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辛

(商朝末代君主)

编辑 锁定
帝辛(约前1105年-前1046年?),子姓,名受 [1-2]  (一作受德), [3]  商朝末代君主,帝乙少子,世称“纣”、“商纣王”。夏商周断代工程将其在位时间推定为三十年(前1075年-前1046年)。 [4-5] 
帝辛在位期间,在内营建朝歌、加重赋敛、严格周祭制度、改变用人政策、推行严刑峻法,对外屡次发兵攻打东夷诸部落。其种种举措既在统治集团内部引发矛盾,也动摇了商王朝的统治基础。牧野之战,商军被周武王所率诸侯联军击败,帝辛身死,商朝灭亡。
在传统史学叙述中,帝辛沉湎酒色、穷兵黩武、重刑厚敛、拒谏饰非,是与夏桀并称“桀纣”的典型暴君 [6]  ,终致众叛亲离、身死国灭,相关典故有酒池肉林炮烙之刑牝鸡司晨等。后世就此存在争议。
(概述图来源:《帝鉴图说》 [7-8] 
人物关系
纠错
关闭纠错
  • TA说
因为《封神演义》的传播,周文王姬昌被囚羑里之事众所周知,然而,仔细揣摩,不难发现这一事件背后有着不少疑团。...详情
相关新闻
内容来自
本    名
子受(一作子受德)
别    称
帝辛、辛、纣、受德、受德辛、殷辛、后辛等
所处时代
商朝
民族族群
商人
出生时间
约前1105年
去世时间
前1046年(有争议)
主要成就
击败东夷
在位时间
前1075年-前1046年(有争议)

帝辛人物生平

编辑

帝辛继位为君

辛是帝乙的小儿子 [3]  ,兄长为微子启。微子启因母亲地位低贱,不能继承王位,而辛作为嫡子被立为继承人。帝乙二十六年(约前1076年),帝乙逝世,辛继位,这就是帝辛,天下都称之为“纣”。 [9] 

帝辛巡游征伐

帝辛二年
关于帝辛的部分青铜器铭文拓片
关于帝辛的部分青铜器铭文拓片(10张)
(即“帝辛二祀”,一“祀”约相当于一个太阳年,下同; [10-11]  约前1074年),帝辛命令邲其去夆地发布政令,在雍地田猎,并赠送夆地酋首一双兽皮。 [12]  (据二祀卣铭文,真伪曾有争议 [13]  [14]  [15] 
帝辛四年(约前1072年),商历四月乙巳日,帝辛下令祭祀父亲文武帝乙;适逢大乙(成汤)的翌祭(周祭的五种形式之一)之日,帝辛又在此后三日连续举行祭礼。帝辛为祭奠者,邲其陪王行祭。 [16]  (据四祀卣铭文,真伪曾有争议 [13]  [17]  [14]  [15] 
帝辛十年(约前1066年),帝辛征伐夷方,商军进至淮水流域的攸国,与攸国攸侯喜合兵进攻,击败夷方军。帝辛十一年(约前1065年),返回商都附近,前后费时达250天。 [18] 
帝辛十五年(约前1061年),帝辛复征夷方,一说这次征伐在帝辛十四年(约前1062年)十月即已开始,延续至帝辛十五年(约前1061年)四月,历时约九个月。 [19] 
帝辛二十五年(约前1051年),商历六月庚申日(羽祭之日),帝辛在阑(一释“管” [20]  )地,赏赐随从他的宰椃(“宰”为官名 [21]  )贝五朋。 [22] 

帝辛内政不修

荒淫征敛
帝辛天资聪颖,有口才,行动迅速,接受能力很强,而且气力过人,能徒手与猛兽格斗。他的智慧足可以拒绝臣下的谏劝,他的话语足可以掩饰自己的过错。他凭着才能在大臣面前夸耀,凭着声威到处抬高自己,认为天下所有的人都比不上他。他嗜好喝酒,放荡作乐,宠爱女人。他特别宠爱妲己,一切都听从妲己的。他让乐师涓为他制作了新的俗乐,北里舞曲,柔弱的歌。他加重赋税,把鹿台钱库的钱堆得满满的,把钜桥粮仓的粮食装得满满的。他多方搜集狗马和新奇的玩物,填满了宫室,又扩建沙丘的园林楼台,捕捉大量的野兽飞鸟,放置在里面。他对鬼神傲慢不敬。他招来大批戏乐,聚集在沙丘,用酒当做池水,把肉悬挂起来当做树林,让男女赤身裸体,在其间追逐戏闹,饮酒寻欢,通宵达旦。 [23] 
囚禁西伯
帝辛如此荒淫无度,百姓们怨恨他,诸侯有的也背叛了他。于是他就加重刑罚,设置了叫做炮格(又作“炮烙”)的酷刑。 [24]  帝辛又任用姬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个美丽的女儿,献给了帝辛,她不喜淫荡,帝辛大怒,杀了她,同时把九侯也施以醢刑(剁成肉酱)。鄂侯极力强谏,争辩激烈,结果鄂侯也遭到脯刑(被制成肉干)。姬昌闻见此事,暗暗叹息。崇侯虎得知,向帝辛去告发,帝辛就把囚禁在羑里 [25]  姬昌的僚臣闳夭等人,找来了美女奇物和好马献给帝辛,帝辛才释放了他。西伯获释后,向帝辛献出洛水以西的一片土地,请求废除炮烙之刑。帝辛答允了他,并赐给他弓箭大斧,使他能够征伐其他诸侯,这样他就成了西部地区的诸侯之长,即西伯昌 [26] 
帝辛任用费仲管理国家政事。费仲善于阿谀,贪图财利,殷国人都不来亲近。帝辛又任用恶来,恶来善于毁谤,喜进谗言,诸侯因此与商越发疏远了。 [26] 
西伯回国,暗地里修养德行,推行善政,不少诸侯背叛了帝辛而来归服西伯。西伯的势力更加强大,帝辛因此渐渐丧失了权势。比干劝说帝辛,帝辛不听。商容是一个有才德的人,百姓们敬爱他,帝辛却黜免了他。 [27] 
西伯戡黎
后来,西伯攻打黎国(《史记》作“饥国”,此据《尚书》)并
《钦定书经图说》所绘纣王暴政及众叛亲离情形
《钦定书经图说》所绘纣王暴政及众叛亲离情形(9张)
将它灭亡,帝辛的大臣祖伊听说后既怨恨周国,又非常害怕,于是跑到帝辛那里去报告说:
“天子!上天已经断绝了我们殷国的寿运了。不管是能知天吉凶的人预测,还是用大龟占卜,都没有一点好征兆。我想并非是先王不帮助我们后人,而是大王您荒淫暴虐,以致自绝于天,所以上天才抛弃我们,使我们不得安食,而您既不揣度了解天意,又不遵循常法。如今我国的民众没有不希望殷国早早灭亡的,他们说:‘上天为什么还不显示你的威灵?灭纣的命令为什么还不到来?’大王您如今想怎么办呢?” [28]  [27] 
帝辛说:“我生下来做国君,不就是奉受天命吗?”(也有观点认为,应理解作:“我命不在天,何必担心!” [29]  )祖伊反驳说:“唉!您的过失很多,又懒惰懈怠,高高在上,难道还能向上天祈求福命吗?殷商行将灭亡,要指示您的政事,不可不为您的国家努力啊!” [28]  祖伊回去后说:“纣已经无法规劝了!” [27] 
离心离德
西伯昌死后,周武王率军东征,到达盟津时,诸侯背叛帝辛前来与武王会师的有八百国。诸侯们都说:“是讨伐纣的时候了!”周武王说:“你们不了解天命。”于是又班师回国了。 [30] 
帝辛更加淫乱,毫无止息。微子曾多次劝谏,帝辛都不听,微子就和太师、少师商量,然后逃离了殷国。比干却说:“给人家做臣子,不能不拼死争谏。”就极力劝谏。帝辛大怒,说:“我听说圣人的心有七个孔。”于是剖开比干的胸膛,挖出心来观看。箕子见此情形很害怕,就假装疯癫去给人家当了奴隶。纣知道后又把箕子囚禁起来。殷国的太师、少师拿着祭器、乐器,急急逃到周国。 [31]  周武王得知帝辛统治集团分崩离析,王族重臣比干被杀,箕子被囚,微子出奔,见时机已到,即率诸侯联军伐商。 [32]  (《中国史稿》称,此时帝辛正以其主力对东夷采取军事行动,而这也给武王伐商创造了机会; [33]  就此,学术界存有争议。 [34-35] 

