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赋

(战国时期宋玉赋作)

编辑 锁定 讨论
《神女赋》是战国时期辞赋家宋玉创作的一篇赋。此赋赋序写楚襄王夜梦神女后命作者作赋;正文则先细致描写神女的容颜、装饰、仪态和楚襄王向神女求爱而遭拒绝的过程,再写神女离去之态和楚襄王对她的思念。全赋交错运用了各种句式,做到整散相间而错落有致,使语言不仅具有一种鲜明的节奏感和音乐美,而且具有一种散文体的自如流畅的气势。
作品名称
神女赋
创作年代
战国
作品体裁
作    者
宋玉
作品出处
《文选》

神女赋作品原文

编辑
神女赋
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浦1,使玉赋高唐之事。其夜,王寝,梦与神女遇,其状甚丽,王异之,明日以白玉2。玉曰:“其梦若何?”王对曰3:“晡夕之后精神恍忽,若有所喜4。纷纷扰扰,未知何意5。目色仿佛,乍若有记6。见一妇人,状甚奇异7。寐而梦之,寤不自识。罔兮不乐,怅然失志8。于是抚心定气,复见所梦。”玉曰:“状何如也?”王曰:“茂矣美矣,诸好备矣9。盛矣丽矣,难测究矣10。上古既无,世所未见,瑰姿玮态,不可胜赞11。其始来也,耀乎若白日初出照屋梁12;其少进也,皎若明月舒其光13。须臾之间,美貌横生14。晔兮如华,温乎如莹15。五色并驰,不可殚形16。详而视之,夺人目精17。其盛饰也,则罗纨绮缋盛文章,极服妙采照万方18。振绣衣,被袿裳19。秾不短,纤不长,步裔裔兮曜殿堂20。忽兮改容,婉若游龙乘云翔21。嫷披服,侻薄装22。沐兰泽,含若芳23。性合适,宜侍旁24。顺序卑,调心肠25。”王曰:“若此盛矣,试为寡人赋之26。”玉曰:“唯唯。”
夫何神女之姣丽兮,含阴阳之渥饰27。披华藻之可好兮,若翡翠之奋翼28。其象无双,其美无极。毛嫱鄣袂,不足程式29;西施掩面,比之无色30。近之既姣,远之有望31。骨法多奇,应君之相32。视之盈目,孰者克尚33?私心独悦,乐之无量。交希恩疏,不可尽畅34。他人莫睹,玉览其状35。其状峨峨,何可极言36?貌丰盈以庄姝兮,苞温润之玉颜37。眸子炯其精朗兮,瞭多美而可视38。眉联娟以蛾扬兮,朱唇的其若丹39。素质干之醲实兮,志解泰而体闲40。既姽婳于幽静兮,又婆娑乎人间41。宜高殿以广意兮,翼放纵而绰宽42。动雾縠以徐步兮,拂墀声之珊珊43。望余帷而延视兮,若流波之将澜44。奋长袖以正衽兮,立踯躅而不安45。澹清静其愔嫕兮,性沉详而不烦46。时容与以微动兮,志未可乎得原47。意似近而既远兮,若将来而复旋48。褰余帷而请御兮,愿尽心之惓惓49。怀贞亮之洁清兮,卒与我兮相难50。陈嘉辞而云对兮,吐芬芳其若兰51。精交接以来往兮,心凯康以乐欢52。神独亨而未结兮,魂茕茕以无端53。含然诺其不分兮,喟扬音而哀叹54。頩薄怒以自持兮,曾不可乎犯干55
于是摇佩饰,鸣玉鸾56;整衣服,敛容颜57。顾女师,命太傅58。欢情未接,将辞而去59。迁延引身,不可亲附60。似逝未行,中若相首61;目略微眄,精彩相授62。志态横出,不可胜记63。意离未绝,神心怖覆64。礼不遑讫,辞不及究65。愿假须臾,神女称遽66。徊肠伤气,颠倒失据67。黯然而暝,忽不知处68。情独私怀,谁者可语69?惆怅垂涕,求之至曙70 [1-2] 

