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也妮·葛朗台

(小说《欧也妮·葛朗台》角色)

编辑 锁定 讨论
欧也妮·葛朗台是法国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家巴尔扎克创作的长篇小说《欧也妮·葛朗台》中的女主人公,是小说最为善良、纯洁的一个人物,整部小说就是以她的悲剧人生为中心线索的。她的美德在痛苦的生活和与老葛朗台、夏尔、德·蓬风等人的对比中逐渐呈现出来,她所遭遇的人生苦难越多,周围其他人物的虚伪、丑陋越突出,她的善良、宽容、慈爱也越显分明。
中文名
欧也妮·葛朗台
外文名
Eugenie Grandet
其他名称
欧也妮
登场作品
欧也妮·葛朗台
性    别
父    亲
葛朗台
母    亲
葛朗台太太

欧也妮·葛朗台角色形象

编辑
专横、吝啬的父亲老葛朗台给了欧也妮一个"黯淡而凄凉的童年",并且葬送了她的青春。对她来说,生命中的唯一希望是期待中的爱情。为了爱情,她毫不犹豫地拿出自己全部积蓄,资助恋人夏尔到海外去谋生;为了爱情,她勇敢地反抗父亲,不为他的淫威所屈服。为了爱情,她苦苦等待多年,终日思念、牵挂远在万里之外的恋人。
但是,无私的爱换回的却是无情的背弃。在海外发了财回来的夏尔贪慕名利,抛弃了欧也妮,想娶一位贵族的女儿为妻。遭受巨大打击的欧也妮独自承受痛苦,而且以德报怨,依然宽容地对待夏尔,并拿出巨款替夏尔还清了父债,成全了他与贵族小姐的婚事。欧也妮的这种爱情是纯洁、高尚的。
当周围的人都陷没在金钱的魔沼中,并甘心被其吞噬整个生命时,欧也妮对待金钱的态度也是与众不同,超凡脱俗的。尽管她所拥有的财富不断增加,但金钱对她来说既不是一种权力,也不是一种安慰。她根本不把黄金放在心上,只在向往天国,过着虔诚慈爱的生活只有一些圣洁的思想,不断地暗中援助受难的人。对宗教的虔敬之情使她超越了个人的创痛,以慈悲之心善待世人。她用金钱去兴办慈善事业,而自己过着节俭、朴素的生活。
巴尔扎克满怀同情与赞美之情塑造了欧也妮,使人们在这个为金钱遮蔽的黑暗世界里看到了一抹光亮,与此同时,又不禁为她作为无辜牺牲者的命运感到同情。 [1] 

欧也妮·葛朗台角色经历

编辑
1819年11月中旬欧也妮的生日,公证人克罗旭一家和初级裁判所所长蓬丰先生到葛朗台家吃饭,还带来稀有的珍品,他们都是来向欧也妮献殷勤的。当他们在欢庆生日时,突然,欧也妮的堂弟夏尔来到了这里。葛朗台却用乌鸦招待夏尔。原来夏尔的父亲因破产自杀,让老葛朗台照顾儿子的前程。老葛朗台看到兄弟的绝命书后不动声色,并且在当夜想好了一套诡计,借口家里有事,请公证人克罗旭和银行家帮忙。银行家拉格桑为讨好葛朗台而毛遂自荐,到巴黎帮助处理死者遗产,他将部分债款还给债权人,余下的按预定计划长期拖延。在这件事情上,葛朗台不但分文不花,还利用银行家在巴黎大做公债买卖,赚了一大笔钱。
夏尔可怜的处境得到了欧也妮的同情,巴黎花花公子的打扮和举止也引起了乡里女子的爱慕之心。夏尔为了自己的前程,决定去印度经商。临走之前,欧也妮将自己积蓄的金币6000法郎送给他。夏尔也把母亲给他的金梳妆匣留给她作为纪念,两人海誓山盟定下终身。夏尔走后的头一个元旦,葛朗台发现女儿把金币送给查理,就大发雷霆,把她监禁起来。这事惊扰了他的妻子,使她一病不起。公证人警告他,妻子一死,他的财产必须重新登记,欧也妮有继承遗产的权利。葛朗台老头害怕起来,就和女儿讲和,但妻子一死,葛朗台通过公证人让女儿签署了一份放弃母亲遗产继承权的证件,把全部家产总揽在自己手里。
1827年吝啬鬼老葛朗台死去,留下1700万法郎,欧也妮继承父业,成了当地首富,人人都向她求婚,她却痴心等待夏尔。但是夏尔在海外经商,逐渐发扬了葛朗台家族的血统,变得小气,贪婪,精于算计,自私自利,并且明白只有利益是最重要的,把乡下的堂姐撇在脑后,写信与其撇清关系。他要与贵族小姐结婚,但因不肯偿还父亲的债务而受到阻碍。最后,欧也妮答应嫁给公证人的侄儿德.·蓬丰,但只做形式上的夫妻,并要求他帮她用四百万法郎偿清了叔父的债务,让堂弟过着幸福、名誉的生活。她自己则幽居独处,过着虔诚慈爱的生活,并“在着数不尽的善行义举的伴随下走向天国”。 [1]  [2] 

