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儿干都指挥使司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简称“奴儿干都司”)(女真文: nu ru (g)ə(n))是中国明代政府设置于黑龙江、阿速江(今乌苏里江)、松花江以及脑温江(今嫩江)流域的地方军政机构。洪武年间,黑龙江下游奴儿干地区的元代故臣多归降明政府。永乐九年(1411),正式开设奴儿干都司,为明政府管辖黑龙江口、乌苏里江流域的最高地方行政机构。都司的主要官员初为流官,后为世袭
其境内的蒙古女真吉里迷、苦夷(苦兀)、达斡尔等族人民,多以渔猎为生。辖区内分置卫所,明朝政府还任命各族首领掌各卫所,给予印信,仍其习俗,统其所属,以时朝贡。贡物有海东青、貂皮、马匹等土特产品,相当于内地的赋税。明政府在元代驿站的基础上,恢复了奴儿干通往内地的驿传,密切了奴儿干同明廷的政治联系、经济往来和各族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促进了当地社会经济的发展。
奴儿干都司治所黑龙江下游东岸的奴儿干(今特林),下距黑龙江口约200千米。派到奴儿干都司的官员和驻防军都在这里。有四百余,屯驻军队,辖区东至海,东北包有库页岛,西至斡难河(鄂嫩河),南接图们江,北抵外兴安岭。明永乐十一年(1413)与明宣德八年(1433)曾二次在特林修建永宁寺,并立有二碑。记载于19世纪许多中外文献的特林永宁寺的两块石碑。都司设立促进了该地区各族人民与汉民族人民的往来和联系,同时加强了明朝中央政权奴儿干地区的行政管辖,维护了国家的统一。
中文名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
外文名
Nurgan Regional Military Commission
历史意义
元朝“征东元帅府”的旧址
简    称
奴儿干都司
地理位置
黑龙江省吉林省
行政类别
都指挥使司
别    称
“纳尔干”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概况

编辑
奴儿干,亦称“耦儿干”、“努而哥”,或作“纳尔干”。奴儿干都司,
明朝奴儿干都司地图(细节标志) 明朝奴儿干都司地图(细节标志)
是明朝在黑龙江下游设置的管辖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等地区的最高地方军政合一建制。明朝建立后,公元1375年(明洪武八年),在东北地区南部设置辽东都指挥司使。1395年(明洪武二十八年),明总兵官周兴等进军到脑温江(今嫩江)、忽刺温河(今呼兰河)和斡朵怜(今依兰县城西马大屯)一带,海运漕粮派官招抚,始建卫所制,设指挥使千户。1409年(明永乐七年),明廷决定,升奴儿干卫为奴儿干都指挥使司,简称“奴儿干都司”,驻奴儿干城(今黑龙江下游黑龙江与亨滚河汇合处右岸的特林地方,即元朝征东元帅府的故地)。奴儿干都司为地方最高一级的军政合一建制,直隶于明朝中央政府。同时还开通了东西两条驿道,保证文书传
明王朝版图
明王朝版图(13张)
递、贡赋粮饷的运送。明廷经常派遣钦差大臣奴儿干地区巡视。太监亦失哈从1411—1433年(明永乐九年至宣德八年)的22年中,曾10次前往视察,对都司、卫、所官员授予官职、印信,赏赐衣物钱钞。并在奴儿干都司的山顶上,修建了永宁寺,先后留有“敕建永宁寺记”和“宣德八年重建永宁寺记”两块石碑(现藏于俄罗斯海参崴博物馆)。 [1]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管辖区域