神女赋注释译文

编辑

神女赋词句注释

  1. 浦(pǔ):水滨。
  2. 王寝:一作“玉寝”。序中除最后一个“王”和“玉”外,“王”均又作“玉”而“玉”均又作“王”。梦:一作“果梦”。
  3. 对曰:一作“曰”。
  4. 晡(bū)夕:傍晚,黄昏。恍忽:同“恍惚”,神思不定。若有所喜:好像心有所悦。
  5. 纷纷扰扰:心神纷乱的样子。
  6. 目色:视力。仿佛:朦胧、看不真切的意思。乍若有记:最初好像有些印象。乍,刚,初。
  7. 妇人:指神女。识(zhì):记。
  8. 罔:通“惘”,怅然失意的样子。怅(chàng)然:失意的样子。
  9. 茂:美好。备:具备。
  10. 测:衡量,估量。究:推寻,探究。
  11. 瑰姿:艳丽的姿容。瑰,美好。玮(wěi)态:美好的姿态。胜(shēng):尽。赞:赞美。
  12. 白日:太阳。
  13. 少进:稍微近前。皎:洁白。
  14. 须臾:瞬间。横生:横逸而出,充分展现出来。
  15. 晔(yè):盛貌。华:通“花”。温:温润,指人的风度、容色、言语温和柔顺。《礼记·聘义》:“昔者,君子比德于玉焉,温润而泽,仁也。”莹:似玉的美石。
  16. 五色:古代以青、赤、黄、白、黑五种颜色为正色,其他为间色,这里泛指各种颜色。驰:施用。殚(dān)形:穷尽其形貌。殚,穷尽。
  17. 详而视之:仔细观察神女。夺人目精:耀人眼目。
  18. 盛饰:服饰盛多。罗:质地轻软经纬组织显现眼纹的丝织品。纨(wán):白色细绢。绮():平纹起花的丝织品。缋(huì):布帛的头尾部分,可作服饰。文章:文采,错综华美的色彩或花纹。极服妙采:最高贵的衣服,最美妙的色彩。万方:泛指四面八方。
  19. 振:弃除、拂拭(灰尘)。《楚辞·渔父》:“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绣衣:华丽、精美的衣服。被:同“披”。袿(guī):古时妇女所穿的上等长袍。裳(shang):古称下身的衣服。《诗经·邶风·绿衣》:“绿兮衣兮,绿衣黄裳。”
  20. 秾(nóng)不短:穿厚衣服身材不会显得短小。秾,衣厚的样子,这里指穿着厚衣服。纤(xiān)不长:身穿薄衣身材不会显得瘦长。纤,衣薄的样子,这里指穿着薄衣。裔(yì)裔:步履轻盈的样子。曜(yào):照耀。殿堂:古代泛指高大的堂屋,后来专指帝王所居及朝会或举行典礼的场所。
  21. 改容:改变姿态。婉:柔美的样子。游龙:游动的龙,这里比喻姿态婀娜。曹植洛神赋》:“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乘云翔:驾云飞翔。
  22. 嫷(tuǒ):同“媠”,美好《说文解字·女部》:“南楚之外谓好曰嫷。”被服:罩在外面的衣服。侻(tuó):恰好,相宜。薄装:淡妆。
  23. 沐:洗头发,这里是涂抹的意思。兰泽:含有兰香的润发油。含若芳:散发着杜若的芳香。若,杜若,一种香草。
  24. 性合适:性情温和安闲。宜侍旁:适宜侍候在君王旁边。
  25. 顺序卑:举止适度而又温柔。顺序,又作“顺叙”,和顺,适宜。嵇康琴赋》:“穆温柔以怡怿,婉顺叙而委蛇。”卑,柔弱也。调心肠:调和心神。心肠,心地。
  26. 若此盛矣:像这样美好啊。
  27. 姣(jiāo)丽:美丽。姣,容貌美好。含:集中。阴阳:这里指天地,天为阳,地为阴。渥(wò):浓厚,丰厚。
  28. 华藻:指有华丽文采的衣服。可好:合适美好。翡翠:鸟名,又称翠雀,羽毛有蓝、绿、赤、棕等色,可为饰品。奋翼:振翅飞翔。
  29. 毛嫱(qiáng):古代美女名。《管子·小称》:“毛嫱、西施,天下美人也。”鄣(zhāng):遮掩。袂(mèi):衣袖。程式:法式,标准。
  30. 西施:春秋时期越国的美女。掩面:指西施惭愧地以手掩面。比之无色:与神女相比就没有姿色了。
  31. 姣(jiāo):一作“妖”。
  32. 骨法:骨相。旧时相人,根据人的骨骼相貌来判断人的贵贱。《史记·淮阴侯列传》:“贵贱在于骨法,忧喜在于容色。”多奇:非常奇特。应君之相:正合适伺候君王。
  33. 孰:谁。克:能。尚:超过。
