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ǔ yǒng]  

柳永

(北宋著名词人)

编辑 锁定 讨论
柳永(约984年—约1053年),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少时学习诗词,有功名用世之志。咸平五年(1002年),柳永离开家乡,流寓杭州、苏州,沉醉于听歌买笑的浪漫生活之中。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柳永进京参加科举,屡试不中,遂一心填词景祐元年(1034年),柳永暮年及第,历任睦州团练推官、余杭县令、晓峰盐碱、泗州判官等职,以屯田员外郎致仕,故世称柳屯田。
柳永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 也是两宋词坛上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柳永大力创作慢词,将敷陈其事的赋法移植于词,同时充分运用俚词俗语,以适俗的意象、淋漓尽致的铺叙、平淡无华的白描等独特的艺术个性,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 TA说
  • 人物生平
这场演唱会的余音是如此绵长,一直持续到百年后宋金战乱,朝廷南渡。而在此之前和平年代的每年清明节,先是襄阳城里的歌妓们相约到柳永的坟地祭扫。后来,这一风俗蔓延到全国各地他开过流动工作室的许多城乡,成了青楼的“行规”,被称之为“吊柳七”或“吊柳会”,好像已成行业的节日一样。...详情
相关新闻
内容来自
清人陈廷焯《词坛丛话》也曾说:“秦写山川之景,柳写羁旅之情,俱臻绝顶,有不可以言语形容者。”柳永用自己的一生,发展和创新了宋词,虽没能官场得意,但好在为后世留下了数百首好词。...详情
相关新闻
内容来自
本    名
柳永
别    称
柳三变,柳七,柳屯田
字    号
景庄,耆卿
所处时代
北宋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费县
出生时间
约984年
去世时间
约1053年
主要作品
乐章集》,《雨霖铃·寒蝉凄切》
祖    籍
河东(今山西)

柳永人物生平

编辑

柳永早年经历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祖父柳崇,世居河东(今山西),曾为沙县县丞,在州郡颇有威信。 [1]  父亲柳宜,出仕南唐,为监察御史;南唐灭亡后,柳宜供职北宋,任雷泽县令,不久,改为费县县令、濮州任城令。柳永即出生于其父任所(984年,费县)。 [2] 
淳化元年(990年),柳宜入东上书,授全州通判,柳永随父赴任。 [3-4]  淳化五年(994年),柳宜以赞善大夫调往扬州,柳永随往,习作《劝学文》。 [5]  至道三年(997年),柳宜屡迁至国子博士,命其弟携画像前往故里崇安,以慰家母思念,柳永随叔归乡。 [6] 
咸平元年(998年),柳永居家乡,游览名胜中峰寺,作诗《题中峰寺》。 [7]  柳永读到《眉峰碧》,甚爱此词,将它题写在墙壁上,反复琢磨。 [8]  咸平四年(1001年),柳永尝试为词,作《巫山一段云·六六真游洞》,歌颂家乡风景武夷山,有“飘飘凌云之意”。 [9] 

柳永流寓江淮

咸平五年(1002年),柳永计划进京参加礼部考试,
北宋杭州意象图 北宋杭州意象图
由钱塘入杭州,因迷恋湖山美好、都市繁华,遂滞留杭州,沉醉于听歌买笑的浪漫生活之中。咸平六年(1003年),孙何知杭州,门禁甚严,柳永作《望海潮·东南形胜》,前往拜谒。 [10-11]  此词一出,即广为传诵,柳永亦因此名噪一时。 [12] 
景德元年(1004年)秋,孙何还京太常礼院,柳永做《玉蝴蝶·渐觉芳郊明媚》,追忆陪孙何游乐情事。 [13] 
景德年间(1004—1007年),柳永离开杭州,沿汴河到苏州,作《双声子·晚天萧索》;不久入扬州,作《临江仙·鸣珂碎撼都门晓》,追忆旧游 [14]  ,度过了青年时期的一段放浪生活。 [15] 

柳永科举之路

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柳永进入京师汴京(今开封
柳永 柳永
)。时北宋承平日久,都城繁华极盛:元宵,皇帝与民同乐 [16]  ;清明,郊外踏青 [17]  ;端午,龙舟竞渡 [18]  ;汴京风情,纸迷金醉。 [19]  柳永凌云辞赋,将帝都的“承平气象,形容曲尽”。 [20] 
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春闱在即,柳永踌躇满志,自信“定然魁甲登高第”。 [21]  及试,真宗有诏,“属辞浮糜”皆受到严厉谴责,柳永初试落第。 [22]  愤慨之下作《鹤冲天·黄金榜上》,发泄对科举的牢骚和不满,但对中举出仕并未完全绝望。 [23]  不久之后,柳永作词《如鱼水·帝里疏散》,对此次应试的不利,柳永已不再介怀,对试举仍抱希望。 [24] 
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柳永第二次参加礼部考试,再度落第。同时,与相好歌女虫娘关系出现裂痕,柳永作词《征部乐·雅欢幽会》,抒发失意兼失恋的苦闷情绪。 [25] 
天禧二年(1018年),长兄柳三复进士及第,柳永第三次落榜。

柳永浪迹天涯

天圣二年(1024年),柳永第四次落第,愤而离开京师,与情人
雨霖铃中的晓风残月 雨霖铃中的晓风残月
(或为虫娘)离别,作著名的《雨霖铃·寒蝉凄切》,由水路南下,填词为生,词名日隆。 [26-27]  因漂泊日久,身心疲惫,柳永作《轮台子·一枕清宵好梦》,追忆“却返瑶京,重买千金笑”,感叹“芳年壮岁,离多欢少”。 [28] 
天圣七年(1029年),柳永返回京师,汴京繁华依旧,但故交零落,物是人非,触目伤怀 [29]  ,柳永又离开京都,前往西北。 [30] 
明道年间(1032—1033年),柳永漫游渭南,作《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不久,至成都,时田况益州,锦里风流、蚕市繁华,柳永作词以赠。 [31]  出成都后,柳永又沿长江向东,过湖南、抵鄂州。