帝辛身死国灭

主词条:牧野之战
约帝辛二十九年(约前1047年),周军出师伐商。 [18] 
约帝辛三十年(约前1046年),周军行孟津之誓。帝辛派出
牧野之战形势图 牧野之战形势图
军队在牧野进行抵抗。周历二月二十二日甲子那一天(一说前1046年1月20日) [18]  ,帝辛的军队被打败,其原因可能与帝辛一方前敌部队倒戈有关。 [36]  帝辛逃到鹿台,穿上他的宝玉衣,跑到火里自焚而死。周武王赶到,砍下他的头,挂在白旗竿上示众。 [37]  后世有学者认为,自焚与斩首存在矛盾,帝辛应是被斩首而死。 [38] 
帝辛死后,周武王又处死了妲己,释放了箕子,修缮了比干的坟墓,表彰了商容的里巷,让帝辛之子武庚(禄父)继位,并责令他施行盘庚的德政。此后,殷商成为周的属国。 [39]  周成王即位后,武庚因与管叔蔡叔联合叛乱而被杀,周改封微子于宋国,来延续殷的后代。 [40-41] 

帝辛为政举措

编辑

帝辛总述

帝辛在位期间,在内政上有明显调整,这些多被作为帝辛的恶政记录下来,但后世学者也从中解读出了新的意涵并做分类讨论,包括政治上的政策和制度调整、对朝歌的营建和可能的迁都,以及经济上的搜刮政策和糜耗浪费等。在对外政策上,帝辛继续进行对东夷的战争,其他见载史册的战争还有很多。所有这些,都未能挽救商朝,甚至适得其反,加速了商朝的衰亡。

帝辛政治

制度调整
有学者对帝辛的种种罪行、恶政作了新的解读,认为是政治变革之举。例如,将“不敬神”解读为他“反对神权”、“改革旧俗”,将其“任用罪人”、不重用贵族,理解为“打破奴隶主贵族‘世袭’制”、“从中下层提拔了一批新人”以“为其革新路线服务”。 [42] 
《商代史》亦认为帝辛进行了完善制度的尝试,包括:
  • 变更用人制度,重用“小臣”集团,提拔了一批非世官大族的人员,见于史籍的有飞廉恶来费中、左疆等;
  • 加强对外服的控制,具体有将西伯昌等三人任命为三公、羁縻于朝廷,以及举行军事演习等举措;
  • 推行法律改革,通过法律惩罚的方式使内、外服各族人口脱离族组织而纳入自己的直接掌控之中,从而扩大自己直接控制的人口数量、削弱贵族势力,同时以严刑峻法镇压贵族反抗;
  • 严格推行周祭制度,固定和缩小致祭神灵的范围,以此疏远旧贵族,等等。 [43] 
但是,在学术下移尚未发生的时代,帝辛提拔的人员对商王朝典章不熟,加之出身较低,缺乏政治经验,唯帝辛马首是瞻,破坏了政治体系的稳定性。而排挤世官大族的做法也导致商王朝内部离心离德。 [43]  统治集团的分崩离析,对于商王朝的灭亡起了加速作用。 [44] 
营建朝歌
多种传世文献反映出,帝
商代黄河长江中下游地区(《中国史稿地图集》) 商代黄河长江中下游地区(《中国史稿地图集》)
辛在朝歌(即原沬邑,今河南淇县)拥有琼室鹿台玉门、酒池肉林等活动场所,其中有的是帝辛所营建或扩建的; [45]  不过帝辛是否迁都于朝歌,史学界则存在争议:①传世的《古本竹书纪年》有盘庚迁殷后商王朝“更不徙都”的记载, [46]  不过,后世有部分学者怀疑相关文字是“以张守节释《史记》语为《纪年》本文”; [47]  ②一说,殷商于帝辛之父帝乙时徙都沬邑 [48]  ③一说,帝辛可能迁都于朝歌。 [45]  [49] 
有支持帝辛徙都说的学者推测,纣王对朝歌的营建早已开始,但迁都应是在其在位晚期,其目的可能是为了规避周戡黎(今长治附近)、伐邘(今沁阳)后对位于今安阳的殷都所形成的两面夹击的形势,并借此喘息之机再次对东夷用兵,但由于周消灭崇侯虎、占崇国(约在今西安沣水西),打开了沿渭水东进灭商的道路,使帝辛的计划落空。 [45] 

帝辛经济

传世文献反映出,帝辛在位期间,加强了聚敛、搜刮的力度。其臣子中费仲能够敛财,而胶鬲亦被认为与鱼盐交易有关。 [50]  帝辛大兴土木,挥霍无度。此外,他还失民于时, [50]  长年劳师远征,影响农业生产;而以他为代表的统治阶级大量酗酒,又可能会造成粮食的大量消耗。 [18] 
总之,帝辛的搜刮与骄奢,激化了社会矛盾,阶级斗争日益尖锐。 [44]  [51] 

帝辛军事

传世文献中有关于帝辛在黎地和渭水一带举行军事演习 [52-53]  、讨伐有苏氏 [54]  [55]  、征讨东夷 [56]  [57]  等军事行动的记载。甲骨文所反映的,则有帝辛东征“夷方”(旧释“人方”)的史实。例如“十五祀王来征夷方” [19]  、“伐夷方无敄”(一说即属于十祀征夷方)等, [18]  而以“帝辛十祀征夷方”为著名。
十祀征夷方
关于“十祀征夷方”的出征时间,李学勤判断,帝辛“九祀二月”时已有夷方大出侵犯的迹象,商王朝开始准备,十祀九月正式出征,该祀十二月为战事第一阶段,而十一祀正月为第二阶段。 [58]  《商代史》统计的时间则为250日。在这次军事行动中,战事只是一部分,此外也包括相当多的巡狩活动。 [59] 
关于出征的主要区域,主要有山东和淮水流域两种说法。(另有陕西渭水流域说,但可信度相对较低 [60] 
山东说以李学勤为代表。他结合青铜器铭文,考证出征路线为兖州—新泰—青州—潍坊; [61]  此外,他认为这次出征是在夷方侵犯商的迹象显现后着手发动的, [58]  亦即带有防御性。另有学者结合鲁北出土的盔形器等考古资料,提出帝辛的行动目的是控制该地包括海盐在内的丰富资源。 [62]  也有学者指出,此类军事活动与将东夷纳入商王朝文化圈、满足帝辛的征服欲有关。 [59] 
郭沫若、陈梦家、陈秉新等人则认为,本次征讨的夷方应在淮水流域(今安徽一带)而非山东;董作宾曾认为伐夷方所至之地可考的都在山东,但后来也将征夷方的终点排在淮水之南。《商代史》综合考古资料,也持这种观点。 [18]  关于其目的,有观点认为除帝辛满足自己欲望的需要外,也与获取南方铜矿资源以及纳贡与俘虏有关。 [63] 
征讨战果
郭沫若主编的《中国史稿》认为,帝辛承继了帝乙的战功,最终平定了夷方(据叔向 [56]  ),并获得大批俘虏(据苌弘所引《大誓 [64]  ),这些战争虽有其掠夺性的一面,但对先进的中原文化向淮河、长江流域的传播(郭主张帝辛所征夷方位于南方淮水流域一带)以及奠定中国统一的规模,都起了一定作用。同时,《中国史稿》也承认这些战争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加重了人民的负担。 [33] 
总体看,帝乙、帝辛时期战争频仍,商虽大多取得了胜利,达到了预期目的,但给社会经济发展和黄河流域人民的生活带来不利影响, [18]  也透支了殷商的国力,并造成国内空虚,给武王征商留下可乘之隙, [59]  埋下了商王朝灭亡的种子。 [18] 