  34. 交希恩疏:交往稀少,情义淡薄。希,通“稀”,稀少。
  35. 玉:一作“王”。
  36. 峨峨:指仪容端庄盛美。何可极言:怎能用语言描述得尽。极,尽。
  37. 丰盈:丰满。庄:庄重,庄严。姝(shū):美好。苞:美盛。温润之玉颜:容颜如玉一样温润而有光泽。
  38. 眸(móu)子:眼中瞳仁。炯:明亮。精朗:纯净明朗。瞭(liào):眼珠明亮。
  39. 联娟(juān):微微弯曲的样子。以:而。蛾扬:蛾眉上扬。蛾,蛾眉。赵逵夫《屈骚探幽》:“古人所谓‘蛾眉’,是言其眉如蛾之触角一般细长弯曲。”的:鲜明,鲜亮。丹:丹砂,又称朱砂。
  40. 素:纯洁。质干:身段。醲(nóng):厚,丰满。志:情志。解泰:闲适安宁。体闲:体态闲雅。
  41. 姽婳(guǐ huà):娴静美好的样子。幽静:神仙居住的幽隐之地,这里当指巫山。婆娑(suō):徘徊。
  42. 广意:舒展心意。绰(chuò):宽广。
  43. 雾縠(hú):薄如云雾的绉纱。徐步:缓步。拂:擦过。墀(chí):台阶。珊(shān)珊:这里形容衣裙擦过台阶的声音。
  44. 望:指神女凝望。帷(wéi):床帐。延视:久久地注视。若流波之将澜:好像流水将要掀起波澜,形容神女眼波流动。
  45. 奋:扬起,举起。正衽(rèn):整理衣襟。踯躅(zhí zhú):徘徊不定的样子。
  46. 澹(dàn):安静。愔嫕(yīn yì):安闲和静的样子。性:性情。沉详:深沉安详。烦:烦躁。
  47. 容与:闲适自得的样子。微动:指神女举止行为隐微幽妙。志:心志,即心意。原:推求,推测。
  48. 意:心意。将:将要,打算。旋:归,还。
  49. 褰(qiān):撩起,掀起。进御;侍奉,这里指求欢。惓(quán)惓:同“拳拳”,诚恳、恳切。
  50. 贞亮:坚贞高尚。洁清:纯洁清白。卒:最终。难(nàn):拒绝。
  51. 陈:陈述。嘉辞:嘉言善语。云对:述说,应答。吐芬芳其若兰:神女的言辞好像兰草散发着浓郁的香气那样美好。
  52. 精交接以来往:精神感情的交相往来。心:内心。凯康:和乐安宁。
  53. 神:精神。亨:通。结:结合。茕(qióng)茕:孤独无依的样子。无端:没有头绪,指心绪烦乱。
  54. 然诺:许诺。不分(fèn):不甘愿。喟(kuì):叹息。扬音:扬声。
  55. 頩(pīng):怒时面色变青的样子。薄怒:微怒。自持:自我矜持。曾:竟,乃。犯干:冒犯,触犯。干,犯。
  56. 摇:摇曳。佩饰:身上佩戴的各种饰物。鸣:鸣响。玉鸾(luán):以玉为饰系在马勒或车前横木上的铃,动则发声。鸾,通“銮”。
  57. 敛(liǎn)容颜:意思是脸色变得庄重。
  58. 顾:问。女师:女子之师。《诗经·周南·葛覃》:“言告师氏,言告言归。”《毛传》:“师,女师也。古者女师教以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命:吩咐,传令。太傅:本为辅导太子的官,这里代指神女的侍从,与“女师”类似。
  59. 欢情:欢爱之情。未接:指没有结合。将:将要。辞:辞别。去:离开。
  60. 引身:动身,抽身。亲附:亲近。
  61. 逝:往。中:心中。相首:相向。
  62. 略:稍微。微眄(miǎn):微微斜视。眄,斜视。精彩:精神光彩。授:授予,传递。
  63. 志态:意态,指留恋不舍的心意和神态。横出:横溢而出,即充分表露出来。不可胜记:不能一一描述出来。胜,尽。
  64. 意:心意。离:离去。神心:心神。怖:惶恐。覆:翻覆,颠倒。
  65. 礼:这里指告别的礼仪。不遑(huáng):来不及。讫(qì):完毕。辞:这里指告别的言辞。究:完结。
  66. 假:借。称:声称。邃(suì):急,指神女要急于离开。
  67. 徊肠伤气:痛苦得肠子倒转,呼吸困难,形容十分痛苦。徊,通“回”,旋转。据:依托。
  68. 黯(àn)然:忽然。黯,通“奄”,忽然。暝(míng):通“冥”,日暮,昏黑。忽:通“惚”,精神恍惚。
  69. 情:感情,衷情。独:独自。私怀:内心的情感。语(yù):告诉,诉说。
  70. 求之:寻求神女。至曙(shǔ):到天亮。 [2] 