编辑
奴儿干都司管辖范围西起鄂嫩河东至库页岛,北达外兴安岭,南濒日本海图们江上游,包括黑龙江流域和乌苏里江流域至库页岛的广大地区。大致包括了现在的吉林省黑龙江省内蒙古东北部分及以西俄罗斯局部、乌苏里江以东、外兴安岭及以北。辖区内广置,作为都司所属的地方军政建制。在奴儿干都司建立前后,1403—1409年(明永乐元年至七年),陆续在松花江嫩江、鄂嫩河、精奇里江、亨滚河和乌苏里江流域设立130余卫,到万历年间(1573—1620年),奴儿干都司辖区内增加到卫384、所24、地面7、站7、寨1,通称384卫。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以努尔哈赤为首的建州女真逐渐取代了明朝对黑龙江地区的统治。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成立背景

编辑
洪武年间,黑龙江下游奴儿干地区的元朝故臣多率部纳贡归降。永乐元年
明成祖——朱棣 明成祖——朱棣
(1403年),明朝派行人邢枢等往谕奴儿干,招抚诸部。二年,置奴儿干等卫,其后相继建卫所达一百三十余个。永乐七年(1409年),在当地官员忽剌修奴的建议下,明政府决定设置奴儿干都司,统辖各卫所。以东宁卫指挥康旺为都指挥同知千户王肇舟等为都指挥佥事。九年,太监亦失哈等领官军千余、巨船二十五艘,护送康旺等官员至亨滚河口对岸的特林地方,正式开设奴儿干都司,是为明政府管辖黑龙江口、乌苏里江流域的最高一级地方行政机构。朱棣一再强调黑龙江流域是“锁钥之地”。亦失哈曾奉命九上北海。在此期间,明朝松花江上建成了造船厂,有著名的阿什哈达摩崖石刻为证。
摩崖石刻是明代阿什哈达摩崖石刻,位于吉林市丰满区江南乡阿什村的松花江北岸。
两块摩崖石刻分别为“摩崖阁”和“阿什亭”,两处摩崖石刻详细记
明朝永乐盛世时期(十五世纪初)
明朝永乐盛世时期(十五世纪初)(8张)
载了明代骠骑将军辽东都指挥使刘清3次率领数千官兵、工匠来吉林造船的具体时间,证明吉林市是明朝造船运粮基地。
“吉林市明清两代造船厂的位置其实在两个地方。”吉林市文化局文博处副处长张寒冰介绍,第一个地方是明朝时期的造船厂,地点在阿什哈达摩崖石刻附近,经过专家考察后有两点证明,第一个证明就是两块明代摩崖石刻,其中有一块是明朝骠骑将军刘清第一次来吉林造船时刻的。
“当时松花江水位比现在高多了,阿什哈达摩崖下面应该都是江水,根本没有道路,专家推测,刘清将军应该是站在船上在山的半腰处刻的
明初奴尔干都司及附近地区驿路分布图 明初奴尔干都司及附近地区驿路分布图
字,因他不是什么书法家,所以字刻得大小不一致,歪歪扭扭的。”张寒冰说,第二个证明是距离石刻不到5米远的一处江崴子,有人曾在里面挖出过明朝时期的船钉和船板。
“当时刘清带人来到这里造船,是因为这个地方盛产松木,而且水路交通发达,主要造漕船(运粮食用的船)、沙船(运送官兵的船)、战船,每年造船50多艘。”张寒冰说,后来,明朝船厂在战争和清初的“封禁”中日渐湮没。 [2-3]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历史沿革

编辑
奴尔干是元朝“征东元帅府”的旧址,明朝在这里设“奴尔
永宁寺碑记 永宁寺碑记
干都司”只是承旧制而已——与之类似的是匈奴在西域设置的“僮仆都尉”城后来被汉朝西域都护继承(轮台)。
元朝之所以在这里设置“征东元帅府”,企图通过鞑靼海峡(今称鄂霍茨克海峡),抄袭日本北海道及东北地区。