帝辛人物评价

编辑
祖伊:①非先王不相我后人,惟王淫戏用自绝。②乃罪多,参在
帝辛在班固《汉书·古今人表第八》中名列“下下”等(元大徳本) 帝辛在班固《汉书·古今人表第八》中名列“下下”等(元大徳本)
上,乃能责命于天?殷之即丧,指乃功,不无戮于尔邦! [65] 
父师:天毒降灾荒殷邦,方兴沈酗于酒,乃罔畏畏,咈其耇长旧有位人。 [66] 
箕子:彼狡僮兮,不与我好兮! [67] 
姬发:①今殷王纣乃用其妇人之言,自绝于天,毁坏其三正,离逷其王父母弟,乃断弃其先祖之乐,乃为淫声,用变乱正声,怡说妇人。 [68]  ②今商王受无道,暴殄天物,害虐烝民,为天下逋逃主,萃渊薮 [69] 
姬旦:在今后嗣王,酣,身厥命,罔显于民祗,保越怨不易。诞惟厥纵,淫泆于非彝,用燕丧威仪,民罔不衋伤心。惟荒腆于酒,不惟自息乃逸,厥心疾很,不克畏死。辜在商邑,越殷国灭,无罹。弗惟德馨香祀,登闻于天;诞惟民怨,庶群自酒,腥闻在上。 [70] 
祭公谋父:商王帝辛,大恶于民,庶民不忍,欣戴武王,以致戎于商牧。 [71] 
栾书:纣之百克,而卒无后。 [72] 
墨子》:昔者殷王纣贵为天子,富有天下,上诟天侮鬼,下殃傲天下之万民,播弃黎老,贼诛孩子,楚毒无罪,刳剔孕妇,庶旧鳏寡,号啕无告也。 [73] 
子贡:帝辛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74] 
孟子:①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75]  ②纣之去武丁未久也,其故家遗俗,流风善政,犹有存者;又有微子、微仲、王子比干、箕子、胶鬲皆贤人也,相与辅相之,故久而后失之也。 [76]  ③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 [77] 
司马迁:①帝辛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好酒淫乐,嬖於妇人。 [78]  ②夏桀、殷受手搏豺狼,足追四马,勇非微也;百战克胜,诸侯慑服,权非轻也。······及其威尽势极,闾巷之人为敌国,咎生穷武之不知足,甘得之心不息也。 [79]  ③帝辛湛湎,诸侯不享。 [80] 
夏侯湛:纣乱太熟烂矣,武王乃往伐之。(《新论》) [81] 
司马贞:帝辛淫乱,拒谏贼贤。(《史记索隐》) [78] 
朱熹:民苦虐政之甚,异于纣之犹有善政。 [82] 
毛泽东:①把纣王、秦始皇、曹操看作坏人是错误的,其实纣王是个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他经营东南,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起来,在历史上是有功的。纣王伐徐州之夷,打了胜仗,但损失很大,俘虏太多,消化不了,周武王乘虚进攻,大批俘虏倒戈,结果使商朝亡了国。 [83-84]  [85]  (又见《毛泽东文集》,文字略异 [86]  )②商纣王是很有本领的人。周武王把他说得很坏。他的俘虏政策做得不大好,所以以后失败了。 [84] 
郭沫若:①偶来洹水忆帝辛,统一神州肇此人。 [87]  (《访安阳殷墟》,初版见 [88]  )②东夷渐居淮岱土,殷辛克之祸始除。百克无后非战罪,前途倒戈乃众俘。······殷辛之功迈周武,殷辛之罪有莫须。(《观圆形殉葬坑》) [89]  ③中华民族之能向南发展,是纣王的功劳。 [90]  ④他对东南的经营,使以后中原文化逐渐发展到了东南。我国现在江苏西北部和长江流域的最初开发,帝辛是有过功绩的。但是帝辛也是一个暴虐淫侈的国王······在这种情况下,奴隶、平民和奴隶主贵族的矛盾,商朝与所属各方国的矛盾达到空前尖锐的程度。 [33] 

帝辛轶事典故

编辑

帝辛酒池肉林

据《史记·殷本纪》记载,商纣王以酒为池,悬肉为林,通夜饮酒作乐。后世用“酒池肉林”形容生活奢侈、荒淫无度,也形容酒肉极多、筵席奢华, [91-92]  例如《汉书》在记载汉武帝款待西域使者的丰厚时,也使用了“酒池肉林”一词。 [93] 

帝辛炮烙之刑

《封神演义》书前版画《商王无道造炮烙》 《封神演义》书前版画《商王无道造炮烙》 [94]
荀子·议兵》称,帝辛曾设“炮烙刑”。 [95] 吕氏春秋·季秋纪 [96]  和《淮南子 [97]  也都有关于帝辛时曾存在炮烙之刑以及姬昌请求将之废除的说法。《史记·殷本纪》则记载帝辛设置了叫做炮格的酷刑,后在姬昌的建议下将该刑废除。 [98] 
对于这种刑罚的具体方式,后世有不同观点。一说是在架立的铜柱上涂抹膏状物,下面烧旺炭火,强制人在铜柱上行走,脚烫滑, 人即跌入炭火烧死;或强制人抱着烧红的铜柱,活活烙死。 [99] 列女传》即持这种观点,并称这是商纣王取悦于妲己的方法。 [100]  而邹诞生《史记集注》则认为该刑罚是在铜制网格之下放置炭火,让犯人在网格上行走。 [101] 
《韩非子·喻老》也提到帝辛“设炮烙” [102]  ,但据俞樾的观点, [103]  此“炮烙”系指烤肉用的铜格,并非刑罚。 [104] 

帝辛七窍之心

比干遭剖心 比干遭剖心
《史记·殷本纪》记载,帝辛怒于比干的劝谏,说:“我听说圣人的心有七个孔。”于是剖开比干的胸膛,挖出心来观看。 [31] 
《列女传》称,比干是因帝辛宠幸妲己而进谏的,却被帝辛认为是口出妖言。妲己说:“我听说圣人的心有七窍。”于是将比干剖胸挖心。 [105] 
《封神演义》对史书记载进行了进一步的演绎,在第二十六回《妲己设计害比干》中叙述了妲己与胡喜媚联手,以索取玲珑七窍之心(七窍玲珑心)为名,逼比干剖开自己的胸膛的故事。 [106] 

帝辛牝鸡司晨

姬发讨伐帝辛之前,曾历数帝辛的罪过,其中说到:“古人有话说:‘母鸡没有早晨打鸣的;如果母鸡在早晨打鸣,这个人家就会衰落。’” [107]  “母鸡在早晨打鸣”,比喻的是帝辛听信妇人之言、让妇人当家做主,这后来形成了一个成语,即牝鸡司晨
此外,与帝辛相关的成语典故,还有暴殄天物(《尚书·牧誓 [69]  )、离心离德(《尚书·大誓》,转引自《左传》昭公二十四年 [64]  )、独夫民贼(《孟子》等)、靡靡之音(《韩非子·十过 [108]  )、倒戈相向(“反戈一击”,《史记·周本纪》 [68]  、《伪古文尚书·武成》 [109]  )、沉湎酒色恶贯满盈奇技淫巧(分见于《伪古文尚书·泰誓》上中下三篇 [110]  )等。