神女赋白话译文

楚襄王与宋玉在云梦泽边游览,他要宋玉为他讲述先王梦遇高唐神女的故事。那天夜里,楚襄王就寝,梦见与神女相遇,神女容貌极美。楚襄王觉得很惊奇,第二天便将梦遇高唐神女的事告诉了宋玉。宋玉问:“梦中情景怎样呢?”楚襄王答道:“黄昏以后,我精神恍惚,好像有好事来临,心里喜滋滋的,不知是什么缘故。当时眼睛模糊,看不真切,忽然好像似曾相识。梦中见到的那一位女子,长得十分奇异。睡时梦见了她,醒来已记不清。我闷闷不乐,怅惘失意。我用手摸胸口,使自己的情绪安定下来,于是眼前又再次出现了梦中那位美女。”宋玉问:“美女样子长得如何?”楚襄王说:“丰满、漂亮啊,各种美质都集于她一身;艳丽、秀美啊,她的姣美难以形容。上古没有人能和她相比,在当代更是见所未见。她那艳丽的客貌,美好的姿态,怎么赞美也赞美不完。她刚出现时,光芒四射,宛如旭日照屋梁;稍靠近时,皎洁照人,又如皓月放光华。顷刻之间,她的美丽的姿容全部呈现出来,绚烂似鲜花,温润如美玉,用众多的色彩也难以描绘出她美丽的形貌。仔细端详则见她容光焕发,光彩耀眼夺目。她的服饰众多而美好,绫罗绸缎,花纹密布;珠光宝气,遍体生光。她拂拭着精美华丽的衣裳,披着长袍,穿着短裙。穿着宽松的衣服不显得矮,穿着紧身的衣服不显得高。步履轻盈婉美,光彩照耀殿堂。忽然又改变容态,好似游龙驾云翱翔。她穿着漂亮的罩衣,得体地化着淡妆;涂抹了兰膏的美发,散发着杜若的芳香。她性情温和安闲,适宜侍候君王;举止有节而又温柔,最会调和人的心肠。”楚襄王说:“神女是如此美丽啊,你就尝试我详细描绘一番。”宋玉回答道:“是。”
神女是何等姣美艳丽啊!她集天地间的浓艳美色于一身。她穿上文彩华丽的服饰是多么合体漂亮啊,仿佛翠鸟振翅飞向高空。她的形象仪态世上无双,她的美貌秀色天下无比。毛嫱舞袖弄姿,与神女比,也不值得效法了;西施掩面动人,与神女比,也显得没有姿色了。近看既姣美,远看亦漂亮。骨相奇异不凡,与嫔妃的相貌相应。天下尽管美女满目,到处都是,但有谁能超过她?我满心喜悦,快乐无比。只是交往稀少,恩爱疏浅,不能向她诉说衷肠。别人不能亲眼目睹,只有宋玉能饱览她的形状。她体态庄严高贵,怎能用言语描述完?体态丰满,端庄娴淑;肤色洁白,温润如玉;眼睛明亮,炯炯有神。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特别好看!她的眉毛弯弯的,就好像蚕蛾的触须;她的嘴唇红红的,就如同鲜艳的丹砂。她本性朴素纯正而又温厚诚实,意志懈弛安泰而一身清闲。她既处于幽隐的深山仙境,又在人世间逗留盘旋。高堂大殿之上,最适合于她无拘无束,自由伸展。飘舞着薄雾般的轻纱,缓缓漫步;衣裳轻拂着台阶,沙沙作响。她久久地注视着我的床帐,两眼如秋水将要掀起波澜。她挥动长袖,整理衣襟,伫立徘徊,心神不定。她神情安静而和顺,性格沉稳而不烦躁。她时而闲适自得,时而举止不定,使人摸不透她的心思。她看似有意要靠近我,却又远远离开;好像要向我走来,却又回身转去。她撩起床帐,请求上床陪伴我,以表达她拳拳的诚意。但她怀着坚贞高尚、纯洁清白的节操,最终还是离开了我。她用嘉美的言辞回答我的问话,她的谈吐宛如杜若和兰草散发着浓郁的芳香。我和神女精神上交接往来,内心无比快乐。然而虽有心灵的沟通,却没有实际的结合,我感到孤独无依,心绪烦乱。她虽曾许诺,但并不心甘情愿,因此叹息不止,哀伤不已。最终她收起笑容,微露怒色,态度矜持,表现出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态。
于是,神女摇动佩饰,鸣响玉鸾,整好衣服,收起笑容,顾问女师,传令太傅,准备启程。我俩未及亲热,她将辞别离去。她引身后退,难以亲近。她似去未去,内心好像充满了思慕。她微微瞟我一眼,即已传出千般神采;情意姿态表露无遗,难以一一描述。她心想离去而又依依不舍,因此惶恐不安,方寸已乱。她急急忙忙离去,临别的礼仪来不及做完,告别的话儿来不及说尽。我希望她多停留一会几,而她却表示要立刻离去。我柔肠寸断,颠倒失据。忽然感到夜色沉沉,心中恍惚,不知身在何处。我的衷情,向谁倾诉?心中帐惘,泣下沾襟,思念不已,直至天明。 [3] 