欧也妮·葛朗台人际关系

编辑
夏尔
夏尔从巴黎的一个花花公子逐渐变为一个无恶不作的冒险家和野心家。
当夏尔在小说中一登场时,他还是一个只有21岁的年轻人,因为从小家境优裕和父母宠爱,使他养成了爱慕虚荣、贪图享乐的性格,但此时的他并不坏。他在听说父亲去世的消息后所表现出来的悲伤是真实的。堂姐欧也妮对他的关心、照料和爱护,更是使他感受到了爱情的神圣和纯洁。
夏尔去海外经商,是他人生的转折点。生活环境的变化,使夏尔原有的道德标准和价值观念逐渐发迹从小埋下的自私自利的种子开始萌芽,使他逐渐成为一个毫无廉耻心的掠夺者和高利贷者,一心只想发财,为此不惜采取各种手段。夏尔的这种堕落发展到极至就是背信弃义,抛弃和欧也妮的感情而去追求一个贵族的女儿,以实现自己追逐名利和往上爬的野心。
夏尔的堕落是整个社会环境影响的产物,表明金钱已渗透到当时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包括人际关系和情感领域。
老葛朗台
葛朗台是小说着力刻画的人物。他贪婪、狡诈、吝啬,金钱是他唯一崇拜的上帝,独自观摩金子成了他的癖好,临终前也不忘吩咐女儿看住金子。他做起生意来是个行家里手,常装口吃耳聋,诱使对方上当受骗而自己稳操胜券。他家财万贯,但开销节省,每顿饭的食物,每天点的蜡烛,他都亲自定量分发。为了钱他六亲不认,克扣妻子的费用;幽禁女儿时,只给她吃冷水和面包;弟弟破产他无动于衷;侄儿求他,他置之不理。作者笔下的这一形象刻画得极为生动,成为世界文学史上四大吝啬鬼形象之一,贪婪和吝啬是他的主要性格特征。简单地说,老葛朗台是一个吝啬鬼
葛朗台太太
葛朗台太太心地善良、性格懦弱,生活十分俭朴。作为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她对自己的丈夫可以说是百依百顺,从不反抗。这种逆来顺受的态度事实上不仅助长了老葛朗台的专制和吝啬,也给自己和女儿欧也妮带来了苦难。在现实世界中忍辱负重的葛朗台太太把人生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那个虚无缥缈的天国之上。
参考资料: [1]  [2] 

