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

编辑 锁定 讨论
《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是唐代诗人岑参创作的一首五言古诗。全诗分为三层,开头六句叙述离长安西行情景;中间十六句叙述路遇宇文判官情景,最后八句叙述夜宿陇山情景。这首诗歌颂宇文氏为国从军,不计个人得失的高贵品质,抒发了高扬的乐观无畏精神。此诗语言平易自然,情感深切真挚。
作品名称
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
创作年代
唐代
作品出处
《全唐诗》
文学体裁
五言古诗
作    者
岑参

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作品原文

编辑
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1
一驿过一驿2,驿骑如星流3
平明发咸阳4,暮及陇山头。
陇水不可听,呜咽令人愁5
沙尘扑马汗,雾露凝貂裘6
西来谁家子7,自道新封侯8
前月发安西9,路上无停留。
都护犹未到10,来时在西州11
十日过沙碛12,终朝风不休13
马走碎石中,四蹄皆血流。
万里奉王事14,一身无所求。
也知塞垣苦15,岂为妻子谋。
山口月欲出,先照关城楼16
溪流与松风,静夜相飕飗17
别家赖归梦18,山塞多离忧19
与子且携手20,不愁前路修21 [1] 

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注释译文

编辑

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词句注释

  1. 宇文判官: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属下判官,名未详。判官,节度使佐吏。
  2. 驿:驿站,古时驿道上每隔一段距离设一驿站,为往来官员歇息换马之所。
  3. 驿骑:乘骡马传送公文的人。这里指乘马赴边的诗人。
  4. 平明:天亮的时候。咸阳:秦都咸阳,在今陕西咸阳市东北。此借指唐都长安
  5. 呜咽:流水声若断若续。子:男儿。
  6. 貂裘:貂皮袍子。貂,一种动物,皮料珍,最能御寒。
  7. 新封侯:指是时宇文氏新任判官。
  8. 前月:上月。
  9. 安西:指安西节度使治所龟兹镇(今新疆库车)。
  10. 都护:指高仙芝。唐高宗时于龟兹置安西都护府,设都护一人,总领府事。玄宗时更置安西节度使,治所在安西都护府,节度使例兼安西都护,故称安西节度使为都护。
  11. 西州:治所在今新疆吐鲁番东南哈拉和卓
  12. 沙碛:指沙漠、戈壁。
  13. 终朝:从早到晚。
  14. 奉:接受并执行。
  15. 塞垣:边关城墙。
  16. 关:陇山下有陇关,又名大震关。
  17. 飕飗(sōu liú):象声词。风雨声。
  18. 赖:依靠。
  19. 离忧:别离之忧。
  20. 子:这里指宇文判官。携手:比喻互勉共进。
  21. 修:长。 [1]  [2]  [3] 

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白话译文

一个驿站又是一个驿站,驿骑疾驰有如流星一般,
黎明时分从那长安出发,傍晚已经越过陇山之颠;
陇水声声令人不忍去听,呜呜咽咽多么使人愁烦。
一路风沙尘土扑满马汗,晨昏雾气露水打湿衣衫,
那西方驰来了谁家男儿,自说是新近里立功封官,
上月间从安西启程出发,一路上不停留急把路赶。
都护现在尚未到达驻地,出发时还在那西州旁边,
十天间越过了浩瀚沙漠,狂风吹起沙土从早到晚。
战马行走在那碎石道上,四蹄磨出鲜血洒在路间。
置身万里之外报效朝廷,自己并无任何追求贪恋。
并非不知边塞艰难辛苦,岂是为了妻子儿女打算。
边塞山口明月正在升起,月光先已照上高高城关。
溪水声声伴着松涛阵阵,在静夜里飕飕刮过耳边。
离家之仿只靠归梦排解,关山塞外离忧萦绕心间,
愿与为友携手同赴国事,不愁那前方的征途漫漫。 [3] 

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创作背景

编辑
天宝八载(749),岑参为右威卫录事参军,充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幕府掌书记。这首诗即为诗人赴安西途中所作。 [3] 