元朝征日大将张成(他曾经参加征日本的行动,遇台风后搜罗残部顺利回到元朝)率所部在奴尔干地方屯田镇守达一年之久。——更加溯其源流,奴尔干所在的黑龙江口地区,在古代就是堪察加半岛千岛群岛库页岛北海道和大陆黑龙江流域的物品交易点,在长时期内,都是贸易区,这个职能在清代还是存在,当时北海道的虾夷人就从这个途径从中国输入丝织品,再传至日本,被日本人叫做“虾夷锦”。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史料记载

编辑
清代《黑龙江通志纲要》载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水系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水系
:“黑龙江省金石文字之可考者,有《得胜陀纪功碑》,出肇州沙土中,为金代金石。又奴儿干永宁寺碑》及《重建永宁寺碑》,为明代所立,今皆沦失。案《魏书》乌洛侯,其国西北有魏先帝旧墟石室,太武帝遣中书侍郎李敞告祭,刻祝文石室之北而还,实为黑龙江石刻见于史传之始,惜今已无可考。又康熙初,墨尔根地方掘井得石,文曰莫来耕,系唐年号。此外惟辽金官印及唐宋古钱数物犹存,其馀残灭者何限。乃至康熙二十八年分界碑,亦复为人迁移,可叹甚矣!近闻大赉新出土有辽匡义军印,当考查保存,并为补入志中。黑省东封,古多争战,实为汉唐来兵力所及。
余尝巡边至洮南,过突泉,闻有残石,刻汉隶大将军字样,意必卫青出塞,偏师所及,留此残迹,而汉使徐自为筑城鄣列亭至卢朐,尤为汉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水系分布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水系分布
时兵力已及黑境之证,纪功勒石,岂遂无人。迨至辽金元,文事武功,后先继盛,遗迹流传,亦多古物。余修省志,文献无征,而金石一类尤寥寥可数,安得好古之士随处留心,采访征集,续辑成编,庶足为考古者之一助欤!” [4-5]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统治情形

编辑
都司的主要官员初为流官,后为世袭。管辖范围西起斡难河(今鄂嫩河),北至外兴安岭,东抵大海,南接图们江,东北越海而有库页岛。其境内的蒙古女真吉里迷、苦夷(苦兀)、达斡尔等族人民,多以渔猎为生。辖区内分置卫所明朝政府还任命各族首领掌各卫所,给予印信,仍其习俗,统其所属,以时朝贡。贡物有海东青貂皮、马匹等土特产品,相当于内地的赋税。明政府在元代驿站的基础上,恢复了奴儿干通往内地的驿传,密切了奴儿干同明廷的政治联系、经济往来和各族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促进了当地社会经济的发展。主要干线是海西东水陆城站,北起都司治所特林之西的满泾站,中经四十五个驿站,南抵底失卜站(黑龙江双城县境内),经辽东都司直达北京,全长达两千五百公里。1434年(宣德九年)之后,其史料不可考。卫所一直存在,仍奉明廷为主。
奴儿干都司与内地统治方式不同,主要是采取历代封建王朝统治边疆时较为常见的羁縻方式。永乐七年(1409年)明政府设置奴儿干都指挥使司
奴尔干都司是地方最高一级的军政合一统治机构,直隶于明朝中央政府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明代东北丝绸之路

编辑
东北亚丝绸之路的巅峰时期(公元1403年——1911年)东北亚丝绸之路进入中国历史上“明、清”500年巅峰时期,十五世纪我国历史上的明朝东北亚丝绸之路进入巅峰时期(1403年-1424年)