帝辛亲属成员

编辑
父亲:帝乙
兄弟:宋微子,即微子启,一说为帝辛的庶兄、帝乙的长子, [9]  [111]  ,《吕氏春秋》还称其为帝辛的同母长兄(但出生时其母尚非帝乙正妻) [3]  ,而《孟子·告子上》则称其为帝辛的叔父 [112]  [113]  (但赵岐注又称之为帝辛的兄弟) [114]  ;另有兄弟宋微仲(《吕氏春秋》称其名中衍,为帝辛之兄 [3]  [67] 
妃子:妲己(见于《国语》 [54]  、《史记》及《列女传》)
儿子:武庚(禄父) [39] 
此外,帝辛还有“亲戚”箕子和“王子比干”。其中,马融王肃认为箕子为帝辛叔父,服虔杜预则称他为帝辛之庶兄; [67]  王子比干据《孟子·告子上》为帝辛的叔父, [112]  [113]  但该句的赵岐注文又称之为帝辛的兄弟。 [114] 

帝辛人物争议

编辑

帝辛称号性质

帝辛有诸多异称:辛,帝辛(商王帝辛 [71]  [115]  ),受,帝辛受,受德,受德辛,殷辛,后辛,纣(商王纣 [116]  、殷王纣 [117]  ),殷纣,商纣,帝纣,等等。 [50] 
“王”与“帝”,都是商代最高统治者的称呼,但“帝”同时也指上帝。殷人认为商王死后可以“升天配帝”,商王祭祀先祖时对其先王也称为“帝”, [115]  他们宣称自己是上帝的嫡系子孙, [33]  借助“上帝”与人间“下帝”的配合,便利自己的统治。 [115] 
关于辛字,郑玄认为是纣王之名。 [118]  后世学界对于此类出现在商王名号中末尾的天干(“日名” [119]  ),存在生日、庙主、祭名、死日等多种说法。 [120] 
关于“纣”,有“谥号”(蔡邕 [121]  高诱 [122] 裴骃史记集解 [78]  [123]  )、“先号后谥”(生前作为称号而死后作为谥号,如杜佑通典 [124]  )、“生前称号”等多种说法。据研究,商人没有标准意义上的谥号制度,《左传》中宋国大夫无谥号,被解释为是继承殷商制度的表现; [125]  当代学术界讨论的可能与谥号存在关联的商王尊号,主要是卜辞中的“文”、“武”(例如“武丁”、“文武帝”)等 [126]  以及日名 [119]  ,也并不涉及“纣”。郑玄孔颖达持生前称号的观点,即帝辛有“受”或“受德”之名,二者与“纣”声音相近,发生转化,而“纣”本来也没有不好的含义,只是后人因帝辛恶行而附会字意,使之带有贬义。 [118]  这是一种相对合理的说法。 [127] 

帝辛在位时间

关于帝辛的在位时间,《帝王世纪》和《皇极经世书》均作三十二年(从帝乙去世次年起算), [81]  [128]  《今本竹书纪年》声称为五十二年。 [55]  此外,还有在位六十三年 [129]  等的说法。
夏商周断代工程将牧野之战定在前1046年1月20日,从而确定了帝辛末年。至于帝辛早年,该工程通过青铜器排出帝辛元祀至十一祀祀谱,并认为帝辛二祀的正月初一应为丙辰 [130]  或庚巳,结合岁首和月首的可能情况,认为帝辛元年有前1085年、1080年、1075年、1060年等可能。而所确认的收入帝辛祀谱的青铜器,纪年最靠后的(宰椃角)为二十五祀,两相对照,结合牧野之战的时间,帝辛元年以前1075年最有可能(帝乙于前1076年去世,该年仍按帝乙纪年 [131]  )。这样,该工程专家组认为,帝辛在位按所占公历年(前1075年-前1046年)计算,共三十年。 [4]  不过,仍有不同意见存在。 [132] 

帝辛罪行虚实

《尚书·牧誓》记载了周武王对帝辛的指控,包括听信妇人的话而对祖
彩绘《帝鉴图说》卷一《妲己害政》 彩绘《帝鉴图说》卷一《妲己害政》 [133]
宗的祭祀不问、轻视并遗弃同祖的兄弟不用而只重用四方重罪逃亡的人、对百姓暴虐无道等。 [134]  而随着时间推移,文献中记载的纣王的罪行越来越丰富、具体。这些罪行,引起后世部分学者的质疑与反驳。
想象附会说
有观点认为,帝辛的罪行中有很多想象、附会的因素,并且是逐渐累积而成的。
先秦时,子贡已怀疑帝辛的罪行中有一部分是由于他作为失败者而被强加的。 [74]  孟子尽管批判纣王为“一夫”,但认为帝辛在位时尚有贤人辅佐和善治遗风,因此仍可以维持较长时间的统治。 [76]  朱熹注《孟子》,也称帝辛时仍有善政。 [82]  (见“人物评价”)
宋人罗泌在《路史》中比较了史书中桀纣二君的事迹,认为其中的重合部分存在附会的因素;又梳理各类文献,认为存在增衍、夸大的情况。他最后说:“故凡言桀纣之事者,吾不敢尽信也。” [135] 
在近现代,古史辨派创始人顾颉刚撰有《纣恶七十事发生的次第》,文中列举纣的罪行,其中出于《尚书》六项,战国增加二十项,西汉增二十一项,东晋增十三项。流传下来的纣恶事实上是层累积叠地发展的,时代愈近,纣罪愈多,也愈不可信。 [136]  有学者根据帝辛时的甲骨文资料,认为“纣时的制作、田猎、征伐、祭祀,莫不整齐严肃”,或许是英明之主,而最终的败亡则可能与争战过度及本人衰老有关。 [129]  郭沫若也说:“武王克殷实侥幸,万恶朝宗集纣躯。”并呼吁道:“殷辛之名当恢复,殷辛之冤当解除。” [89] 
文化差异论
有论者认为,对帝辛的某些罪行可以做不同于传统的理解,例如:所谓帝辛爱酗酒,无非殷人本好酒,而帝辛酒量或许特别大些;所谓听信妇言,亦是人们少见多怪,商朝女性本就活跃,不乏武丁时代妇好那样的巾帼英杰。 [137]  商、周的文化存在差异。后世不仅沿用周政权的说法看待帝辛,而且还沿用周文化的视角来看待商文化下帝辛的举动,这也成为对帝辛负面评价虚增的原因。 [138] 
总体可信论
不过,也有学者主张传统史学叙事的基本面并没有错。例如白寿彝主编的《中国通史》在分析《诗经·大雅》中的《荡》这首诗 [139]  时评论道:“这种出于敌国诗人之口的诗歌,虽然不免有其夸大夫真之处,但结合商来历史来看,似非全系诽谤之词。” [51]  还有观点认为,帝辛虽非一无是处,但确实称得上“暴君”。 [140] 

帝辛史料记载

编辑
传世文献:《古本竹书纪年》 [47]  ,《今本竹书纪年》(学界通说属伪书) [55]  ,《今文尚书》之《西伯戡黎 [65]  、《微子 [66]  、《牧誓 [141]  、《酒诰 [70]  、《召诰 [142]  、《立政 [143]  ,今本《古文尚书》(学界通说属伪书)之《泰誓 [110]  、《武成 [109]  ,《逸周书》之《克殷》 [144]  、《世俘》 [116]  ,《诗经·大雅·荡》 [139]  ,《史记》之《殷本纪》 [78]  、《周本纪》 [68]  、《宋微子世家》 [145]  等。
甲骨文资料:甲骨文黄组卜辞(即董作宾五期分期法之第五期,包括帝乙、帝辛两代; [146]  一说还有文丁,然存争议 [147] 
金文资料:邲其三(包括商二祀邲其卣 [12]  商四祀邲其卣六祀邲其卣),小臣艅犀尊,小子■【上夆下囧】卣 [148] 作册般甗,宰椃角,利簋等。