神女赋创作背景

编辑
此赋与《高唐赋》历来被看作是姊妹篇,二赋带有明显的回忆性,应是宋玉晚年回忆青年时代的事情而作。由此赋篇首“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浦,使玉赋高唐之事”可知,此赋作于《高唐赋》之后,具体创作时间不详。 [2]  [4] 

神女赋作品鉴赏

编辑

神女赋文学赏析

  • 内容赏析
此赋写楚襄王与作者游云梦之浦,楚襄王梦中遇见巫山神女,因慕其色而产生爱悦之情,但神女以礼自守,最终欢情未接,怅恨而别。全篇分为两层,赋前之序为第一层,这一层说明写作缘起,概述作者游云梦而遇神女之事;正文第二层,这一层则极力铺陈描写神女之美。
赋序中,在开篇略作交代之后,作者便运用铺陈排比的方法,调动各种艺术手段,描写梦中所见的神女形象。在这里,作者首先以一种不胜称赏赞叹的感情,极写神女“上古既无,世所未见”的瑰姿玮态,显示她的美所达到的难画难描的程度,用这种感官视觉上产生的强烈感受、印象、形象,形成一种笼罩全文的气势,有力地领起下文。接着,连续运用比喻,以旭日和皓月的光华、花玉的色彩和温润这一系列鲜艳美好的事物描写神女的容貌,显示她颜色的艳丽和光彩照人。尔后,又从她的衣着、装饰和体态,步履等方面精雕细刻,细致描摩,表明她的美不仅是外部形体方面的,而且是性格、气质方面的。这样,就不仅写出了她的外貌和形体美,而且显示了她的气质和丰彩神韵之美,从而多侧面多角度地刻画了这位美丽动人的神女形象。
正文则极写神女之美,并由人神相恋的不谐进而写到分别之后作者的怅恨和思念之情,在行文上大体按照梦中遇见神女,由相慕尔后怅别的顺序写下来,与序言部分的描写有同也有异。作者一开首即极写神女的“姣丽”、和稀世之美,充分施展和发挥辞赋铺陈排比、渲染夸张的写法特长,不仅通过比喻、夸张、对比等艺术手法的反复运用,显示她的美达到的程度,而且从她的形象给予观者的感受及产生的客观效果这个角度,极写神女形貌的姣好美丽,其中着力对她的明眸、蛾眉、朱唇以及步履、体态等等方面予以精雕细刻的描绘,十分生动地表观了神女那种无与伦比、超凡脱俗的美,以及这美貌中表现出来的高雅、娴丽的气质和丰采,从而为读者塑造了一位“醲实”而“体闲”,既飘忽于仙境,而又盘旋停留在人间的神女形象。在对神女外部形貌进行充分描写之后,作者随即转入神人相恋,即对神女的感情话动、内心世界的描写,通过她眉目的含情,踯躅不前、若即若离、若近若远,以至最后以礼良守,不可干犯的动作、神态以及心理活动的精彩描写,不仅表现了她真挚、纯洁、富于感情,然而又沉详自重的性格特点,而且表现了她能“怀贞亮之沽清”,具有高尚的道德情操和高洁志行的灵魂和精神世界的美。最后一节,写神女将辞而去时,作者恋恋不舍、非礼而求的情况以及求之不得后的怅叹之情。 [5] 
  • 艺术特色
此赋在艺术上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运用铺陈排比的方法以塑造神女的形象。