柳永释褐为官

景祐元年(1034年),仁宗亲政,特开恩科,对历届科场沉沦之士的录取放宽尺度 [32]  ,柳永闻讯,即由鄂州赶赴京师。是年春闱,柳永与其兄柳三接同登进士榜 [33]  ,授睦州团练推官 [34]  ,暮年及第,柳永喜悦不已。 [35] 
二月,柳永由汴京至睦州,途经苏州,时范仲淹知苏州 [36]  ,柳永遂前往拜谒,并作词进献。 [37-38]  九月,睦州知州吕蔚爱慕柳永才华,向朝廷举荐,因“未有善状”受阻。 [39] 
景祐四年(1037年),柳永调任余杭县令,抚民清净,深得百姓爱戴。 [40]  宝元二年(1039年),柳永任浙江定海晓峰盐监,作《煮海歌》,对盐工的艰苦劳作予以深刻描述。柳永为政有声,被称为“名宦”。 [41] 

柳永转官辞世

庆历三年(1043年),调任泗州判官。时柳永已为地方官三任九年,且皆有政绩,按宋制理应磨勘改官,竟未成行,柳永“久困选调”,遂有“游宦成羁旅”之叹。 [42]  秋,柳永进献新词《醉蓬莱·渐亭皋叶下》,因有“太液波翻”等语 [43]  ,不合圣意,改官投诉无果而终。 [44-45]  八月,范仲淹参知政事,颁行庆历新政,重订官员磨勘之法。柳永申雪投诉,改为著作佐郎,授西京灵台山令。 [46] 
庆历六年(1046年),转官著作郎。次年,柳永再度游苏州,作词赠苏州知州滕宗谅 [47] 
皇祐元年(1049年),转官太常博士。次年,改任屯田员外郎,遂以此致仕,定居润州。
皇祐五年(1053年),柳永与世长辞。 [48] 

柳永文学成就

编辑

柳永柳词内容

1、描写市民阶层男女之间的感情
  柳永词大量描写市民阶层男女之间的感情,词中的女主人公,多数是沦入青楼的不幸女子。柳永的这类词,不仅表现了世俗女性大胆而泼辣的爱情意识,还写出了被遗弃的或失恋的平民女子的痛苦心声。在词史上,柳永第一次笔端伸向平民妇女的内心世界,为她们诉说心中的苦闷忧怨。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柳永的词才走向平民化、大众化,使词获得了新的发展趋势。 [49] 
2、描写都市生活和市井风光
柳永词多方面展现了北宋繁华富裕的都市生活和丰富多彩的市井风情。柳永长期生活在都市里,对都市生活有着丰富的体验,他用彩笔一一描绘过当时汴京、洛阳、益州、扬州、会稽、金陵、杭州等城市的繁荣景象和市民的游乐情景。这些都市风情画,前所未有地展现出当时社会的太平气象。
3、描写羁旅行役
柳永多次科举失利后,为了生计,不得不到处宦游干谒,以期能谋取一官半职。柳永工于羁旅行役词 [50]  ,正是基于他一生宦游沉浮、浪迹江湖的切身感受。《乐章集》中六十多首羁旅行役词,比较全面地展现出柳永一生中的追求、挫折、矛盾、苦闷、辛酸、失意等复杂心态。在这类词中,柳永写其行踪所至,自抒漂泊生活中的离别相思之情,背景远比五代以及宋初词人所写思乡念远词阔大,意境也更苍凉,特别真切感人。 [51] 
4、其他
柳永还写过不少歌颂帝王、达官贵人的词,也写过一些自叙怀抱,自叹平生遭际的词,例如其《戚氏》一篇,是《乐章集》中最长的一首词,他在词中对自己的生平作了回顾,字里行间颇多感触,唱出了天涯沦落的不遇之士的悲音,被誉为《离骚》的遗风。 [52] 