帝辛后世纪念

编辑
纣王墓
纣王墓(3张)
在殷墟遗址中,有一座无墓道、未葬人的HPKM1567(被称为“假大墓”),杨锡璋认为它是未完工的墓葬,应属于帝辛, [149]  范毓周等支持这一观点, [150-151]  ,但学界就此尚无定论。 [152] 
在淇县城东8公里西岗乡河口村淇河,有“纣王墓”。墓冢呈长方形,高12米,长50米,宽25米, [153]  墓碑上书“纣王之墓”,系由学者周谷城于1987年题写。 [154]  该墓以北另有两座小型墓葬,据传为帝辛妃子(“姜王后”、“苏妲己”)之墓。 [153]  该墓被列为第五批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155] 

帝辛艺术形象

编辑

帝辛文学戏曲

《大回朝》纣王(通用谱式) 《大回朝》纣王(通用谱式) [156]
大致产生于金元之际的《武王伐纣平话》,是关于帝辛等人的讲史话本,也吸收大量民间传说。 [157]  其中的帝辛形象成为《封神演义》和《春秋列国志传》中帝辛形象的近源。 [136] 
明代许仲琳所著《封神演义》,内容从商纣王登基到自焚摘星楼、周天子分封,共计一百回。 [158] 
明代余邵鱼著《春秋列国志传》,涉及帝辛的为第一至第十回。 [159] 
传统戏曲中有许多改编自《封神演义》的剧目涉及帝辛(纣王),例如《大回朝 [156]  [160]  、《炮烙柱 [161]  、《反五关 [162]  、《摘星楼》等等。