欧也妮·葛朗台角色评价

编辑
老葛朗台死后,虽然欧也妮·葛朗台有了一大笔遗产和收入,可是她和以前一样,过着俭朴的生活。她也精打细算地积攒了许多年的家产,有人说她和她的父亲一样吝啬。可是,她把钱用到了慈善机构和教育上。她和她的爸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欧也妮是被金子摧毁了爱情、值得同情的资产阶级的女儿的形象,是巴尔扎克所创造的最动人的女性形象之一。他满怀同情与赞美之情塑造了欧也妮,使人们在这个被金钱遮蔽的黑暗世界里看到了一抹光亮。
她渴望爱情。夏尔的到来使生活平静安宁的她一直沉睡的、被压抑的身后的慷慨的感情觉醒了。她经历了一次精神上的大转折,心灵的转变,使她第一次发现父亲的屋子贫乏寒酸,第一次见到了父亲害怕,第一次挑剔自己的相貌。对夏尔的爱情,促进了她性格的形成,并成为她与以后行为的支柱。她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全部积蓄六千法郎送给了堂弟,同时也把自己的爱情与心灵全部交给了他。在漫长的岁月中她焦灼地等待着查理。她一方面忍受着父亲冷酷的迫害,另一方面她也在不断地构建着心灵中爱情的天堂。她也忍受着常人难以容忍的痛苦,拿出一百五十万巨款,阻止债权人宣布叔父破产,成全也保全了夏尔。为了保持自己圣洁的爱情,她与丈夫结婚的条件是他永远不提婚姻给他的权利,她给丈夫的只能是友谊。
她淡漠金钱。作为那个金钱世界里的一种特殊存在,她拥有巨大的财富,但她身上人类的自然品质却并未被金钱所吞噬,她是一个富有的牺牲品,直到与夏尔相识,她才第一次懂得钱的作用。她先是将自己仅有的积蓄全部送给堂弟,继而又将母亲的遗产全部给了父亲。她又铸了一个黄金的圣体匣,献给本市的教堂。这三次行动说明她不像一般世人那样重视钱财,她一点也不把黄金放在心上。成堆的黄金是捆缚她的锁链,金钱冷冰冰的光彩,使她隔绝于人世。她的罪过是她尚未习惯于用黄金来为非作歹,也没有学会为了金钱而出卖感情。她的一生,对于金钱左右着一切的社会来说,是另一种形式的控诉,她是一个被金钱吞噬的无辜的牺牲品。
天真美丽的欧也妮·葛朗台是悭吝精明的百万富翁的独生女儿,她爱上了破产的堂弟,为了他不惜激怒爱财如命的父亲,倾尽全部私蓄资助他闯天下。因此,父女关系破裂,胆小贤淑的母亲吓得一病不起。在苦苦的期待中丧失了父亲、损耗了青春的姑娘,最终等到的却是发财归来的负心汉。欧也妮的悲剧形象则控诉了拜金主义对当时社会的毒害。
欧也妮的悲剧在于她最先在这不公平的命运中觉醒、反抗,却还是以妥协告终,虽然她曾经有过片刻的胜利和一丝的欢协.但这些在命运的主流中激不起任何的波澜。最可悲的是地因为爱情而反抗,却最终在爱情的背叛中绝望妥协。她还年轻,这种痛苦与悲剧还会伴随她很长很长的时光,在绝望中艰难度日,孤独的承受这一份痛苦,这才是永恒的。
欧也妮终于没有像她父亲那样变成—个自私、绝情的人,她用一百五十万股的股票成全了自己爱人查理的虚伪和婚姻;她用大量的钱财投入福利事业中。“她活着,只能用自己的手去抚慰无数个受伤的家庭.无数个痛苦的灵魂,她只能在别人的欢乐中寻找一点快慰”。
欧也妮用圣母一般的光辉成就了这个悲剧世界的一份大爱,让人们感受到温暖和希望。自己却甘心活在悲剧的阴影之下。独自生活,独自去享受痛苦。 [2-3] 
参考资料
  • 1.    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哈尔滨出版社,2009年
  • 2.    《欧叶妮·格朗台 高老头》译本序  .易文网[引用日期2018-05-11]
  • 3.    女人的悲剧——读巴尔扎克的《欧也妮·葛朗台》 张靖 - 《剑南文学:经典阅读》- 2012年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