柳永艺术成就

1、丰富词调
唐五代时期,词的体式以小令为主,慢词总共不过十多首;到了宋初,词人擅长和习用的仍是小令。与柳永同时而略晚的张先晏殊欧阳修,仅分别尝试写了17首、3首和13首慢词,慢词占其词作总数的比例很小;而柳永一人就创作了慢词87首、调125首,是第一个大量创制慢词的人。柳永大力创作慢词,从根本上改变了唐五代以来词坛上小令一统天下的格局,使慢词与小令两种体式平分秋色,齐头并进。
柳永还是两宋词坛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据统计,在宋词880多个词调中 ,属于柳永首创或首次使用的就有一百多个。词至柳永,体制始备,令、引、近、慢、单调、双调、三叠、四叠等长调短令,日益丰富。形式体制的完备,为宋词的发展和后继者在内容上的开拓提供了前提条件。
2、雅俗并陈
词本来是从民间而来,敦煌曲子词,也多是民间词,到了文人手中后,渐渐被用来表现文人士大夫的生活、情感。柳永生活在市民阶层已渐壮大的北宋中前期,混迹青楼酒馆,对市民的生活相当了解,柳永表现女性生活、感情的词作,不仅从音乐体制上改变和发展了词的声腔体式,而且从创作方向上改变了词的审美内涵和审美趣味,即变“雅”为“俗”,使词从贵族的文艺沙龙重新走向市井。
但柳永的羁旅行役词,又相当的典雅。羁旅行役词,多和怀才不遇、天涯沦落有关,这一类词抒发的是士不遇的感情,这本身就属于“雅”的范畴;在创作手法上,柳永还兼容了诗的表现手法,意境的创造、气氛的渲染,用典使事,遣词造句,无不体现了“雅”的特色,使其词呈现出雅俗并陈的特色。 [51]  [53] 
3、表现手法
①抒情的自我化
晚唐五代词,除韦庄李煜后期词作以外,大多是表现离愁别恨、男欢女爱等类型化情感,采用的主要是“代言”的抒情模式;柳永词则注意表现自我独特的人生体验和心态,采用“代言”的抒情模式,注重自我的情感体验。其《鹤冲天·黄金榜上》一词,尽情地抒发了名落孙山后的愤懑不平,也展现了他的叛逆反抗精神和狂放不羁的个性,是这类作品的典型。
②语言的通俗化
柳永在词的语言表达方式上,也进行了大胆的革新。他不像晚唐五代以来的文人词那样只是从书面的语汇中提练高雅绮丽的语言,而是充分运用现实生活中的日常口语和俚语。诸如代词“我”、“你”、“伊”、“自家”、“伊家”、“阿谁”,副词“恁”、“怎”、“争”,动词“看承”、“都来”、“抵死”、“消得”等,柳永都反复使用。用富有表现力的口语入词,不仅生动活泼,而且使读者和听众既感到亲切有味,又易于理解接受。
③铺叙和白描的手法
小令由于篇幅短小,只适宜于用传统的比兴手法,通过象征性的意
柳永词《凤栖梧》(黄仲金 书) 柳永词《凤栖梧》(黄仲金 书)
象群来烘托、传达抒情主人公的情思意绪。而慢词则可以尽情地铺叙衍展,故柳永将“敷陈其事而直言之”的赋法移植于词,或直接层层刻画抒情主人公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或铺陈描绘情事发生、发展的场面和过程,以展现不同时空场景中人物情感心态的变化。
与铺叙相配合,柳永还大量使用白描手法,写景状物,不用假借替代;言情叙事,不需烘托渲染,而直抒胸臆。如《定风波·自春来》不加掩饰地吐露了青年女子的生活愿望,写景状物,运用白描手法,描述十分精细。
④结构巧妙
同时,柳永善于巧妙利用时空的转换来叙事、布景、言情,将一般的人我双方互写的双重结构发展为从自我思念对方又设想对方思念自我的多重空间结构,体现为回环往复式的多重时间结构,如“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54-59] 

柳永后世影响

作为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大词人,柳永对后来词人影响甚大。南北宋之交的王灼即说“今少年”“十有八九不学柳耆卿,则学曹元宠”;又说沈唐、李甲、孔夷、孔榘、晁端礼万俟咏等六人“皆在佳句”,“源流从柳氏来”。即使是苏轼黄庭坚秦观周邦彦等著名词人,也无不受惠于柳永。
柳词在词调的创用、章法的铺叙、景物的描写、意象的组合和题材的开拓上都给苏轼以启示,故苏轼作词,一方面力求在“柳七郎风味”之外自成一家;另一方面,又充分吸取了柳词的表现方法和革新精神,从而开创出词的一代新风。黄庭坚和秦观的俗词与柳词更是一脉相承,秦观的雅词长调,其铺叙点染之法,也是从柳词变化而出;周邦彦慢词的章法结构,同样是从柳词脱胎。 [58] 

柳永人物评价

编辑
黄裳:予观柳氏文章,喜其能道嘉佑中太平气象,如观杜甫诗,典雅文华,无所不有。是时予方为儿,犹想见其俗,欢声和气,洋溢道路之间,动植咸若。令人歌柳词,闻其声,听其词,如丁斯时,使人慨然有感。呜呼,太平气象,柳能一写于乐章,所谓词人盛事之黼藻,其可废耶? [60] 
张端义:①自宣政间,周美成、柳耆卿辈出,自制乐章。②项平斋所训“学诗当学杜诗,学词当学柳词”,扣其所云,杜诗柳词,皆无表德,只是实说。 [61] 
晁无咎:世言柳耆卿曲俗,非也,如《八声甘州》云:“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此真唐人语,不减唐人高处矣。 [62] 
苏轼:人皆言柳耆卿俗,然如“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唐人高处,不过如此。 [63] 
胡寅:词曲者,古乐府之末造也……柳耆卿后出,掩众制而尽其妙,好之者以为不可复加。 [64] 
陈振孙:其(柳永)词格固不高,而音律谐婉,语意妥贴,承平气象,形容曲尽。 [65] 
叶梦得:柳永为举子时,多游狭邪,善为歌辞。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永为辞,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余仕丹徒,尝见一西夏归朝官云:“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 [66] 
陈师道:(柳永词)骫骳从俗,天下咏之。 [67]  ),
王灼:(柳永词)浅近卑俗,自成一体,不知书者尤好之。 [68] 
俞文豹:东坡在玉堂日,有幕士善歌,因问:“我词何如柳七?”对曰:“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苏轼)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 [69] 
严有翼:(柳永词)所以传名者,直以言多近俗,俗子易悦故也。 [70] 
李清照:①有柳屯田永者,变旧声作新声,出《乐章集》,大得声称于世。 [71]  ②露花倒影柳三变,桂子飘香张久成。
周济:清真词多从耆卿夺胎,思力沉挚处,往往出蓝。然耆卿秀淡幽艳,是不可及。 [72] 
陈廷焯:秦写山川之景,柳写羁旅之情,俱臻绝顶,有不可以言语形容者。 [73] 
宋翔凤:耆卿失意无聊,流连坊曲,遂尽收俚俗语编入词中,以便伎人传唱。 [74] 
郑文焯:(柳永词)高浑处不减清真,长调尤能以沉雄之魄,清劲之气,写奇丽之情,做挥绰之声。
刘永济:其通俗之作,本代歌妓抒情,自必为此辈所喜闻乐道者,故其所作,传布极为广泛。 [75] 
夏敬观:耆卿多平铺直叙,清真特变其法,回环往复,一唱三叹,故慢词始盛于耆卿,大成于清真。
吴熊和:在北宋重声乐的时代气氛中,光靠歌词是难以传之遐迩、雅俗共赏的。(柳永词)是得力于新声,即大量新兴曲调的。 [76] 

