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岳英灵集

编辑 锁定 讨论
《河岳英灵集》是唐代殷璠编选的专收盛唐诗的唐诗选本。书中自序说:“粤若王维、王昌龄、储光羲等二十四人,皆河岳英灵也,此集便以《河岳英灵》为号。”
此书宋刻本分上下两卷,明刻本分上、中、下三卷。选录了从开元二年至天宝十二年24位诗人共234首(今存228首)诗,书的序、论简述了诗歌发展历程,正文中对所选诗人均作了评论。
此书论诗标举”风骨“、”兴象“,提出了“夫文有神来、气来、情来”,“既闲新声、复晓古体,文质半取,风骚两挟”等重要文学理论观点。该书选篇精到,评论中肯,是现存的唐人选唐诗中最重要的一种。
作品名称
河岳英灵集
创作年代
唐代
作    者
殷璠
卷    数
二卷

河岳英灵集著作介绍

编辑
河岳英灵集 河岳英灵集
唐人所编盛唐诗选本。唐代殷璠编选。殷璠,丹阳(今属江苏)人。生卒年、字号不详,约活动于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书首自题“丹阳进士”。
此书宋刻本分上下两卷,明刻本分上、中、下三卷。《叙》称“起甲寅(开元二年,714),终癸巳(天宝十二载,753)”,一本误作“终乙酉(天宝四载)”。它选录了这个时期自常建至阎防24家诗234首,今本实为228首。由于选者具有较高的理论水平和艺术鉴赏能力,选录标准又非常严格,因而在唐人编选的唐诗选本中历来最受重视,影响深远。

河岳英灵集作品序言

编辑
叙曰:梁昭明太子撰《文选》,后相效著述者十余家,成自称尽善。高听之士,或未全许。且大同至于天宝,把笔者近千人,除势要及贿赂者,中间灼然可尚者,五分无二,岂得逢诗辑纂,往往盈帙?盖身后立节,当无诡随,其应诠拣不精,玉石相混,致令众品销铄,为知音所痛。
夫文有神来、气来、情来,有雅体、野体、鄙体、俗体。编纪者能审鉴诸体,委详所来,方可定其优劣,论其取舍。至如曹、刘诗多直语,少切对,或五字并侧,或十字俱平,而逸驾终存。然挈瓶庸受之流,责古人不辨宫商徵羽,词句质素,耻相师范。于是攻异端,妄穿凿,理则不足,言常有余,都无兴象,但贵轻艳。虽满箧笥,将何用之?
自萧氏以还,尤增矫饰。武德初,微波尚在。贞观末,标格渐高。景云中,颇通远调。开元十五年后,声律风骨始备矣。实由主上恶华好朴,去伪从真,使海内词人,翕然尊古,南风周雅,称阐今日。
璠不揆,窃尝好事,愿删略群才,赞圣朝之美。爰因退迹,得遂宿心。粤若王维、王昌龄、储光羲等二十四人,皆河岳英灵也,此集便以《河岳英灵》为号。诗二百三十四首,分为上下卷。起甲寅,终癸巳。伦次于序,品藻各冠篇额。如名不副实,才不合道,纵权压梁、窦,终无取焉。 [1] 