首先,作者注意多侧面、多角度的刻画人物。如正文的第一段中既有虚写,又有实写,既有静态美的刻画,也有动态美的生动描摩和渲染,不仅写出了神女的外部形貌和她的气质神韵,也充分展现了她丰富、细腻的感情活动和内心世界,以及思想感情的发展变化,表现了她灵魂和精神世界的高尚、纯贞和美好。
其次,注意比喻、夸张、对比等多种艺术方法的综合运用,以加强描绘的形象性和生动性。如赋序中从“茂矣美矣”到“顺序卑,调心肠”一段,作者首先渲染神女之美给予观者的强烈感觉和印象,以盛赞她的瑰姿纬态;接着连续运用色彩鲜明的多种比喻来显示神女形象的光彩照人,然后再从她的服饰、步履、体态等方面进行细致地刻画,以表现她美的气质和神韵。这样,经过几番描写,反复渲染,出现在读者面前的神女形象就不仅仅是色彩鲜明,形态逼真,而且是丽质美态,栩栩如生,具有鲜明的立体感,使读者感到犹如飘忽于眼前那样易于触摸和感知的了。
此外,此赋在语言运用上也具有比较自由、灵活、富于变化的特点,大体上也属于设为问答体的赋作,但在行文中更多的采用铺叙和描绘的方法,在语言和句式运用上便既有散文句式,也有三、四言句和六、七言句,还有句末和句中插“兮”字的骚体句式。作者按照语言表达和拍节的需要,将各种句式交错运用,做到整散相间,在大体整齐的情况下使之错落而富有变化,并且行文中也灵活地运用某些虚词,使语言不仅具有一种鲜明的节奏感和音乐美,而且具有一种散文体的自如流畅的气势。 [5] 

神女赋名家点评

明代孙月峰:深婉而溜亮,说情态入微,真是神来之文,非雕饰者所能至。(《古文辞类纂评注》)
清代何焯:古赋佳处,在《离骚》、《小雅》之间。《骚》词哀怨而多比兴之思,《小雅》深沉而具铺张之渐,此赋之所由作也。若“神女”一事,犹属比兴一边。(《古文辞类纂评注》)
清代浦起龙:今梦昔云,是一、是二?通体谲谏,超乎劝百讽一者倍蓰(五倍)矣!化骚为赋,自宋玉始。(《古文辞类纂评注》)
近代王文濡:梦境迷离荡惑者,莫认为真。一篇虚构之词,至末数句点晴,读者可以意会。(《古文辞类纂评注》) [6] 

神女赋后世影响

编辑
巫山神女的故事富于传奇色彩,此赋不仅塑造了美丽而且光彩照人的神女形象,使这个令人心驰神往的故事千古流传。更重要的是,此赋开了汉代辞赋铺张扬厉的先河,对赋体文学的发展起了先导作用。此外,赋中为了表现神女之美,作者还创造了许多形象新颖的词句,如“浓不短,纤不长”、 “婉若游龙乘云翔”、“眉联娟以蛾扬兮,朱唇的其若丹”等等,由于这些词句的优美和形象性给人以丰富的想象余地,所以被后来的许许多多作家所模仿和袭用,成为中国古代描写美女常用的词句。如曹植等人的赋作中,就可以明显地看到这种由宋玉所开创的描绘人物形象的方法的影响。另外,文学史上不少作家,如王粲、杨修、陈琳、江淹等都写过《神女赋》,但在为数不少的同类作品中,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还是此赋。 [5] 