柳永主要作品

编辑
柳永是北宋前期最有成就的词家,存世词作有《乐章集》;柳永亦善诗文,多佚。 [77-78] 
体裁代表作
诗歌煮海歌》《题中峰寺》《赠内臣孙可久
鹧鸪天·吹破残烟入夜风》《引驾行·红尘紫陌》《玉女摇仙佩·佳人》《彩云归·蘅皋向晚舣轻航》
《古倾杯·冻水消痕》《凤栖梧·蜀锦地衣丝步障》《忆帝京·薄衾小枕天气》《女冠子·断云残雨》
《莲令采·月华收》《二郎神·炎光谢》《鹤冲天·闲窗漏永》
(柳永作品参考资料:《乐章集校注》 [79] 

柳永轶闻典故

编辑

柳永奉旨填词

史载,柳永作新乐府,为时人传诵;仁宗洞晓音律 [80]  ,早年亦颇好其词。 [81]  但柳永好作艳词,仁宗即位后留意儒雅,对此颇为不满。及进士放榜时,仁宗就引用柳永词“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鹤冲天·黄金榜上》)说:“既然想要‘浅斟低唱’,何必在意虚名”,遂刻意划去柳永之名。 [82] 
宋人严有翼亦载有此事,说有人向仁宗推荐柳永,仁宗回复“且去填词”,并说自此后柳永不得志,遂出入娼馆酒楼,自号“奉圣旨填词柳三变”。 [83] 

柳永眠花宿柳

柳永生在一个典型的奉儒守官之家,自小深受儒家思想的系统训练,养成功名
柳永 柳永
用世之志 [5]  ,然而,他一旦出入“秦楼楚馆”,接触到“竞赌新声”,浪漫而放荡不羁的性格便显露出来,因此,青楼成了他常去之处。科举落第后,柳永沉溺烟花巷陌,都市的繁华、歌伎的多情,使柳永仿佛找到了真正的自由生活。
在宋代,歌伎以歌舞表演为生,其表演效果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她们的生活处境。演出效果取决于演技和所演唱的词,演技靠个人的勤奋练习,而词则靠词人填写。 [84]  歌伎为了使自己的演唱吸引观众,往往主动向词人乞词,希望不断获得词人的新词作,使自己成为新作的演唱者,以给听众留下全新的印象,同时也希望通过词人在词中对自己的赞赏来提升名气。柳永落第后,频繁地与歌伎交往,教坊乐工和歌伎填词,供她们在酒肆歌楼里演唱,常常会得到她们的经济资助,柳永也因此可以流连于坊曲,不至于有太多的衣食之虞。 [66]  [85] 
歌伎是柳永词的演唱者和主要歌咏对象,存世柳词中涉及歌伎情感方面的约150首,歌伎激发了柳永的创作热情,满足了他的情感追求,促成了他的创作风格,也奠定了他的文学地位。 [86-87] 

柳永白衣卿相

柳永年轻时应试科举,屡屡落第;即暮年及第,又转官落魄,终官不过屯田员外郎。由于仕途坎坷、生活潦倒,柳永由追求功名转而厌倦官场,沉溺于旖旎繁华的都市生活,以毕生精力作词,并在词中以“白衣卿相”自诩。表面上看,柳永对功名利禄不无鄙视,但骨子里还是忘不了功名,希望走上一条通达于仕途的道路。柳永是矛盾的,他想做一个文人雅士,却永远摆脱不掉对俗世生活和情爱的眷恋和依赖;而醉里眠花柳的时候,他却又在时时挂念自己的功名。然而,仕途上的不幸,反倒使他的艺术天赋在词的创作领域得到充分的发挥。
据传,柳永晚年穷愁潦倒,死时一贫如洗,无亲人祭奠。歌伎念他的才学和痴情,凑钱替其安葬。每年清明节,又相约赴其坟地祭扫,并相沿成习,称之“吊柳七”或“吊柳会”,这种风俗一直持续到宋室南渡。 [88] 

柳永家族成员

编辑
祖父:柳崇,字子高,曾为沙县县丞,有威信,家训甚严。 [1] 
父亲:柳宜,字无疑,曾仕南唐,为监察御史,入宋后任雷泽县令,官至工部侍郎。 [89] 
叔父:柳宣、柳宏等五人,也皆有科第功名。
长兄:柳三复,天禧二年王整榜进士。柳永兄弟三人均擅长诗文,号称“柳氏三绝”。 [90] 
仲兄:柳三接,与柳永同榜登第,官至都官员外郎。
儿子:柳涚,字温之,庆历六年贾黯榜进士,官至大理寺丞。
侄子:柳淇,熙宁八年曾作《宋故郎中柳公墓志》。