明朝永乐皇帝朱棣夺取皇位后,锐意进取,积极扩张。为此,他改变祖训禁绝之旨,几乎同时开辟了可与“张骞丝路”媲美的两条丝绸之路:一条是著名的“郑和七下西洋”的海上丝绸之路;另一条就是“亦失哈九上北海”的东北亚丝绸之路
朱棣(永乐三年,公元1405年),便在黑龙江下游设奴儿干卫,招抚海西建州野人女真首领归附,初步完成了明朝对东北的统一。从这年起,他先后六次派遣内官郑和率舟师出使西洋诸国,经营中国南海诸岛。同时,为了巩固东北领地,又设立了奴儿干都指挥使司,管辖黑龙江、精奇哩江(今俄罗斯结雅河)、乌苏里江松花江流域及库页岛(今俄罗斯萨哈林岛)等地土著居民。为此,他派遣明代女真官亦失哈九次前往巡视,从而使沉寂了近百年的东北亚丝绸之路再度复苏、辉煌。
永乐皇帝朱棣为什么有此动议,这要从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说起。据《明实录》载:“永乐二年二月,忽剌温等处女真野人头目把剌答塔来朝,置奴儿干卫,以把剌答塔、阿剌孙等四人为指挥同知,古驴等为千户所镇抚。”永乐七年,朱棣决定设奴儿干都司,以东宁卫指挥康旺为都指挥同知,给兵二百护印,千户王肇舟等为都指挥佥事,管辖奴儿干及海外苦夷诸民,岁贡海东青鹰、貂皮等物。
亦失哈,又叫亦信,海西女真人,明朝著名内官。(与郑和齐名的明代著名开扩者)为了完成这次
明朝著名内官——亦失哈 明朝著名内官——亦失哈
远征,他在今天的吉林市南郊松花江畔一个叫阿什哈达的地方,费时一年,制造了25艘巨船。永乐九年(公元1411年)春,他统率千余大明官兵军队,乘坐着满载布帛丝绸、粮食器具等物资的巨船,乘着春天的季风,扬帆起航,浮江而下。从松花江驶入黑龙江,不舍昼夜,直下奴儿干
这次远征,相当顺利,没有遭遇任何反抗的记录。抵达奴儿干后,亦失哈召见了当地居民,“赐男妇以衣服、器用,给以谷米,宴以酒食”。宣布“敕谕”,“授以官爵印信,赐以衣服,赏以布钞,大赍而还。依上兴立卫所,收集旧部人民,使之自相统属。”并与康旺、王肇舟、佟答剌哈等官员在一个叫特林的地方(今俄罗斯蒂尔)开衙设府,设立了明朝最北部的官府——奴儿干都司。当时的盛况,后来被他们自己刻在了永宁寺碑上:“永乐九年春,特遣内官亦失哈等,率官军以前余人,巨船二十五艘,……开设奴儿干都司。”
公元1412年(永乐十年),永宁寺碑记载:“冬,天子复命内官亦失哈等载至其国。”刚从奴儿干回京分亦失哈,风尘仆仆重返阿什哈达造船,于次年春第二次巡视奴儿干。这次,他不仅带去大批衣服器用等物品,而且做了两件永载史册的大事:一件是“亲抵海外苦夷”,登上了库页岛,巡察了大明王朝最东端的领土。并以朝廷钦差的身份,接见“自海西抵奴儿干及海外苦夷诸民”,宣示朝廷对苦夷的关怀。另一件是带去一批工匠,在满泾站修建了一座永宁寺,勒石建碑,上刻“敕修永宁寺记”。记载了明朝建立奴儿干都司、兴建永宁寺和自己巡视该地区的经过。
明代史料表明,从永乐九年(公元1411年)到宣德七年(公元1432年)的二十多年间,亦失哈九次(一说十次)奉命巡抚奴儿干,没用武力,便征服了奴儿干及海外苦夷诸民。他的武器不是刀枪,而是粮食、丝绸、器物。
公元1432年,明宣宗宣德七年,亦失哈最后一次巡抚奴儿干。这是明王朝最为隆重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派使臣到黑龙江下游地区进行宣抚,也是亦失哈人生历史最辉煌的一页。此事,《重建永宁寺记》有记载,《明实录》上也有记载:“遣中官亦失哈等往奴儿干处,令都指挥刘清领大明官兵松花江造船。”关于刘清造船,还见于阿什哈达摩崖石刻:“宣德七年二月卅日,刘清造巨船五十”这是亦失哈一下奴儿干船队的两倍,所率官兵也是两倍,即二千人。
