨洪。洪以闻,敕洪礼其使,报之。顷之,其部众有来归者,言也先谋入寇,脱脱不花止之,也先不听,寻约诸番共背中国。帝诏问,不报。时朝使至瓦剌,也先等有所请乞,无不许。瓦剌使来,更增至三千人,复虚其数以冒廪饩。礼部按实予之,所请又仅得五之一,也先大愧怒。
  • 6.    《明史·卷十·本纪第十》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5-07-16]
  • 7.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太监王振挟帝亲征,群臣伏阙争,不得。大同守将西宁侯宋瑛、武进伯朱冕、都督石亨等与也先战阳和,太监郭敬监军,诸将悉为所制,失律,军尽覆。瑛、冕死,敬伏草中免,亨奔还。车驾次大同,连日风雨甚,又军中常夜惊,人汹惧,郭敬密言于振,始旋师。车驾还次宣府,敌众袭军后。恭顺侯吴克忠拒之,败殁。成国公朱勇、永顺伯薛绶以四万人继往,至鹞儿岭,伏发,尽陷。次日,至土木。
  • 8.    金刀案——逼“疯”了锦衣卫指挥使  .北京法院网[引用日期2015-07-16]
  • 9.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诸臣议入保怀来,振顾辎重遽止,也先遂追及。土木地高,掘井二丈不得水,汲道已为敌据,众渴,敌骑益增。明日,敌见大军止不行,伪退,振遽令移营而南。军方动,也先集骑四面冲之,士卒争先走,行列大乱。敌跳阵而入,六军大溃,死伤数十万。英国公张辅,驸马都尉井源,尚书邝埜、王佐,侍郎曹鼐、丁铉等五十余人死之,振亦死。帝蒙尘,中官喜宁从。
  • 10.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也先闻车驾至,错愕未之信,及见,致礼甚恭,奉帝居其弟伯颜帖木儿营,以先所掠校尉袁彬来侍。也先将谋逆,会大雷雨震死也先所乘马,复见帝寝幄有异瑞,乃止。
  • 11.    论“土木之变”  .中国蒙古学信息网[引用日期2015-07-16]
  • 12.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也先诡称奉上皇还,由大同、阳和抵紫荆关,攻入之,直前犯京师。兵部尚书于谦督武清伯石亨、都督孙镗等御之。也先邀大臣出迎上皇,未果。亨等与战,数败之。也先夜走,自良乡至紫荆,大掠而出。都督杨洪复大破其余众于居庸,也先仍以上皇北行。也先夜常于御幄上,遥见赤光奕奕若龙蟠,大惊异。也先又欲以妹进上皇,上皇却之,益敬服,时时杀羊马置酒为寿,稽首行君臣礼。
  • 13.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景泰元年,也先复奉上皇至大同,郭登不纳,仍谋欲夺上皇,也先觉之,引去。初,也先有轻中国心,及犯京师,见中国兵强,城池固,始大沮。会中国已诱诛贼奄喜宁,失其间谍,而脱脱不花、阿剌知院复遣使与朝廷和,皆撤所部归,也先亦决意息兵。
  • 14.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秋,帝遣侍郎李实、少卿罗绮、指挥马政等赍玺书往谕脱脱不花及也先。而脱脱不花、也先所遣皮儿马黑麻等已至,帝因复使都御史杨善、侍郎赵荣率指挥、千户等往。也先语实,两国利速和,迎使夕至,大驾朝发,但当遣一二大臣来。实归,善等至,致奉迎上皇意。也先曰:“上皇归,当仍作天子邪?”善曰:“天位已定,不再更。”也先引善见上皇,遂设宴饯上皇行。也先席地弹琵琶,妻妾奉酒,顾善曰:“都御史坐。”善不敢坐,上皇曰:“太师著坐,便坐。”善承旨坐,即起,周旋其间。也先顾善曰:“有礼。”伯颜等亦各设饯毕,也先筑土台,坐上皇台上,率妻妾部长罗拜其下,各献器用、饮食物。上皇行,也先与部众皆送约半日程,也先、伯颜乃下马伏地恸哭曰:“皇帝行矣,何时复得相见!”良久乃去,仍遣其头目七十人送至京。
  • 15.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上皇归后,瓦剌岁来贡,上皇所亦别有献。于是帝意欲绝瓦剌,不复遣使往。也先以为请,尚书王直、金濂、胡濙等相继言绝之且起衅。
  • 16.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也先与脱脱不花内相猜。脱脱不花妻,也先姊也,也先欲立其姊子为太子,不从。也先亦疑其通中国,将谋己,遂治兵相攻。脱脱不花败走,也先追杀之,执其妻子,以其人畜给诸部属;遂乘胜迫胁诸蕃,东及建州、兀良哈,西及赤斤蒙古、哈密。
  • 17.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明年冬,也先自立为可汗,以其次子为太师,来朝,书称大元田盛大可汗,末曰添元元年。田盛,犹言天圣也。报书称曰瓦剌可汗。未几,也先复逼徙朵颜所部于黄河母纳地。也先恃强,日益骄,荒于酒色。
  • 18.    《明史·卷三百二十八·列传第二百十六》:六年,阿剌知院攻也先,发之。鞑靼部孛来复杀阿剌,夺也先母妻并其玉玺。也先诸子火儿忽答等徙居干赶河,弟伯都王、侄兀忽纳等往依哈密。伯都王,哈密王母之弟也。英宗复辟三年,哈密为请封,诏授伯都王都督佥事,兀忽纳指挥佥事。自也先死,瓦剌衰,部属分散,其承袭代次不可考。
  • 19.    明帝国疆域有多大?明朝疆域丢失与朱元璋祖训  .中国战略网[引用日期2015-07-16]
  • 20.    北京的防御和新帝的即位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5-07-18]
  • 21.    《明朝那些事儿》13章 祸根  .劝学网[引用日期2015-08-26]
  • 22.    朱祁镇差点成了也先的倒插门妹夫  .凤凰网[引用日期2015-07-16]
  • 23.    吕思勉《中国通史》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中国历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