柳永后世纪念

编辑

柳永墓葬

有关柳永的史料记载甚缺,其墓址自宋以来就众说纷纭。归纳起来,其说有四:
襄阳说。宋人祝穆记载,柳永卒时,家无余财,由群伎合资葬于襄阳南门外。 [91] 
花山说。据说柳永晚年游历到湖北枣阳,与教坊乐工和歌伎为伴,靠作曲填词度日,后来死在枣阳兴隆一带,歌伎们凑钱将他安葬在花山上。宋人曾达臣、元人陈元靓均持此说。 [92-93]  《枣阳县志》亦记载有:“宋词人柳耆卿墓在兴隆镇花山”。
镇江说。宋人叶梦得曾说,柳永客死润州僧寺,由王和甫(王安礼)掩埋,但未提及葬于何处。 [94]  明代《丹徒县志》载,柳永墓在丹徒土山下 [95]  ;万历《镇江府志》还记载在土山下发现柳永墓志铭残碑;元代镇江籍学者俞希鲁曾说土山改名银山,按此说,柳永墓所在的“土山”,就是银山。 [96]  柳永的故乡福建崇安也支持镇江说,但认为柳永墓位于镇江北固山,并非银山。 [97] 
扬州说。王士祯在《分甘余话》考证说,柳永葬于真州,其墓位于仪征西边的仙人掌,并有诗文印证。 [98-99]  明《隆庆仪真县志》和清《嘉庆扬州府志》都记载柳永墓位在仪征县西七里,接近胥浦,此说似较可信。 [100-101] 

柳永纪念馆

柳永纪念馆位于武夷山风景名胜区武夷宫古街中段,建成于2004年
武夷山柳永纪念馆
武夷山柳永纪念馆(5张)
,占地面积300平方米,是一座三层楼阁式仿宋民间建筑,李锐题写馆额,照壁高悬毛泽东书写的巨幅柳永佳词《望海潮·东南形胜》。
馆前草坪上矗立着柳永的全身铜像,旁边有一方长方形石头,上面刻写:“柳永墓冢抔土还乡记”。纪念馆内设有生平馆、柳词书画馆、《巫山一段云》词意画之馆和《煮海歌》词意画之馆。 [102-103] 

柳永艺术形象

编辑

柳永文学形象

元·戴善甫《柳耆卿诗酒玩江楼》 [104] 
明·冯梦龙《众名姬春风吊柳七》 [105] 
明·邹式金《春风吊柳七》、《风流冢》
明·王元寿《领春风》 [106] 