帝辛影视形象

时间电视剧扮演者
1981年TVB《封神榜》谭炳文
1989年内地版《封神榜》张续成
1990年内地版《封神榜》达奇
2001年TVB《封神榜》系列郑子诚
2006年《封神榜之凤鸣岐山》马景涛
2009年《封神榜之武王伐纣》吕良伟
2015年《封神英雄榜》吴卓翰
2015年《封神英雄》吴卓翰 [163] 
2016年《封神》邹兆龙
2018年《朝歌》保剑锋
2018年《封神演义》薄义辰
除以上电视剧外,动画片《哪吒传奇》、动漫《武庚纪》等作品,也对帝辛加以演绎。 [164-165]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 查看全部
人物经历 人物评价 人物关系 纣王与封神演义
参考资料
  • 1.    《尚书·周书·牧誓第四》:(周武王)曰:“今商王受无道,暴殄天物,害虐烝民,为天下逋逃主,萃渊薮。………”
  • 2.    《太平御览·卷八十三·皇王部八·帝纣​》引《纪年》曰:帝辛受居殷。
  • 3.    《吕氏春秋·仲冬纪第十一·当务》:纣母之生微子启与中衍也,尚为妾,已而为妻而生纣。纣之父、纣之母欲置微子启以为太子、太史据法而争之曰:“有妻之子,而不可置妾之子。”纣故为後。用法若此,不若无法。
  • 4.    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编著.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 简本.北京: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2000:58,61
  • 5.    现代科学研究揭开千古谜团 《夏商周年表》正式公布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8-09-05]
  • 6.    《韩非子·五蠹》:近古之世,桀纣暴乱而汤武征伐。
  • 7.    帝鉴图说 : [二卷] [第四册]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Library.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2018-06-28[引用日期2018-12-27]
  • 8.    (明)张居正编《帝鉴图说》第四册,纯忠堂藏板、清中期刊本,后七页图《妲己害政》(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藏,见书格网)
  • 9.    《史记·殷本纪》:帝乙长子曰微子启,启母贱,不得嗣。少子辛,辛母正后,辛为嗣。帝乙崩,子辛立,是为帝辛,天下谓之纣。
  • 10.    陈梦家.殷虚卜辞综述.北京:中华书局,1988:233-237
  • 11.    薛梦潇.早期中国的纪时法与时间大一统[J].社会科学战线,2018(02):91-105+281.
  • 12.    二祀『0013』其卣  .故宫博物院[引用日期2018-10-28]
  • 13.    张光裕. 故宫博物院藏(弋卩)其三卣笔谈[J]. 故宫博物院院刊, 1998(4):6-6.
  • 14.    朱凤瀚. 有关(必卩)其卣的几个问题[J]. 故宫博物院院刊, 1998(4):13-16.
  • 15.    张政烺. 半个世纪前的一桩公案 (弋卩)其卣的真伪问题[J]. 收藏家, 1998(5):50-53.
  • 16.    叶正渤. (弋卩)其卣三器铭文及晚殷历法研究[J]. 故宫博物院院刊, 2001(6):4-9.
  • 17.    李学勤. 评陈梦家殷虚卜辞综述[J]. 考古学报, 1957(3):119-130.
  • 18.    宋震豪主编,罗琨著.商代战争与军制(商代史·卷九).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298-366
  • 19.    韦心滢. 从流散海外殷末青铜器见帝辛十五祀征夷方史事[J].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2015(3):43-53.
  • 20.    李民.释管[J].中原文物,1994(04):44-46.
  • 21.    谢乃和.殷周“冢宰”辅相说与宰官源流考[J].古代文明,2009,3(03):47-65+113.
  • 22.    陈佩芬 编著.中国青铜器辞典·第三册.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3:790
  • 23.    《史记·殷本纪》: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好酒淫乐,嬖於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於是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钜桥之粟。益收狗马奇物,充仞宫室。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慢於鬼神。大勣乐戏於沙丘,以酒为池,县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
  • 24.    《史记·殷本纪》:百姓怨望而诸侯有畔者,於是纣乃重刑辟,有炮格之法。
  • 25.    《史记·殷本纪》: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憙淫,纣怒,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之彊,辨之疾,并脯鄂侯。西伯昌闻之,窃叹。崇侯虎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羑里。
  • 26.    《史记·殷本纪》:西伯之臣闳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马以献纣,纣乃赦西伯。西伯出而献洛西之地,以请除炮格之刑。纣乃许之,赐弓矢斧钺,使得征伐,为西伯。而用费中为政。费中善谀,好利,殷人弗亲。纣又用恶来。恶来善毁谗,诸侯以此益疏。
  • 27.    《史记·殷本纪》:西伯归,乃阴修德行善,诸侯多叛纣而往归西伯。西伯滋大,纣由是稍失权重。王子比干谏,弗听。商容贤者,百姓爱之,纣废之。及西伯伐饥国,灭之,纣之臣祖伊闻之而咎周,恐,奔告纣曰:“天既讫我殷命,假人元龟,无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维王淫虐用自绝,故天弃我,不有安食,不虞知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不欲丧,曰‘天曷不降威,大命胡不至’?今王其柰何?”纣曰:“我生不有命在天乎!”祖伊反,曰:“纣不可谏矣。”
  • 28.    《尚书·商书·西伯戡黎》殷始咎周,周人乘黎。祖伊恐,奔告于受,作《西伯戡黎》。   西伯既戡黎,祖伊恐,奔告于王。曰:「天子!天既讫我殷命。格人元龟,罔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后人,惟王淫戏用自绝。故天弃我,不有康食。不虞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弗欲丧,曰:『天曷不降威?』大命不挚,今王其如台?」   王曰:「呜呼!我生不有命在天?」   祖伊反曰:「呜呼!乃罪多,参在上,乃能责命于天?殷之即丧,指乃功,不无戮于尔邦!」
  • 29.    王保国. 《西伯戡黎》新解[J]. 殷都学刊, 2003(4):24-25.
  • 30.    《史记·殷本纪》:西伯既卒,周武王之东伐,至盟津,诸侯叛殷会周者八百。诸侯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尔未知天命。”乃复归。
  • 31.    《史记·殷本纪》:纣愈淫乱不止。微子数谏不听,乃与大师、少师谋,遂去。比干曰:“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乃强谏纣。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剖比干,观其心。箕子惧,乃详狂为奴,纣又囚之。殷之大师、少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
  • 32.    《史记·周本纪》:居二年,闻纣昏乱暴虐滋甚,杀王子比干,囚箕子。太师疵、少师彊抱其乐器而饹周。於是武王遍告诸侯曰:“殷有重罪,不可以不毕伐。”
  • 33.    郭沫若 主编.中国史稿(第一册).北京:人民出版社,1962:113,115-116,118-120
  • 34.    罗林竹. 纣克东夷与牧野之战[J]. 学术研究, 1982(5):103-107.
  • 35.    侯智林, 田璐璐. 对人民版历史教科书几个问题的商榷[J]. 教学与管理, 2013(28):80-81.
  • 36.    陈希红. "前徒倒戈"辩——与黄怀信教授商榷[J]. 江淮论坛, 2009, 237(5):190-192.
  • 37.    《史记·殷本纪》:周武王於是遂率诸侯伐纣。纣亦发兵距之牧野。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斩纣头,县之白旗。
  • 38.    张玉春. 殷纣王“自焚而死”考辨[J]. 史学集刊, 1993(3):30-34.
  • 39.    《史记·殷本纪》:杀妲己。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令修行盘庚之政。殷民大说。於是周武王为天子。其後世贬帝号,号为王。而封殷後为诸侯,属周。
  • 40.    《史记·殷本纪》:周武王崩,武庚与管叔、蔡叔作乱,成王命周公诛之,而立微子於宋,以续殷後焉。
  • 41.    白话二十四史·史记·殷本纪  .语文备课大师网[引用日期2019-01-03]
  • 42.    张锴泽. 重新认识商纣王的历史功绩[J]. 安庆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1997(4):18-23.
  • 43.    宋震豪主编,宫长为、徐义华著.殷遗与殷鉴(商代史·卷十一).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67-80
  • 44.    翦伯赞主编.中国史纲要.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18
  • 45.    王健. 帝辛后期迁都朝歌殷墟试探[J]. 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8(2):15-21.
  • 46.    《史记·殷本纪》正义:《括地志》云:……《竹书纪年》:自盘庚徙殷,至纣之灭,七百七十三年,更不徙都。纣时稍大其邑,南距朝歌,北据邯郸及沙丘,皆为离宫别馆。
  • 47.    古本竹书纪年辑证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8-09-11]
  • 48.    朱桢. 商代后期都城研究综述[J]. 殷都学刊, 1989(1):12-19.
  • 49.    中国通史·第二十二章 夏殷西周的事迹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8-10-29]
  • 50.    宋震豪主编,韩江苏、江林昌著.《殷本纪》订补与商史人物徵(商代史·卷二).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169-177
  • 51.    中国通史·第三卷·上古时代(上册)·第二章 商殷时期·第一节 商的建立、发展和衰亡  .语文备课大师网[引用日期2018-10-29]
  • 52.    《左传·昭公四年》:商纣为黎之搜,东夷叛之。