五十艘巨船浩浩荡荡行驶在江上,逶迤四五十里,每船乘40人,还要装载朝廷赏赐给奴儿干各部族头领的物品:布帛绸缎、器具、酒和粮食。根据宣德二年亦失哈第六次下奴儿干时的记载,一次运往“奴儿干军队官兵三千人。人给行粮七石,总为二万一千石。”(《明宣宗实录·卷三十一》)每艘船上的货物重量应不少于60吨,可见明王朝对奴儿干部族的赏赉是相当丰厚的。
奴儿干亦失哈见“民皆如故”,独永宁寺破毁。破坏寺庙者被捉,“皆怵惧战栗”,以为要被处死。亦失哈表现了大国使者的风范,好生柔远,进行安抚,“特别宽恕,斯民谒者,仍宴以酒,给以布物,愈抚恤。”(《重修永宁寺记》)维护了奴儿干地区的稳定。
亦失哈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劝说女真部族首领派使团向明王效忠朝贡。他的说服相当成功,当地的酋长们纷纷响应,寻着元朝的海西东水陆城站,在江边的森林和草原上,趟出了一条更加漫长的丝绸之路
由于明朝采取了赏大于贡的政策,使朝贡的队伍日益频繁,不断扩大。女真的纳贡使团来到中原,不仅得到丰厚的金银、丝绸、粮食和其他用品的赏赐,还获得了在中原进行贸易的机会。于是,大批的丝绸、绢、苎丝袭衣、金织以衣等物品,源源不断地进入黑龙江流域,那里的人们则与日本进行贸易,中国的丝绸变成了“虾夷锦”,这种交易持续到清朝中叶。
明代东北亚丝绸之路路线,南起于双城市石家古城,走阿城,经宾县鸟河,沿松花江迤俪北上,于黑瞎子岛黑龙江,直抵黑龙江入海口,共10城45站(在我国境内有8城23个站)。
水路为单行线:江南-北京-开原(丝关)-阿什哈达-松花江-黑龙江-鞑靼海峡-库页岛-日本北海道;
陆路为往返皆可的路线:江南-北京-开原(丝关)-底失卜站(海西东水陆城站第一站,黑龙江省双城市石家古城)-阿木河站-尚京城(阿城市金上京古城)-海胡站
明代北京—开原卫—奴儿干都司驿路线 明代北京—开原卫—奴儿干都司驿路线
-扎剌奴城和鲁路吉站-伏答迷城站-海留站-扎不拉站-伯颜迷站-能站-哈三城哈思罕站-兀剌忽站-脱亨站-斡朵里站-一半山站-托温城满赤奚站-阿陵站-柱邦站-弗思木城古佛陵站-奥里迷站-弗踢奚城弗能都鲁站-考郎古城可木站-乞列迷城乞勒伊站-莽吉塔城药乞站(黑瞎子岛、狗站第一站)-奴合温站(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乞里吉站-哈剌丁站-伐兴站-古伐替站-野马儿站-哈儿分站-撒鲁温站-伏答林站-马勒亨古站(俄罗斯共青城梅奇勒屯)-忽林站-虎把希站-五速站-哈剌马吉站-卜勒克站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中的大鲜卑山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中的大鲜卑山
-播儿宾站(俄罗斯沙文斯克)-弗朵河站-别儿真站-黑勒里站(俄罗斯特林南)-满泾站(奴儿干都司,黑龙江下游亨滚河口)-黑龙江口-渡海-囊哈尔卫(库页岛北部东海岸)-拉喀-哈剌马吉站-渡海-拉喀(库页岛北部东海岸)-兀列河卫(库页岛北部西海岸)-波罗河卫(库页岛中部西海岸)-白主(库页岛最南部)-渡海-宗古(日本北海道稚内)。
中国丝绸的魅力于是便出现了山丹贸易。山丹,是库页岛北海道人对黑龙江下游少数民族的称谓。北海道的阿依努人虾夷人)为了获得中国丝绸,通过换货等方式,开展了山丹交易。,中国丝绸从北海道流入日本。日本把库页称作“虾夷地”,故而把中国丝绸称之为“虾夷锦”。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永宁寺、 庙街 与阿什哈达摩崖文化遗址