柳永影视形象

2013年越剧《柳永》,王君安饰演柳永
影视艺术中的柳永
影视艺术中的柳永(21张)
2004年大陆电视剧《书剑情侠柳三变》,林志颖饰演柳永
流行乐曲《白衣》,Darsity填词,河图原唱
流行乐曲《哭三变》,恨醉填词,重小烟原唱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 查看全部
参考资料
  • 1.    王禹偁《柳府君墓碣铭》:王审知据福州,以公(柳崇)补沙县丞......以行义著于州里......诸子诸妇女,勤修礼法......其身训子有如此者。
  • 2.    桑叶按:关于柳永的出生时间和地点,史料没有明确记载,此处从柳永《望江潮》作于弱冠推测。
  • 3.    桑叶按:此说的依据为柳永有多首词皆描述湘中景色,如《玉蝴蝶》、《轮台子》等。
  • 4.    王禹偁《送柳宜通判全州序》::淳化元祀,(柳宜)始以任城宰来抵阙下......且请以文笔自试......是沿汴达淮,浮江湖入湘潭。
  • 5.    《建宁府志》卷三十三:学则庶人之子为公卿;不学,公卿之子为庶人。
  • 6.    王禹偁《柳赞善写真并序》:河东柳宜...年五十有八矣...堂有母思其面,而不得归。浮图神秀为写其真,使其弟持还...又从予乞赞。
  • 7.    李思永.柳永家世生平新考[J].文学遗产.1986年第1期
  • 8.    《词林纪事》:柳永,少读书时,以无名氏《眉峰碧》词题壁,后悟作词章法。
  • 9.    李调元《雨村词话》:诗有游仙,词亦有游仙。人皆谓柳三变《乐章集》工于帷帐淫媟之语,羁旅悲怨之次,然集中《巫山一段云》词,有飘飘凌云之意,人所未知也。
  • 10.    罗大经《鹤林玉露》丙编卷一“十里荷花”条:孙何帅钱塘,柳耆卿作《望海潮》词赠之。
  • 11.    按:此处从唐圭璋柳永“冠年写词赠孙何”之说。
  • 12.    罗大经《鹤林玉露》卷一:此词流播,金主亮闻歌,欣然有慕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遂起投鞭渡江之志。
  • 13.    柳永《玉蝴蝶·渐觉芳郊明媚》:渐觉芳郊明媚,夜来膏雨,一洒尘埃。满目浅桃深杏,露染风裁。银塘静、鱼鳞簟展,烟岫翠、龟甲屏开。殷晴雷。云中鼓吹,游遍蓬莱。 徘徊。集旟前后,三千珠履,十二金钗。雅俗熙熙,下车成宴尽春台。好雍容、东山妓女,堪笑傲、北海尊罍。且追陪 。凤池归去,那更重来。
  • 14.    柳永《临江仙·鸣珂碎撼都门晓》:鸣珂碎撼都门晓,旌幢拥下天人。马摇金辔破香尘。壶浆盈路,欢动一城春。扬州曾是追游地,酒台花径仍存。凤箫依旧月中闻。荆王魂梦,应认岭头云。
  • 15.    杨湜《古今词话》:柳耆卿尝在江淮眷一官妓,临别以杜门为期,既来京师,日久未还,妓有异志...柳因作《击梧桐》...遂终身从耆卿焉。
  • 16.    柳永《倾杯乐·禁漏花深》:禁漏花深,绣工日永,蕙风布暖。变韶景、都门十二,元宵三五,银蟾光满。连云复道凌飞观。耸皇居丽,嘉气瑞烟葱倩。翠华宵幸,是处层城阆苑。龙凤烛、交光星汉。对咫尺鳌山开羽扇。会乐府两籍神仙,梨园四部弦管。向晓色、都人未散。盈万井、山呼鳌抃。愿岁岁,天仗里,常瞻凤辇。
  • 17.    柳永《木兰花慢·拆桐花烂漫》:拆桐花烂漫,乍疏雨、洗清明。正艳杏烧林,缃桃绣野,芳景如屏。倾城。尽寻胜去,骤雕鞍绀幰山郊坰。风暖繁弦脆管,万家竞奏新声。盈盈。斗草踏青。人艳冶、递逢迎。向路傍往往,遗簪堕珥,珠翠纵横。欢情。对佳丽地,信金罍罄竭玉山倾。拚却明朝永日,画堂一枕春醒。
  • 18.    柳永《破阵乐·露花倒影》:露花倒影,烟芜蘸碧,灵沼波暖。金柳摇风树树,系彩舫龙舟遥岸。千步虹桥,参差雁齿,直趋水殿。绕金堤、曼衍鱼龙戏,簇娇春罗绮,喧天丝管。霁色荣光,望 中似睹,蓬莱清浅。时见。凤辇宸游,鸾觞禊饮,临翠水、开镐宴。两两轻舠飞画楫,竞夺锦标霞烂。罄欢娱,歌鱼藻,徘徊宛转。别有盈盈游女,各委明珠,争收翠羽,相将归远。渐觉云海沉沉,洞天日晚。
  • 19.    柳永《合欢带·身材儿》:身材儿、早是妖娆。算风措、实难描。一个肌肤浑似玉,更都来、占了千娇。妍歌艳舞,莺惭巧舌,柳妒纤腰。自相逢,便觉韩价减,飞燕声消。桃花零落,溪水潺湲,重寻仙径非遥。莫道千酬一笑,便明珠、万斛须邀。檀郎幸有,凌云词赋,掷果风标。况当年,便好相携,凤楼深处吹箫。
  • 20.    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
  • 21.    柳永《长寿乐·尤红殢翠》:尤红殢翠。近日来、陡把狂心牵系。罗绮丛中,笙歌筵上,有个人人可意。解严妆巧笑,取次言谈成娇媚。知几度、密约秦楼尽醉。仍携手,眷恋香衾绣被。情渐美。算好把、夕雨朝云相继。便是仙禁春深,御炉香袅,临轩亲试。对天颜咫尺,定然魁甲登高第。待恁时、等著回来贺喜。好生地。剩与我儿利市
  • 22.    《宋史·真宗本纪》:读非圣之书,及属辞浮糜者,皆严谴之。
  • 23.    柳永《鹤冲天·黄金榜上》: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 24.    柳永《如鱼水·帝里疏散》:帝里疏散,数载酒萦花系,九陌狂游。良景对珍筵恼,佳人自有风流。劝琼瓯。绛唇启、歌发清幽。被举措、艺足才高,在处别得艳姬留。浮名利,拟拚休。是非莫挂心头。富贵岂由人,时会高志须酬。莫闲愁。共绿蚁、红粉相尤。向绣幄,醉倚芳姿睡。算除此外何求。
  • 25.    柳永《征部乐·雅欢幽会》:雅欢幽会,良辰可惜虚抛掷。每追念、狂踪旧迹。长只恁、愁闷朝夕。凭谁去、花衢觅。细说此中端的。道向我、转觉厌厌,役梦劳魂苦相忆。须知最有,风前月下,心事始终难得。但愿我、虫虫心下,把人看待,长以初相识。况渐逢春色。便是有、举场消息。待这回、好好怜伊,更不轻离拆。
  • 26.    柳永《引驾行·虹收残雨》:虹收残雨。蝉嘶败柳长堤暮。背都门、动消黯,西风片帆轻举。愁睹。泛画鷁翩翩,鼍隐隐下前浦。忍回首、佳人渐远,想高城、隔烟树。几许。秦楼永昼,谢阁连宵奇遇。算赠笑千金,酬歌百琲,尽成轻负。南顾。念吴邦越国,风烟萧索在何处。独自个、千山万水,指天涯去。
  • 27.    叶梦得《避暑录话》卷下:柳耆卿为举子时,多游狭邪,善为歌辞...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