  • 53.    《今本竹书纪年疏证》:二十二年冬,大搜于渭。
  • 54.    《国语·晋语一》:史苏曰:“昔夏桀伐有施,有施人以妹喜女焉,妹喜有宠,于是乎与伊尹比而亡夏。殷辛伐有苏,有苏氏以妲己女焉,妲己有宠,于是乎与胶鬲比而亡殷。
  • 55.    今本竹书纪年疏证·王国维  .古曲网[引用日期2018-09-10]
  • 56.    《左传·昭公十一年》:韩宣子问于叔向曰:“楚其克乎?”对曰:“······今又诱蔡而杀其君,以围其国,虽幸而克,必受其咎,弗能久矣。桀克有婚以丧其国,纣克东夷而陨其身。······”
  • 57.    《吕氏春秋·仲夏纪·古乐》:商夷服象,为虐于东夷。
  • 58.    李学勤. 帝辛征夷方卜辞的扩大[J]. 中国史研究, 2008(1):15-20.
  • 59.    李凯. 帝辛十祀征夷方与商王巡狩史实[J].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2009(6):40-44.
  • 60.    殷涤非. 青铜器研究与安徽古代史[J]. 江淮论坛, 1983(1):83-85.
  • 61.    李学勤. 夏商周与山东[J]. 烟台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2, 15(3):332-337.
  • 62.    方辉. 商周时期鲁北地区海盐业的考古学研究[J]. 考古, 2004(4):53-67.
  • 63.    米南德. 西周灭商的武器优势[J]. 文史博览, 2016(9).
  • 64.    左传·昭公·昭公二十四年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12-01]
  • 65.    尚书·商书·西伯戡黎第十六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8-10-28]
  • 66.    尚书·商书·微子第十七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8-10-28]
  • 67.    史记·卷三十八·宋微子世家第八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8-11-30]
  • 68.    《史记·卷四·周本纪第四》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5-09-04]
  • 69.    《尚书·周书·牧誓第四》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5-09-04]
  • 70.    尚书·周书·酒诰第十二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8-10-29]
  • 71.    国语·周语·祭公谏穆王征犬戎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09-05]
  • 72.    左传-宣公十二年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12-01]
  • 73.    墨子·明鬼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09-05]
  • 74.    《论语·子张第十九》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4-06-03]
  • 75.    孟子·卷二·梁惠王下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9-06-28]
  • 76.    孟子·公孙丑章句上·第一节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09-05]
  • 77.    孟子·离娄章句上·第九节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10-29]
  • 78.    《史记·卷三·殷本纪第三》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4-06-02]
  • 79.    《史记·卷二十五·律书第三》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4-10-25]
  • 80.    《史记·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5-01-10]
  • 81.    《太平御览·卷八十三·皇王部八》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4-12-13]
  • 82.    四书章句集注·孟子集注卷三公孙丑章句上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8-09-05]
  • 83.    邓力群 编.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简本).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学会,2000
  • 84.    毕桂发. 毛泽东对历代帝王的评说[J]. 中外文摘, 2012(12):65-69.
  • 85.    毛泽东如何为帝辛、秦始皇等帝王翻案  .网易[引用日期2014-06-03]
  • 86.    毛泽东文集第七卷·关于社会主义商品生产问题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引用日期2018-11-30]
  • 87.    郭老题写《安阳日报》报头亲历  .安阳网.2009-10-27[引用日期2018-12-28]
  • 88.    郭沫若与殷商文明的一次亲密接触 (2)  .人民网.2010-04-19[引用日期2018-12-22]
  • 89.    郭沫若. 安阳圆坑墓中鼎铭考释[J]. 考古学报, 1960(1):1-5.
  • 90.    郭沫若.今昔蒲剑:新文艺出版社,1953
  • 91.    莫衡等 主编.当代汉语词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1
  • 92.    任超奇 主编.中华成语大词典.武汉:崇文书局,2006:377-378
  • 93.    《汉书·张骞传》:是时,上方数巡狩海上,乃悉从外国客,大都多人则过之,散财帛赏赐,厚具饶给之,以览视汉富厚焉。大角氐,出奇戏诸怪物,多聚观者,行赏赐,酒池肉林,令外国客遍观名各仓库府臧之积,欲以见汉广大,倾骇之。
  • 94.    日本内阁文库藏明万历时期金阊载阳舒文渊刻本,下载自书格网。
  • 95.    荀子·议兵第十五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8-09-05]
  • 96.    吕氏春秋·纪·季秋纪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12-22]
  • 97.    《淮南子》 卷二《俶真训》:逮至夏桀、殷纣,燔生人,辜谏者,为炮烙,铸金柱,剖贤人之心,析才士之胫······ 卷十《缪称训》:文王辞千里之地,而请去炮烙之刑。卷十二《道应训》:文王归,乃为玉门,筑灵台,相女童,击钟鼓,以待纣之失也。纣闻之,曰:“周伯昌改道易行,吾无忧矣。”乃为炮烙,剖比干,剔孕妇,杀谏者。文王乃遂其谋。卷十五《兵略训》:使夏桀、殷纣有害于民而立被其患,不至于为炮烙······卷二十一《要略》:文王之时,纣为天子,赋敛无度,杀戮无止,康梁沉湎,宫中成市,作为炮烙之刑,刳谏者,剔孕妇,天下同心而苦之。
  • 98.    《史记·殷本纪》:百姓怨望而诸侯有畔者,於是纣乃重刑辟,有炮格之法。······西伯之臣闳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马以献纣,纣乃赦西伯。西伯出而献洛西之地,以请除炮格之刑。纣乃许之,赐弓矢斧钺,使得征伐,为西伯。
  • 99.    高潮,马建石.中国古代法学辞典.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89年
  • 100.    列女传·孽嬖传·殷纣妲己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09-05]
  • 101.    《史记索隐》注《史记·殷本纪》“有炮格之法”:邹诞生云“格,一音阁”。又云“见蚁布铜斗,足废而死,於是为铜格,炊炭其下,使罪人步其上”,与列女传少异。
  • 102.    韩非子·喻老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12-28]
  • 103.    《韩非子·喻老》:“纣为肉圃,设炮烙,登糟丘,临酒池。”俞樾《诸子平议》卷二十一:“盖为铜格,布火其下,欲食者于肉圃取肉,置格上炮而食之也。”
  • 104.    徐复等 编.古代汉语大词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7
  • 105.    《列女传·孽嬖传·殷纣妲己 》:比干谏曰:“不修先王之典法,而用妇言,祸至无日。”纣怒,以为妖言。妲己曰:“吾闻圣人之心有七窍。”于是剖心而观之。
  • 106.    第二十六回 坦己设计害比干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8-09-05]
  • 107.    《尚书·牧誓》: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
  • 108.    韩非子·十过第十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8-09-25]
  • 109.    尚书·周书·武成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8-12-27]
  • 110.    周书·泰誓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09-25]
  • 111.    《左传·哀公九年》:阳虎以《周易》筮之,遇《泰》之《需》,曰:“宋方吉,不可与也。微子启,帝乙之元子也。宋、郑,甥舅也。祉,禄也。若帝乙之元子归妹,而有吉禄,我安得吉焉?”乃止。
  • 112.    《孟子·告子上》:公都子曰:“告子曰:‘性无善无不善也。’或曰:‘性可以为善,可以为不善。是故文、武兴则民好善,幽、厉兴则民好暴。’或曰:‘有性善,有性不善。是故以尧为君而有象,以瞽瞍为父而有舜,以纣为兄之子且以为君而有微子启、王子比干。’今曰‘性善’,然则彼皆非欤?”
  • 113.    孟子·卷十一·告子上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9-07-12]
  • 114.    孟子注疏·卷十一上·告子章句上(凡二十章)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9-07-12]
  • 115.    胡厚宣, 胡振宇著 .殷商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69-88
  • 116.    逸周书·卷四·世俘解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11-30]
  • 117.    墨子 31章 明鬼(下)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11-30]
  • 118.    尚书正义-卷十 西伯戡黎第十六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8-12-01]