编辑
永宁寺,是1413年(永乐十一年)明朝宦官亦失哈在巡视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所辖地区时,在奴儿干都司官衙所在地附近原有观音堂的基础上所修建的一座供奉观世音菩萨佛寺,位于黑龙江入海口附近的奴儿干城(清朝称庙街,亦作庙屯,今俄罗斯尼古拉耶夫斯克)特林北山上。
1409年(永乐七年),明朝在奴儿干地区设立了管辖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的地方军政机构--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明成祖朱棣派女真族宦官亦失哈作为钦差太监多
永宁寺 永宁寺
次前往奴儿干都司巡视,宣谕抚慰当地人民,以便加强对这一地区的管理。亦失哈于1413年(永乐十一年)第三次巡视奴儿干都司,决定在该都司治所所在地附近原有观音堂的基础上修建一座供奉观世音菩萨佛教寺庙,并命名为“永宁寺”。永宁寺建好后,亦失哈在其上竖立了一块石碑(永乐碑),上刻《永宁寺记》碑文,上面记载着明朝建立奴儿干都司的史实及亦失哈本人前两次巡视的过程,以纪念永宁寺的修筑。亦失哈于1432年(明宣宗宣德七年)第十次巡视奴儿干都司时,发现原先建立的永宁寺已经毁坏,于是重建了永宁寺,并于次年(1433年)在其上再次竖立了一块石碑(宣德碑),上刻《重建永宁寺记》碑文,记载了重建永宁寺等情况。亦失哈所立的这两块碑被合称为永宁寺碑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永宁寺碑

永宁寺碑是中国明朝的石碑,全称“敕修奴儿干永宁寺碑”。立
永宁寺碑所在地(黑龙江下游入海口) 永宁寺碑所在地(黑龙江下游入海口)
明朝奴儿干都司官署附近黑龙江岸的石岩上(今俄罗斯特林,距黑龙江入海口约150公里)。碑有两块:一为明永乐十一年(1413年)的《永宁寺记》,一为宣德八年(1433年)的《重建永宁寺记》,均系明朝宦官亦失哈奉旨巡视奴儿干都司时竖立的。永宁寺碑是明朝政府对黑龙江流域库页岛实行管辖的物证,也是研究明代东北的重要史料。清末曹廷杰重新发现永宁寺碑并将碑文拓下,使其得以流传于世;而这两块石碑则被俄国拆除并运往海参崴
1885年,中国学者曹廷杰吉林将军希元之命,到黑龙江东岸调查,也看到这两块碑,并拓下了碑文。他对永宁寺碑的考察在他的著作《西伯利东偏纪要》一书中有详细的描述。曹廷杰还根据碑文,首次确认这是
永宁寺碑照片
永宁寺碑照片(2张)
中国明朝永宁寺碑,并明确指出了这是明朝设置奴儿干都司时所立的石碑。这是历史上对永宁寺碑的第一次详细考察,并揭开了永宁寺碑和明代管辖东北疆域,碑文亦从此流传于世,并得到了重视。
1904年,沙皇俄国将两块永宁寺碑拆除搬走,转移到海参崴的博物馆中,他们还将永宁寺附近遗迹(如石经幢、八角塔)等全部毁坏。现在两块碑仍在海参崴阿尔谢涅夫博物馆(Приморски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объединенный музей им. Арсеньева)一楼,地址为斯维尔特兰大街20号(Ул. светланская,20)。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庙街