  • 28.    柳永《轮台子·一枕清宵好梦》:一枕清宵好梦,可惜被、邻鸡唤觉。匆匆策马登途,满目淡烟衰草。前驱风触鸣珂,过霜林、渐觉惊栖鸟。冒征尘远况,自古凄凉长安道。行行又历孤村,楚天阔、望中未晓。念劳生,惜芳年壮岁,离多欢少。叹断梗难停,暮云渐杳。但黯黯魂消,寸肠凭谁表。恁驱驱、何时是了。又争似、却返瑶京,重买千金笑。
  • 29.    柳永《满朝欢》:花隔铜壶,露晞金掌,都门十二清晓。帝里风光烂漫,偏爱春杪。烟轻昼永,引莺啭上林,鱼游灵沼。巷陌乍晴,香尘染惹,垂杨芳草。因念秦楼彩凤,楚观朝云,往昔曾迷歌笑。别来岁久,偶忆盟重到。人面桃花,未知何处,但掩朱扉悄悄。尽日伫立无言,赢得凄凉怀抱。
  • 30.    柳永《引驾行·红尘紫陌》:红尘紫陌,斜阳暮草长安道,是离人、断魂处,迢迢匹马西征。新晴。韶光明媚,轻烟淡薄和气暖,望花村、路隐映,摇鞭时过长亭。愁生。伤凤城仙子,别来千里 重行行。又记得临歧,泪眼湿、莲脸盈盈。消凝。花朝月夕,最苦冷落银屏。想媚容、耿耿无眠,屈指已算回程。相萦。空万般思忆,争如归去睹倾城。向绣帏、深处并枕,说如此牵情。
  • 31.    柳永《一寸金》:井络天开,剑岭云横控西夏。地胜异、锦里风流,蚕市繁华,簇簇歌台舞榭。雅俗多游赏,轻裘俊、靓妆艳冶。当春画,摸石江边,浣花溪畔景如画。梦应三刀,桥名万里,中和政多暇。仗汉节、揽辔澄清,高掩武侯勋业,文翁风化。台鼎须贤久,方镇静、又思命驾。空遗爱,两蜀三川,异日成嘉话。
  • 32.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一十四:十年正月,仁宗有诏云:...诸科十取其二
  • 33.    《崇安县志》:柳三变与兄刘三接同登景祐元年张唐卿榜进士第。
  • 34.    叶梦得《避暑录话》:(柳永)举进士登科,为睦州推官。
  • 35.    柳永《柳初新》:东郊向晓星杓亚。报帝里、春来也。柳抬烟眼,花匀露脸,渐岘绿娇红姹。妆点层台芳榭。运神功、丹青无价。别有尧阶试罢。新郎君、成行如画。杏园风细,桃花浪暖,竞喜羽迁鳞化。遍九陌、相将游冶。骤香尘、宝鞍骄马。
  • 36.    楼钥《范文正公年谱》:是年(景祐元年)公(范仲淹)在苏州,奏请立郡学。
  • 37.    柳永《瑞鹧鸪》:吴会风流。人烟好,高下水际山头。瑶台绛阙,依约蓬丘。万井千闾富庶,雄压十三州。触处青蛾画舸,红粉朱楼。方面委元侯。致讼简时丰,继日欢游。襦温裤暖,已扇民讴。旦暮锋车命驾,重整济川舟。当恁时,沙堤路稳,归去难留。
  • 38.    唐圭璋.唐宋词鉴赏辞典:江苏古籍出版社,1986年12月:P237
  • 39.    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一六:(景祐二年六月)丁巳(初五),诏:幕职、州县官初任未成考者,毋得奏举。先是,侍御史知杂事郭劝言,睦州团练推官柳三变释褐到官才逾月,未有善状,而知州吕蔚遽荐之,盖私之也。故降是诏。
  • 40.    明《嘉庆余杭县志》卷二十一:柳永字,仁宗景祐年间余杭县令,长于词赋,为人风雅不羁,而抚民清净,安于无事,百姓爱之。建X江楼于溪南,公余啸咏。
  • 41.    元·冯福京《昌国州图志》卷六
  • 42.    柳永《迷神引》:一叶扁舟轻帆卷。暂泊楚江南岸。孤城暮角,引胡笳怨。水茫茫,平沙雁、旋惊散。烟敛寒林簇,画屏展。天际遥山小,黛眉浅。旧赏轻抛,到此成游宦。觉客程劳,年光晚。异乡风物,忍萧索、当愁眼。帝城赊,秦楼阻,旅魂乱。芳草连空阔,残照满。佳人无消息,断云远。
  • 43.    柳永《醉蓬莱》:渐亭皋叶下,陇首云飞,素秋新霁。华阙中天,锁葱葱佳气。嫩菊黄深,拒霜红浅,近宝阶香砌。玉宇无尘,金茎有露,碧天如水。正值升平,万几多暇,夜色澄鲜,漏声迢递。南极星中,有老人呈瑞。此际宸游,凤辇何处,度管弦清脆。太液波翻,披香帘卷,月明风细。
  • 44.    宋·王辟之《渑水燕谈录》卷八:柳三变,景祐末登进士第,少有俊才,尤精乐章,后以疾更名永,字耆卿。皇祐中,久困选调,入内都知史某爱其才而怜其潦倒,会教坊进新曲《醉蓬莱》,时司天台奏“老人星见”。史乘仁宗之悦,以耆卿应制。耆卿方冀进用,欣然走笔,甚自得意,词名《醉蓬莱慢》。比进呈,上见首有“渐”字,色若不悦。读至“宸游凤辇何处”,乃与御制《真宗挽词》暗合,上惨然。又读至“太液波翻”,曰:“何不言波澄!”乃掷之于地。永自此不复进用。
  • 45.    叶梦得《避暑录话》:后因晚秋张乐,有使做《醉蓬莱》词以献,语不称旨。
  • 46.    桑叶按:宋制度,初改官必须作县令,称“须入”,以示“亲民。”
  • 47.    柳永《永遇乐》:天阁英游,内朝密侍,当世荣遇。汉守分麾,尧庭请瑞,方面凭心膂。风驰千骑,云拥双旌,向晓洞开严署。拥朱轓、喜色欢声,处处竞歌来暮。吴王旧国,今古江山秀异,人烟繁富。甘雨车行,仁风扇动,雅称安黎庶。棠郊成政,槐府登贤,非久定须归去。且乘闲、孙阁长开,融尊盛举。
  • 48.    桑叶按:柳永逝世时间史无明确记载,此处从柳永之侄柳淇熙宁八年(1075)所撰《墓志》“叔父之卒,殆二十余年”,推测而定。另有1054年、1075之说。
  • 49.    徐度《却扫编》:流俗人尤喜道之
  • 50.    南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二一:尤工于羁旅行役。
  • 51.    郭翠.论柳永羁旅词中的下层文士仕进之路[J].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2013年第5期
  • 52.    王灼《碧鸡漫志》:《离骚》寂寞千载后,《戚氏》凄凉一曲终。
  • 53.    夏敬观《手评乐章集》:耆卿词当分雅俚二类。
  • 54.    刘熙载.艺概.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
  • 55.    吴熊和.唐宋词通论.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年
  • 56.    陶尔夫,诸葛忆兵.北宋词史.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2002年
  • 57.    高锋.花间词研究.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2001年