河岳英灵集内容评价

编辑
在《序》中,殷璠回顾了自梁至唐的诗歌发展道路,他把自梁以来二百多年的诗歌的发展分为四个时期。以为自萧梁至武德,中间包括陈隋两代,都是“尤增藻饰”,只重视词采的华丽;唐开国以后,也仍然沿着齐梁的老路走,一直到贞观末,才开始有了转机。高宗、武后共有六十多年,殷璠称之为“标格渐高”,大约因为这个时期有了四杰和陈子昂,已经不完全是亦步亦趋的按照前朝的式样作诗了。接下去,是睿宗景云时期,殷璠认为是“颇通远调”,当时,沈、宋和李峤杜审言已经建立了律诗的格式,张说张九龄贺知章已显露新貌,及至孟浩然王翰等扬名之后,盛唐之音已在形成之中,故有“远调”之说。这是殷璠对《文选》以后、玄宗之前一段时期诗歌发展的简单的概括,也是符合诗歌发展实际的。开元、天宝之际,是唐诗繁荣兴盛的时期,也是中国古典诗歌的音律和体裁发展到成熟的阶段。殷璠真正要编选以使之流传后代的正是开元十五年以后的诗歌。《序》中说:
“开元十五年以后,声律风骨始备矣。实由主上恶华好朴,去伪从真,使海内词人,翕然尊古,有周风雅,再阐今日。”
在这段话里,接触到了几个问题,一是盛唐诗歌的声律风骨是从开元十五年(公元727年)起成熟的。这时盛唐时代的主要诗人李白、王维都已二十七岁,高适岑参李颀王昌龄崔颢等也届壮年,在诗坛崭露头角。他们的出现,以新气派、新诗风,使唐诗展现了新的气象。
其次,殷璠把盛唐之音的形成原因归之于玄宗的爱好与影响。这自然有些把问题简单化了。一代诗风的形成,绝不会仅仅决定于帝王的好恶,而是经过长期酝酿、探讨以及创作实践的结果
河岳英灵集
河岳英灵集(6张)
,它的原因是复杂的。但帝王的艺术倾向及其由此产生的号召与提倡,对艺术的发展所产生的作用,也是不可低估的。玄宗即位之初,确如殷璠所说,“恶华好朴,去伪从真”,并从政令上对华丽的文风施加了批评和限制。在所下诏令中曾说:“我国家效古质,断浮艳,礼乐诗书,是宏文德。绮丽珠翠,深革弊风。必使情见于词,不用言浮于行。”(《玄宗禁策判不切事宜诏》)。又因为“进士以声韵为学,多昧古今”,敕令改变考试内容(《玄宗条制考试明经进士》)。这些诏令既然事关士大夫的科举前程,自然对革除浮艳诗风产生了相当的作用。
此外,在这段序文里,殷璠还把“风骨”视作盛唐之音的基本特征。不言而喻,这也是《河岳英灵集》选诗的重要标准。但是只简单举出“风骨”二字;毕竟太笼统了,他深恐未来读者对此发生误会,因而在《集论》中又作了一番具体的阐述:
“璠今所集,颇异诸家:既闲新声,复晓古体,文质半取,风骚两挟,言气骨则建安为传,论宫商则太康不逮,将来秀士,无致深惑。”(《集论》)
选者在“叙”和“集论”里论述了诗歌形式和内容之间的关系,认为“伶伦造律”,“为文章之本”;“文有神来、气来、情来”,“气因律而生,节假律而明,才得律而清”,所以诗人“不可不知音律”;但又不可“专事拘忌”,流为“矫饰”。他批判了齐、梁以来诗歌“理则不足,言常有馀;都无兴象,但贵轻艳”的不良倾向,指出唐代诗歌正是在纠正上述诗风中“去伪从真”,逐步向前发展,到了开元中期“声律风骨始备”。殷璠评诗注重“风骨”和“兴象”。他选录的标准是“既闲新声,复晓古体,文质半取,《风》、《骚》两挟”;“如名不副实,才不合道,纵权压梁、窦,终无取焉”。由于有比较正确的观点作为指导,通过选诗以标举其论诗宗旨,书中所选,虽因当时的条件限制,不可能搜罗得很全面,但这个时期的一些主要诗人如李白、王维孟浩然王昌龄高适岑参李颀崔颢崔国辅祖咏储光羲常建等人的优秀诗篇都能入选,基本上反映了盛唐诗歌的面貌。书中没有选及杜诗,可能由于杜甫蜚声诗坛,较迟于上列诸家,当时还没有篇什广为流传的缘故。
书中略仿南朝钟嵘《诗品》,对入选各家诗歌的艺术风格都作简括的评论,其中有不少精辟之见为后人所称述。这种把评和选结合起来,在体例上实属创举,为后来许多评选本诗文集的漤觞,但由于此书自序说“分为上下卷”,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马端临《文献通考》也都著录为2卷,而明代毛晋、清代何焯都曾有手校抄本为2卷本,因此也有学者认为今本3卷是后人“推测其意似以三卷分上中下三品”,并非编者原意(孙毓修《河岳英灵集校文》引黄丕烈说。

河岳英灵集著作版本

编辑
《河岳英灵集》有《四部丛刊》影明翻宋本、汲古阁本,通行的为上海古籍出版社排印本,收入《唐人选唐诗(十种)》中。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傅璇琮.唐人选唐诗新编:陕西教育出版社,1996
词条标签:
语言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