中国古称为庙街、庙尔、庙屯。在满语中,miyoo是庙的意思,gašan
奴儿干都指挥司行政总部—奴儿干都城
奴儿干都指挥司行政总部—奴儿干都城(5张)
村庄的意思,因此地曾有明朝所设立的永宁寺因而得著名。划归俄国后,其俄语名音译为“尼古拉耶夫斯克”,用来纪念俄国皇帝尼古拉一世。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的地图将其标记为“尼古拉耶夫斯克庙街)”,但是全球各地华人仍然普遍使用“庙街”作为名称。日本则称此地为尼港。该地曾先后被等中国王朝统治,元明两朝称为奴儿干城,是元征东元帅府、明奴儿干都司治所所在地。
庙街的由来:永乐十一年(1413年),明朝官员亦失哈奴儿干城(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治所所在地,今俄罗斯尼古拉耶夫斯克特林)特林北山原有观音堂的基础上兴建了一座供奉观音的寺庙,祈愿奴儿干地区与人民永世昌宁,故名“永宁寺”。勒石为碑,作“永宁寺记”。记述自己奉明成祖之命,巡视奴儿干,抚慰各部民众以及修建永宁寺的情况。碑身左右两侧分别用女真四种文字,镌刻“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碑文中的汉文明朝官员邢枢撰写,蒙古文由阿鲁不花书写,女真文康安书写。历经两朝21帝近400个春秋,生活在黑龙江口的百姓们对此碑仍敬若神明。亦可见永宁寺碑对当地居民的巨大影响。因为奴儿干城有永宁寺和永宁寺碑,所以这个黑龙江入海口的村镇自清代起被中国人称之为庙街,亦作庙屯、庙儿﹑庙尔。随着清朝的衰落,清政府在康乾时代定下的巡视东北边境的制度,也逐渐荒废。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根据1858年所签订的《瑷珲条约》及1860年所签订的《中俄北京条约》,庙街及其他外东北领土割让予俄罗斯帝国。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阿什哈达摩崖

明朝摩崖文字碑,位于吉林省吉林市东南9公里郊区江南
阿什哈达摩崖
阿什哈达摩崖(34张)
乡阿什村的松花江北岸山上,记述了明朝辽东都司都指挥使刘清永乐十八年(1420年)、洪熙元年(1425年)、宣德七年(1432年)三次率军至此造船运粮和两修龙王庙之事。这就是古称“船厂”的由来。
阿什哈达摩崖为明代两摩崖文字碑,第一碑刻于断崖绝壁中部较为突出的长方形青灰色花岗岩石之上,说明吉林造船基地是连结京师、辽东都司与奴儿干都司的纽带,同时也证明吉林旧称"船厂"应始自明代。
摩崖文字周围有一上圆下方碑形刻线,碑文记述了辽东指挥使
阿什哈达摩崖—位于吉林省吉林市松花江北岸 阿什哈达摩崖—位于吉林省吉林市松花江北岸
于永乐十八年(1420年)、洪熙元年(1425年)、宣德七年(1432 年)三次率军至此。第一次时修建龙王庙,第三次兼任造船总兵官又重修龙王庙。
《明实录》卷90载:“比进中官亦失哈等,往使奴儿干等处,令都指挥刘清领军松花江造船运粮。今各官还朝,而军士未还者五百人。”摩崖碑文证明吉林市明朝造船运粮基地,对经营黑龙江流域和开发东北起到了重要作用。
吉林市明代造船厂遗址还原 吉林市明代造船厂遗址还原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摩崖由来

明朝辽东骠骑大将军——刘清 明朝辽东骠骑大将军——刘清
刘清第一次来松花江督造粮船的第二年,在绝壁上刻下几行字:“甲辰丁卯丑。骠骑将军辽东都司都指挥使刘。大明永乐拾玖年,岁次辛丑正月吉。”此为第一碑。明辽东指挥使刘清于十二年间先后三次率领大明军队来到此处,为此,将过程再次详细记录,便有了石刻第二碑