  • 119.    魏鸿雁. 日名制的产生与商王尊号[J]. 殷都学刊, 2017, 38(2):16-20.
  • 120.    陈梦家. 商王庙号考——甲骨断代学乙篇[J]. 考古学报, 1954(2):1-48.
  • 121.    独断(卷下·帝谥)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8-12-01]
  • 122.    高诱注《吕氏春秋·功名》:贼仁多累曰纣。
  • 123.    《史记·殷本纪》:帝乙崩,子辛立,是为帝辛,天下谓之纣。◇《史记集解》注:谥法曰:“残义损善曰纣。”
  • 124.    通典卷第一百四 礼六十四 沿革六十四 凶礼二十六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8-12-01]
  • 125.    孙黎生. 《左传》杨注本拾遗[D]. 江西师范大学, 2012.
  • 126.    魏鸿雁. 商代甲骨祭祀卜辞与谥法源流考[J]. 邢台学院学报, 2017(4):62-65.
  • 127.    省庐. “纣王”的“纣”是谥号吗?[J]. 咬文嚼字, 1999(3).
  • 128.    《皇极经世书》卷五(含上下):丙午 商王帝乙崩,次子受辛立,是谓之纣。······己卯 吕尚相武王,伐商,师逾孟津,大陈兵于商郊,败之于牧野,杀纣,立其子武庚为后。还师,在丰践天子位,南面朝诸侯,大诰天下,以子月为岁,始曰年,与民更始。
  • 129.    傅乐成.中国通史.台北:大中国图书公司,1982年:25
  • 130.    徐凤先. 帝辛周祭系统的可能年代[J]. 自然科学史研究, 2001, 20(3):238-251.
  • 131.    □ 徐凤先. 帝乙祀谱、帝乙在位年与商末岁首[J]. 自然科学史研究, 2004, 23(3):189-205.
  • 132.    谢应举, 谢祥熹, 谢红伟, et al. 对《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简本》的质疑[J]. 学理论, 2011(8):78-102.
  • 133.    《Recueil Historique des Principaux Traits de la Vie des Empereurs Chinois》(彩绘帝鉴图说)卷一《妲己害政》
  • 134.    尚书·周书·牧誓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09-05]
  • 135.    文渊阁四库全书版《路史·卷三十七·闗龙逄(桀纣事多过实)》:凡事出於千百载之下不幸而不知其详则宜疑以传疑何至妄为之说哉闗龙逄桀之大夫也其当时之死君臣之间必有曲折第後世不得而闻之尔而为说者必従而溢之其可信邪窃尝求之逄之入谏也是岂溢桀纣事多过实恶之言哉上下之交亦有间言者矣其在竹书始以为谏瑶台新序则以为谏酒池然其为諌一也及其死也韩子以为伤其四肢而刘向则以为拘之其事为疑然至符子则复以为就炮烙孰为信邪夫其说曰桀观炮烙於瑶台顾龙逄曰乐乎龙逄曰乐桀曰观刑而乐何无恻隐乎对曰刑固苦矣然天下苦之而君乐之君心也臣为股肱孰有心悦而股肱不恱者桀曰聴汝之谏得我攻之不得我刑之逄曰观君之冠危石而履春氷也未有冠危石而不压履春氷而不陷者桀曰汝知我亡而不自知其亡请就炮烙使吾观汝亡以知我之不亡逄乃歌曰休哉造化者劳我以生而休我以炮烙也遂赴炮烙逮汲冡张华书则更以为谏长夜之宫而荐之以必亡之语桀曰吾之有民犹天之有日也日亡吾乃亡矣以为妖言遂杀之夫危石春氷言之不伦顾岂逄之语而炮烙之事考之书则纣之行不闻其为桀也大抵书传所记桀纣之事多出模仿如世纪等倒拽九牛抚梁易柱引钩申索握鐡流汤倾宫瑶室与夫璿台三里金柱三千车行酒骑行炙酒池糟丘脯林肉圃宫中九市牛饮三千丘鸣鬼哭山走石泣两日并出以人食兽六月猎西山以百二十日为夜等事纣为如是而谓桀亦如是是岂其俱然哉(外纪用此王充云既牛饮则必虎食矣若池在中庭非长夜矣车行酒则非池矣骑行炙则非林矣殆倾酒地上旁流如池挂肉林中恣人取食戯走其中故云祼逐言无节度尔昔周公告康叔以纣用酒期於悉极无是说也使果引钩伸索倒拽九牛此但力尔何预於亡而为至恶邪)夫吞珠绐吏一事也韩子以为伍员国事以为张丑弓影致疾一事也风俗通以为杜宣晋史以为乐广之客抱罋出灌一事也庄子以为汉隂丈人说苑以为卫之五丈夫逆旅人劝就国太公也说苑则云郑桓公寒且作韩康伯也别传则云张芜诲为长者太史公谓渤海守於宣帝禇生以为北海守於武帝化不孝子仇览传谓蒲亭长於陈元谢丞书以为阳遂亭长於羊元挑土梗语战国策谓蘇秦於李兊史记谓蘇代於孟尝君体寝石有熊渠繇基李广之异献寿药有荆王燕王汉武之殊而献空笼亦有淳于髠蔡无泽之不同流传转妄莫可为纪(新序楚熊渠见寝石以为虎射之没羽韩诗亦云没金吕览论衡则曰由基见寝石以为兕射之饮羽汉书西京杂记则以为李广鲍昭古诗注则又谓景公造弓体石梁饮羽战国䇿有献不死药於荆王中射士夺而食之王欲杀士对曰若杀臣是死药矣遂不杀汉武内传则以为东方朔帝欲杀之云云类说则云有语不死之药於燕王人既死尚求其药○国事蔡无泽献鹄於齐中途失之以空笼献而君厚待之一以为淳于髠於楚王)以至刍说稗官此类尤烦如广异记玄恠録俱有妻筝投果之言(记言开元中有张李同学道李厌而归仕至大理後谒张张馔之而李妻持筝不敢言投以林擒至归犹在録则谓王恭伯谒裴湛见其妻持筝投以朱李)逸史仙传拾遗俱有箜侯为婚之事(史以为卢李二生拾遗以为崔宇过薛肇箜侯上书天际识归舟二句同也)而集异记韦侍御华山遇老翁引见诸祖姑及阿婆等乃逸史杨越公六代孙事乃若烂柯流红䴏女等事说各不一大抵文人说士喜相仿撰以悦流俗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则描前摸古甘随人後而不自病其妄也(烂柯事述异记则云王质入信都石室山遇童子棊东阳等记则云鼓琴而歌异苑广异记等则谓有入山者见二老樗蒲拄鞭看之俄鞭烂鞍朽○流红事乃卢渥见云溪友议及本事诗及张子京记为于祐北梦言则以为李茵遇鬼云芳子诈作宫嫔而䴏女坟在丽情集以为姚王京南史乃王整之女卫敬瑜之妻也)言桀纣者特类於此昔祖伊始谪於纣也惟曰淫戯自绝而已及武王数之斮涉剖贤炙忠剔孕斯已甚矣而史传复有醢鬼脯鄂之文六韬更出刳心等三十有七章焉故子贡曰纣之不道不如是之甚也(史记纣醢九侯脯卾侯明堂位云脯鬼侯以享诸侯吕春秋亦谓杀梅伯醢之杀鬼侯脯之以礼诸侯於庙鬼侯者九侯也而淮南子以为醢九侯之女爼梅伯之春秋繁露云生燔人闻其臭剔孕妇见其化杀梅伯以为醢刑鬼侯之女取其瓌则非杀鬼侯矣外纪云九侯入女於纣女不喜淫纣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而并脯之盖出世纪岂足尽信)台尝言之扬善毋过辞抑恶毋过饰扬善而过辞则人弗信抑恶而过饰则人弗戒夏桀之恶好货便佞戮谏嬖嬉一事足以亾矣说者又何必过为之说而俾人之不戒哉汲冡古文册书云桀饰倾宫起瑶台作琼室立玉门而淮尸二子乃云为象廊玉牀至谓其时至徳㓕而不帝道掩而不兴植杜槁而罅裂容台摇而掩覆群犬獋而入渊豕䘖蓐而席隩美人挐首墨面而不容曼声蜃炭内閟而不歌飞鸟铩翼走兽废脚山无峻干泽无洼水田无立苖路无莎蘋金积折亷璧袭无理岂非过甚之言乎(老子云世之将䘮主闇昧而不明道废而不行徳㓕而不举事戾於天发号逆四时春秋缩其和天地除其徳大夫隐遁而不言羣臣推异而壊常邪人谄而隂谋骨肉踈而不附田无立苖路无缓步金积折㢘璧袭无赢壳无腹蓍筮曰施云云盖因此而演之)韩婴诗传更谓糟丘足望十里管子载言女乐三万晨噪端门而闻於三衢众言肴乱盖曰不如是不足谓之桀尔徒使後世庸君僻主多为不义闻谏则拒曰吾之罪未至於桀也岂不失诸故凡言桀纣之事者吾不敢尽信也
  • 136.    李亦辉, 李秀萍. 纣王形象的演变及其文化意蕴[J]. 中州学刊, 2012(2):161-166.
  • 137.    帝辛  .淇县之窗[引用日期2018-10-28]
  • 138.    王蓉. "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考辨[J]. 青岛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3, 15(1):63-68.
  • 139.    诗经·大雅·荡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10-29]
  • 140.    叶匡政. 谁是"商纣王翻案"第一人?[J]. 社会观察, 2009(5):79-79.
  • 141.    尚书·周书·牧誓第四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8-10-28]
  • 142.    尚书·周书·召诰第十四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8-10-29]
  • 143.    尚书·周书·立政第二十一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8-10-29]
  • 144.    逸周书·卷四·克殷解  .古诗文网[引用日期2018-11-30]
  • 145.    宋微子世家第八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8-10-29]
  • 146.    徐明波. 殷墟黄组卜辞断代研究[D]. 2007.
  • 147.    王恩田:帝乙、帝辛周祭六祀祀谱——“黄组卜辞三王世说”疑析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2017-01-27[引用日期2019-08-27]
  • 148.    黄国辉. 小子■卣记时新证——兼谈“薳子受钮钟”的记时辞例[J]. 中国历史文物, 2008(4):79-81.
  • 149.    杨锡璋. 商代的墓地制度[J]. 考古, 1983(10):929-934.
  • 150.    范毓周. 殷墟王陵年代探论[J]. 文史哲, 2010(1):80-86.
  • 151.    井中伟. 殷墟王陵区早期盗掘坑的发生年代与背景[J]. 考古, 2010(2):78-90.
  • 152.    李维明. 殷墟西北岗王陵区商代大墓分析[J]. 四川文物, 2014(5):36-46.
  • 153.    尚方超. 纣王墓前的沉思[J]. 寻根, 2017:102.
  • 154.    功过兼有殷纣王  .大河网.2010-05-26[引用日期2018-12-28]
  • 155.    河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公布河南省第五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的通知  .河南文物网.2008-06-16[引用日期2018-12-28]
  • 156.    中国京剧脸谱图典·第一册.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3.第81页.
  • 157.    曾良. 《列国志传》与《武王伐纣平话》[J]. 明清小说研究, 1997(1):233-242.
  • 158.    封神演义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8-09-05]
  • 159.    春秋列国志传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8-10-28]
  • 160.    傅学斌. “封神人物脸谱选”浅释[J]. 中国京剧, 2002(4):71-71.
  • 161.    龚义江. 记程十发为周信芳画像[J]. 上海戏剧, 1985(2):26.
  • 162.    贡淑芬. 老树新枝绽奇葩 --我看丝弦戏《武成王》[J]. 大舞台, 2005(2):25.
  • 163.    “封神英雄”纣王本纪:一个叫“受”的妲己老公  .搜狐[引用日期2015-08-07]
  • 164.    哪吒传奇 (2003)  .豆瓣电影[引用日期2019-05-27]
  • 165.    玄机科技全新史诗巨作《武庚纪》海报曝光  .腾讯网.2016-04-28[引用日期2019-05-27]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君主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