神女赋作者简介

编辑
宋玉(生卒年不详),楚国鄢(今属湖北)人,屈原之后楚国有名的辞赋家,王逸楚辞章句》中说宋玉是屈原的学生。出身寒微,曾事楚襄王,为小臣,不得志,《汉书·艺文志》载有宋玉赋16篇,但篇目已不可考证。《隋书·经籍志》载有《宋玉集》三卷,现已亡佚。其中《登徒子好色赋》广为流传。其辞赋作品铺陈排比,描写细腻,辞意婉转,情景交融,在艺术上有所创新和贡献,对汉代辞赋创作有很大的影响。 [7] 

神女赋作品争议

编辑
  • 作者争议
有人认为《高唐赋》和此赋非宋玉所作,系后人伪托,主要理由有二:一是二赋语言风格与楚辞其他作品不同,却和汉赋相近,二是宋玉为楚臣,不会直呼“楚王”、“楚襄王”。但二赋为宋玉所作是主流意见。 [8] 
  • 题目争议
题目上,有人将此赋与《高唐赋》合为《高唐神女赋》,这是错误的。 [2] 
  • 文字争议
内容上,此赋中争论最大的问题是:“梦与神女遇”到底是楚襄王之梦还是宋玉之梦?自北宋沈括《梦溪笔谈·补笔谈卷一·辩证》认为是“玉梦”(玉梦说)后,南宋姚宽西溪丛语》、明代张凤翼文选纂注》、明代陈第屈宋古音义》、清代胡克家文选考异》、清代朱珔《文选集释》以及近现代的俞平伯袁珂、朱碧莲、金荣权等承袭并进一步引申之。与此相反,清代张惠言《七十家赋钞》从《高唐赋》与此赋的文义方面分析力主为“王梦”,马积高赋史》、毕万忱等《中国历代赋选(先秦两汉卷)》、杨义《楚辞诗学》、吴广平《宋玉集》等赞同(王梦说)。照“王梦说”来看,此赋与《高唐赋》存在结构上的不一致:《高唐赋》中是宋玉给楚王讲故事,楚王听着高兴,叫宋玉再给他“赋”一回,而此赋中却是楚王作梦,楚王给宋玉讲梦,讲完后又让宋玉给他“赋”一回。再者,就“王梦说”而言,此赋写法上也有说不通的地方:“状何如也?”之后两部分相连都是“王曰”,从内容上看从逻辑上看都有问题。但是,若此赋序中的“王寝”、“王异之”、“王曰晡夕之后”、“王曰:‘茂矣美矣……’”以及正文中的“玉览其状”五处的“王”作“玉”而“白玉”、“玉曰:‘其梦若何?’”、“玉曰:‘状何如也?’”三句中的“玉”作“王”,即按“玉梦说”来看,此赋就是写宋玉作梦后给楚王讲梦,楚王听后心里高兴,于是叫宋玉再给他“赋”一回,“王梦说”中存在的矛盾就迎刃而解了。由此来看,似是“玉梦说”优于“王梦说”。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吴广平《宋玉〈神女赋〉梦主考辨》一文则从“王梦说”的角度来举证解决上述矛盾,有理有据,又似是“王梦说”优于“玉梦说”。因此,从文本训诂方面来看,二说各有优劣,是非难断。 [2]  [9-10] 
人类学家考察了世界各地的春季仪式,发现新春祭祀仪式都以男女交合为重要内容,“春祭礼仪虽然伴随有集体性的男女交媾,但是仪式表演的核心人物却只有两位,那就是模拟谷神或天父、代表着宇宙间阳性生命力的国王和模拟爱神或地母、代表着宇宙间阴性生命力的女祭司。由于他们二人的性结合是整个春祭礼仪的核心的内容,所以人类学家和宗教史家们给此类春祭仪式起了一个专名——圣婚仪式(the sacred marriage rite)”。叶舒宪通过分析英国弗雷泽(J. G. Fraser)所著的《金枝》、美国克拉默尔(S. N. Kramer)所著的《圣婚仪式》、英国胡克(S. H. Hooke)所编的《宗教、仪式和王权》以及德国纽曼(E. Neumann)所著的《大母神:一个原型的分析》等书,发现圣婚仪式在古代苏美尔文化、巴比伦文化、希伯来文化、埃及文化、希腊罗马文化,尤其是古希腊Eleusis城的秘传宗教中,非常流行。而且圣婚仪式上的男主人公毫无例外是国王自己扮演的。他还研究发现,《高唐赋》和采访所描写的性梦发生地分别是“云梦之台”和“云梦之浦”,均是举行春祭地母——高禖仪式的圣地,因此也是以圣婚仪式为宗教背景的。既然采访是以圣婚仪式为宗教背景,那么梦遇神女的就绝对是楚襄王,而不可能是宋玉。 [10] 
  • 主旨争议