,碑文内容为:“钦委造船总兵官、骠骑将军辽东都司都指挥使刘清,永乐十八年领军至此,洪熙元年领军至此,宣德七年领军至此。本处设立龙王庙宇,永乐十八年创立,宣德七年重建。宣德七年二月三十日。”

奴儿干都指挥使司全面收缩

编辑
仁、宣二宗,相对于太祖、成祖二帝,可谓守成之君。而且鉴于永乐末期,
明朝疆域全图(一)1433年(明宣德八年) 明朝疆域全图(一)1433年(明宣德八年)
明朝对蒙古阿鲁台的连年征伐政策,仁、宣二宗开始着手明朝的内治,放弃了对蒙古军事上的征伐政策,通过一系列的外交手段和经济手段,维系着与蒙古的朝贡关系。而蒙古方面,虽然仍处于分裂状态,但是却孕育着统一的因素,而且也因忙于统一蒙古的步伐,无暇南顾。在此情况下,双方都极力地维系着和平通好关系。此外,二宗在放弃了军事征伐政策后,开始着手战略收缩,放弃安南、内迁奴儿干、解散下西洋人员。仁、宣二宗对蒙古军事上的不作为政策,为蒙古统一局面的形成创造了有力的外部环境,为土木堡之变埋下了伏笔。而长期威胁明朝的河套之患中的北虏套寇也是土木堡之变后所出现的。
三卫的南下始于明宣德五年间,正统初年已住牧于明蓟辽边外的潇
明朝疆域全图(二)1582年(明万历十年) 明朝疆域全图(二)1582年(明万历十年)
河、老哈河一带,并活跃于整个漠南地区;据《蒙古源流》载:也先俘明英宗后“置于乌齐叶特之暖地养之”③。即乌齐业特是蒙古史籍中对三卫的称呼。而据和田清先生考证,明英宗被俘后一直在瓦刺知院伯颜帖木儿营,随其营往来活动于大同边外的东胜(今内蒙古托克托县)、丰州(今呼和浩特市)、九十九泉、官山(今卓资县北)、昂兀脑儿(今安固淖儿)、即宁海子(今集宁南黄旗海)一带④。可见在蒙古人的记忆中,这一地区在正统年间就是兀良哈三卫的住牧地,至天顺、成化年间三卫的游牧地就完全固定下来了。自明宣德年间开始蒙古各部开始南迁,至嘉靖末年最终形成了漠南蒙古各部。其中经历了兀良哈三卫南徙、北虏入套、左翼蒙古南迁这三个阶段。
然而宣宗在文治上虽然无愧贤君。其武功则未能相称。成祖时期的极限扩张对财政造成了一定负担,边疆事务也让政府颇感繁杂,而宣宗对此常常用最简单的方式处理。
大明共二直隶,十四承宣布政使司,宣宗即位后,放弃交趾承宣布政使司。天下始有十一三省之名.是为宣宗一大罪。自永乐五年(1407年)布告天下诸国设交趾布政使司以来,虽屡有叛乱,但成祖以大军一往,都旋即扫平。20年以来、其地已承大明教化甚深,不在云南、贵州之下。
东北方向在成祖时期开拓极远,设奴儿干都司于黑龙江口,辖区远至
明朝鼎盛疆域(公元1433年) 明朝鼎盛疆域(公元1433年)
南西伯利亚,其地极北苦寒,道路不便,女真人也多有叛乱。至宣德末年,宣宗逐放弃开拓西伯利亚的计划,内迁奴儿干都司于三万卫(今辽宁开原)。于是帝国在东北方向的扩张停滞,大致为直接管理辽宁,而对以东和以北的女真部落以卫所制度进行统治。至明末女真兴起,逐亡天下,宣宗亦有责任焉。
宣宗以休养生民为念,不再继续发展成祖的扩张事业,不能深责,在天下全盛之时施行收缩政策,令人遗憾。
1434年(宣德九年)之后,其史料不可考。但卫所一直存在,仍奉明朝为主。原设立的管辖、各个卫所极辽东都司仍然还在,至万历年间东北卫所增加到384所,以对当地实行羁縻统治。 [6]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组织机构 社会 古代史 历史机构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