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作品鉴赏

编辑

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文学赏析

全诗大体可分为三层,开头六句叙述离长安西行情景;中间十六句叙述路遇宇文判官情景,最后八句叙述夜宿陇山情景。
诗的开头从离京西上军起。一开始就写浑骑的飞奔。“一驿过一驿”写路程的遥远,也透露着行进的迅速;“驿骑如星流”,写行进的迅速,包包含着路程的遥远。“如星流”这一比喻把飞驰的驿骑写得很形象。接着用“平明发咸阳,暮到陇山头”,对路程的遥远和行进的急切加以补充。以上四句从奔赴边关的急切方面写。以下两句则从奔赴边关的悲愁方面写:“陇水不可听,呜咽令人愁”写抵达陇山及产生的感受。关于陇水,《陇头歌辞》说:“陇头流水,鸣声呜咽,遥望秦川,心肝断绝。”诗人途经陇山,自然要产生古今相通的行役之情和思乡之感。如诗人在《经陇头分水》中写到的:“陇水何年有,潺潺道路傍,东西流不歇,曾断几人肠”。这正是“愁”的内容。以上点出题目“初过陇山”,写总的感受,以急迫而悲慨的情调引起全诗。
以下十六句写途中遇字文判官及双方交谈所得边地情景。诗中先以“沙尘扑马汗,雾露凝貂裘”来勾划出一个餐风宿露、鞍马风尘的骑者形像,为“谁家子”的出现蓄势;紧接着又用“西来谁家子”一向来强调,然后以“自道新封侯”来点明骑者的身份与心理。“沙尘”、“雾露”两句可见旅途之艰辛,而“自道”一句却又见骑者的兴奋与自豪,在上层“呜咽令人愁”的基础上,格调为之一转。“前月发安西”以下八句是骑者即字文判官叙述沿途情景。先以四句写路途的遥远,又以两句写天气的恶劣,再以两句写道路的坎坷艰难,从各个方面极写“塞垣苦”,描绘极为真切。边塞如此艰辛而逼出的却是极高昂的情调:“万里奉王事,一身无所求,也知塞垣苦,岂为妻子谋。”这就直接揭示出骑者的内心世界,以身许国,公而忘私。这样,上面对边塞苦寒的极力铺写,就成为了突出骑者的必要铺垫。建安诗人曹植曾在《白马篇》中描写了一个“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名在壮士籍,哪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赴边战士的形象。在两诗的比较中可以看到,这种以身报国的爱国精神,是古今相遇的。这些诗句,为“西来”的骑者所“自道”,是戍边将土坦率真诚的表白,也是诗人对他们的赞许,其中也表现了诗人的胸襟。
诗的最后八句又收笔写陇山夜景和诗人心境。诗人以“山口月”写所见,以“溪流与松风”写所闻,构成苍凉荒寒的陇山夜景,用它来牵动、来烘托诗人的“离忧”。“别家赖归梦,山塞多高忧”承上两句夜景写愁怀,诗的情调为之一抑,真切传达出远离家乡的诗人的情怀,而最后两句:“与子且携手,不愁前路修”,情调顿时一扬,扣应题目“呈”字,以昂扬情调结束全诗。
全诗写初过陇山途中情景,时而有急促的行进,时而有深沉的乡思,时而有边塞的艰辛,时而有昂扬的斗志,使诗的情调如波浪汹涌,充分表达了初赴边塞的诗人复杂的情怀;而以“呜咽令人愁”开头,以“不愁前路修”结束,说明“万里奉王事,一身无所求。”这种慷慨昂扬的格调乃是作品的主旋律。由于有深刻的切身体验,诗中写景写事写情都极为真切,生动地展现了当时戍边将士的生活图景和精神世界。 [2]  [3] 

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名家评价

明·钟惺《唐诗归》:如口道(“来时”句)。汉魏人边塞语(“四蹄”句)。从来作乡梦语奇妙者多矣,为此“赖”字占先(“别家”句)。
清·张鸣珂《汇编唐诗十集》:叙得有法,长篇中亦是足采。
清·沈德潜唐诗别裁》:“马走碎石中,四蹄皆血流”,亦称惊绝。 [1]  [2] 

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作者简介

编辑
岑参(715~770),唐代诗人。南阳(今属河南)人。天宝(唐玄宗年号,742~756)进士,曾随高仙芝到安西、武威,后又往来于北庭、轮台间。官至嘉州(今四川乐山)刺史,因世称岑嘉州。卒于成都。其诗长于七言歌行。所作题材广泛,善于描绘塞上风光和战争景象;气势豪迈,情辞慷慨,语言变化自如。与高适齐名,并称“高岑”,同为盛唐边塞诗派的代表。有《岑嘉州诗集》。 [4] 
参考资料
  • 1.    刘开扬.岑参诗选:四川文艺出版社,1986:37-39
  • 2.    孙钦善.高适岑参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108-110
  • 3.    高光复.高适岑参诗译释: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4:170-175
  • 4.    萧涤非 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1403
词条标签:
文化