  • 58.    袁行霈:中国文学史  .广西师范大学[引用日期2014-10-23]
  • 59.    贾芳.柳永俗词研究[D].山西师范大学.2014年4月
  • 60.    宋·黄裳《演山集》卷三十五·《书乐章集后》
  • 61.    张端义《贵耳集》:项平斋自号江陵病叟,余侍先君往荆南,所训学诗当学杜诗,学词当学柳词。扣其所云,杜诗柳词,皆无表德,只是实说。尝为潭教,与帅启云:“擦泪过故人之墓,惊鬓发之皆非;倚杖看祝融之峰,喜山色之如旧。”
  • 62.    吴曾《能改斋漫录》卷一六
  • 63.    赵令畴《侯鳍录》卷7
  • 64.    胡寅《酒边词序》
  • 65.    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
  • 66.    宋·叶梦得《避暑录话》:柳永为举子时,多游狭邪,善为歌辞。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永为辞,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余仕丹徒,尝见一西夏归朝官云: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
  • 67.    北宋·陈师道《后山诗话》
  • 68.    王灼《碧鸡漫志》卷二
  • 69.    《历代诗馀》卷一百十五引俞文豹《吹剑录》
  • 70.    严有翼《艺苑雌黄》
  • 71.    李清照《词论》:逮至本朝,礼乐文武大备。又涵养百余年,始有柳屯田永者,变旧声作新声,出《乐章集》,大得声称于世;虽协音律,而词语尘下。
  • 72.    周济《宋四家词选》
  • 73.    清·陈廷焯《词坛丛话》
  • 74.    宋翔凤《乐府余论》
  • 75.    刘永济《唐五代两宋词简析》
  • 76.    吴熊和《唐宋语调的演变》
  • 77.    叶梦得《避暑录话》卷三:永亦善为他文辞。
  • 78.    宋·周辉《清波杂志》:柳耆卿为文甚多,皆不传世。
  • 79.    柳永,薛瑞生校注.乐章集校注:中华书局,2012年6月19日
  • 80.    《宋史·乐志》:仁宗洞晓音律,每禁中度曲,以赐教坊。
  • 81.    陈师道《后山词话》:柳三变游东都南北二巷,作新乐府,骫骫从俗,天下咏之,遂传禁中。仁宗颇好其词,每对酒,必使侍从歌之再三。
  • 82.    吴曾《能改斋漫录》卷十六:仁宗留意儒雅,务本理道,深斥浮艳虚美之文。初,进士柳三变,好为淫冶讴歌之曲,传播四方,尝有《鹤冲天》词云:“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及临轩放榜,特落之,曰:“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景祐元年方及第。后改名永,方得磨勘转官。
  • 83.    严有翼《艺苑雌黄》:当时有荐其才者,上曰:“得非填词柳三变乎?”曰:“然。”上曰:“且去填词。”由是不得志,日与狷子游娼馆酒楼间,无复检约,自陈云:“奉圣旨填词柳三变”。
  • 84.    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北宋有无谓之词以应歌。
  • 85.    南宋·罗烨《醉翁谈录》丙集·卷二:耆卿居京华,暇日遍游妓馆。所至,妓者爱其有词名,能移宫换羽;一经品题,身价十倍。妓者多以金物资给之。
  • 86.    陈登平.歌妓在柳永词创作中的作用[J].厦门教育学院学报.2005年3月
  • 87.    曾大兴.柳永和他的词:中山大学出版社,2001年:p32
  • 88.    王馨.柳永词传——秦楼狂客的浅斟低唱:文汇出版社,2013年1月:262-266
  • 89.    王禹偁《小畜集》卷二十《送柳宜通判全州序》
  • 90.    《崇安县志》《宋诗纪事·小传》:皆工文艺,号“柳氏三绝”。
  • 91.    祝穆《方舆胜览》:柳永卒于襄阳,死之日,家无余财,群妓合资葬于南门外。每春日上冢,谓之“吊柳七”。
  • 92.    曾达臣《独醒杂志》:耆卿墓在枣阳县花山,每岁清明词人集其下,为吊柳。
  • 93.    陈元靓《岁时广记》:(柳永)掩骸僧舍,京西妓者鸠钱葬于县花儿山,其后遇清明日,游人多狎饮坟墓之侧,谓之吊柳七。
  • 94.    叶梦得《避暑录话》:(柳永)终屯田员外郎,死旅,殡润州僧寺,王和甫为守时,求其后不得,乃为出钱葬之。
  • 95.    明·正德《丹徒县志》:屯田郎柳永墓在(丹徒)土山下。
  • 96.    元·俞希鲁所撰《至顺镇江志》卷七:土山,在县西江口,俗呼竖土山。旧与蒜山相属,今改名银山。
  • 97.    崇安柳永纪念馆有石刻“柳永墓冢抔土还乡记”,碑文云“柳永仙冢抔土自镇江北固山分移至此“。
  • 98.    王士祯《分甘余话》:相传柳耆卿卒于京口,王和甫葬之,今仪征西地名仙人掌有柳墓,则是葬于真州,非润州也。
  • 99.    王士祯《真州绝句》:江乡春事最堪怜,寒食清明欲禁烟。残月晓风仙掌路,何人为吊柳屯田。
  • 100.    明《隆庆仪真县志》免谈考:柳耆卿墓在县西七里近胥浦。
  • 101.    清《嘉庆扬州府志》冢墓:屯田员外郎柳耆卿墓在仪征县西七里近胥浦”。据此,柳永墓在仪征胥浦较为可信。
  • 102.    柳永故里寻柳永  .福建日报[引用日期2014-10-23]
  • 103.    柳永纪念馆  .武夷山政府网[引用日期2014-10-23]
  • 104.    按:此本,洪楩《清平山堂话本》收录;徐渭《南词叙录》“宋元旧篇”录为《柳耆卿花柳玩江楼》
  • 105.    明·冯梦龙《喻世明言》卷十二
  • 106.    杨忠谦.有关柳永的戏曲小说作品考论[J].重庆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3月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文学家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