关于《高唐赋》与此赋的主旨,前人多有争议,前人的看法大体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种说法:①讽谏说。如:“此赋盖假设其事,讽谏淫惑也”(《文选》李善注)、“或问作者之意,曰:‘讽也’”(明人陈第《屈宋古音义·题神女赋》)、“所以抑流荡之邪心。”(清人何焯,《文选集评》引)、“借以讽刺襄王的追求淫乐。”(马积高《赋史》)、“谏襄王祭祀高裸之事”(刘刚《宋玉辞赋考论》)等。②主淫说。如朱熹“断其为礼法之罪人”(《楚辞后语·序》),认为其所赋是男女淫乐之事;闻一多说神女“有着淫奔的嫌疑”,“堕落成一个奔女”(《神话与诗·高唐神女传说之分析》),其意也近乎此。③寄寓说。如南宋洪迈说: “其为寓言托兴甚明……玉之意可谓正矣”(《容斋随笔·卷三》),以为寄寓了君臣遏合的理想,令人对此多有引申与发挥,如袁珂说宋玉作此赋的目的“是要引起楚襄王对神女所在地的措意、留心”(《宋玉〈神女赋〉的订讹和高唐神女故事的寓意》),毕万忱等说是“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和向往”(《中国历代赋选》)等。④言情说。如姜亮夫所说“只在用超人的规模来写佚荡的情思……只是从人生娱乐出发”(《楚辞学论文集》),褚斌杰所说“写男女之情”(《楚辞概论》)等。⑤心理疏导说。如杨义所说的“这是把楚襄王的紊乱意识、朦胧梦境加以明晰化,对期间所隐藏的性爱原欲进行顺势的疏导和发散,不失为一种精神治疗的策略。”(《楚辞诗学》)。
结合宋玉“文学侍从”的身份以及他的《风赋》、《登徒子好色赋》、《大言赋》、《小言赋》等作品来看,此二赋的主旨应当并无过多的深意,只是宋玉在侍从楚襄王出游时助其兴致的娱乐之文,其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取娱君主,可将其概括为“娱君说”。至于其中的“讽谏”与“寄寓”的深意,恐怕更多是后来人品味出来的。 [2]  [11] 
参考资料
  • 1.    《先秦文观止》编委会 编.先秦文观止.上海:学林出版社,2015年:125-128
  • 2.    赵逵夫 编.历代赋评注 1(先秦卷).成都:巴蜀书社,2010年:383-394
  • 3.    王飞鸿 主编.中国历代名赋大观.北京:燕山出版社,2007年07月第1版:39-41
  • 4.    杨义 著.楚辞诗学//杨义文存.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年10月第1版:677-678
  • 5.    田兆民.历代名赋译释.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5年06月第1版:22-32
  • 6.    吴孟复,蒋立甫 主编.古文辞类纂评注 下册.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4年:2010-2012
  • 7.    童一秋.语文大辞海.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2年:131-132
  • 8.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巫山县委员会.巫山县文史资料 第6辑.重庆:巫山县文广新局,2007年:239-240
  • 9.    田宝琴.诗词曲赋名作鉴赏大辞典 词曲赋卷.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1989年12月第1版:917-922
  • 10.    程地宇 主编.巫山神女研究.重庆:重庆出版社,2012年12月第1版:558-570
  • 11.    杨义 著.楚辞诗学//杨义文存.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年10月第1版:693-694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 书籍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